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墨香】写在新年第一天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重生小说
摘要:元旦,对于我们这些从事财务工作的人来说,一直是最忙的,结旧账,建新账,各种年报,忙得昏天黑地的,甚至连骂娘的心都有,辞旧迎新的闲情逸致实在是没工夫体会。早些年,元旦这一天都是在单位加班,中午吃简单的工作餐,晚上拖着酸疼的身体回到家,只想休息,根本无暇理会元旦为何物。今年居然奢侈了,可以安安稳稳地坐在家里,任凭自己天马行空了。 今天是2015年元旦。单位遵守国家的放假制度,放了一天假。尽管是新年第一天,我依然在这个难得的假期赖床,直躺到了九点,才懒洋洋地去迎接这新年的第一缕阳光。   元旦,对于我们这些从事财务工作的人来说,一直是最忙的,结旧账,建新账,各种年报,忙得昏天黑地的,甚至连骂娘的心都有,辞旧迎新的闲情逸致实在是没工夫体会。早些年,元旦这一天都是在单位加班,中午吃简单的工作餐,晚上拖着酸疼的身体回到家,只想休息,根本无暇理会元旦为何物。今年居然奢侈了,可以安安稳稳地坐在家里,任凭自己天马行空了。   昨天看到一好友关于年终总结的文章,我在下面留言:一年到头,最头疼年终总结。想想一年都干了什么,似乎也没什么可说的,可是又好像每天都忙得要命。写不出什么来,领导不满意;真写出什么来,领导照样不满意,难呐。   一、亲情   父母夏天时去了深圳,原本是想到大弟那儿看看,呆完暑假就回来的,可是小侄女不肯,他们只好留在了那里。小弟一家没了父母的照顾,顿时显得手忙脚乱,两个孩子上学没人接,回家也没人给做饭吃,周末功课也没人管了。小弟在这边发愁,父母在那边牵挂,我就两头安慰。告诉父母儿孙自有儿孙福,不必想太多,自己开心就好;劝导小弟没有过不去的坎,人总要学会面对和解决问题,父母不可能永远照顾你。终于父母可以安心地在那边呆着,而小弟的问题也妥善地得到了解决。   前几天大弟邀请我和小弟两家去他那里过春节,一家人团聚团聚,或者还可以抽空带我们看看香港。说心里话,真没有要去的打算,不是不想去,只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我们一行七人的吃喝拉撒,来回路费,如果还要去香港,那得多少银子啊!说个不嫌寒碜的话,我和小弟两家去一趟的开销,恐怕够我们大半年的生活费了,更何况都还要供孩子上学。虽然也知道亲情无价,也知道父母最需要儿女的陪伴,可是摸摸瘪瘪的钱袋,想想未来的日子,还是非常犹豫。大弟却不停地盛情相邀,说只要是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你们都来吧,机票我来买。我们还能说什么呢,毕竟那里有日夜牵挂的父母,毕竟那里有割舍不断的骨肉亲情!   二、友情   我一直是一个枯燥无趣的人。学生时代如此,走向社会如此,生活中如此,网络里依然如此。小的时候,同龄的孩子们都在一起捉迷藏、踢毽子、跳房子,而我,多数时候都是静静地在一旁看着,看着他们笑、闹,似乎也不是不想加入,好像是更怕被拒绝,怕露怯。我骨子里是自卑的。   学生时代有过几个比较好的朋友,大多都是性格开朗、热情活泼的,我愿意被她们的活力围绕,甚至被她们咄咄逼人的激情笼罩,我心甘情愿被吸引,被俘获。在日常交往中,我经常是把自己的想法放到最后的,我愿意做一个好听众、好观众,却极少做一个好演员、好导演。步入社会,秉性并没有什么改变,来来往往认识了形形色色的人,也敢说有一定的阅历了,可是内心里的自卑依然如故。我渴望友情,渴望被温暖,可是又惧怕走近,惧怕灼伤。我看着他们一个个走近,又走远,我想热情地对他们说,留下来,但是不能。   后来又接触了网络,给自己飘荡的心灵找了一个家,在这里认识了那么多真诚、坦荡、善良的朋友,我颤颤巍巍地开着卑微的花,而朋友们从不吝惜自己的爱和热情,慷慨地施予它阳光、空气和水,于是,这朵小花开始扬起自信的笑脸,敢于在风雨中摇曳了。   记得曾经有个非常可爱的教师朋友,我们一度很熟络。她总是突然地亮起她的头像,调皮地叫着:姐姐,快出来!然后风风火火地说上一大堆,然后就在你还来不及说什么的时候,一句“闪了”就杳无踪迹了,任你在后面喊破喉咙。只是不知什么时候,她真的如一阵风飘走了。还有一个最早认识的朋友,彼此并不怎么聊天,但是他的一句话令我印象深刻,他说:我虽然很微末,但是我不猥琐。就凭这句话,我莫名地相信他。有了烦恼和快乐,我就会一股脑写在对话框里发给他,并不问他是否在,是否会回复,也许我只是想找个可以放心的地方倾倒一下心灵的垃圾吧。他不怎么上网,有时会隔很长时间才会看到,他的回复或者是短短的几个字,或者只是一个笑脸,其实这已经真的不重要了。他也会来我家坐坐,但是几乎不留言,那份温暖却一直在。   当上网民也有几年了,越来越觉得网上的友谊比现实的友谊更加纯粹,更加宝贵,更值得珍惜。每次看到朋友们留下的或睿智、或幽默、或温暖、或风趣的话语,心都会被感动和充满幸福,我无法想象,如果有一天,你们离我远去了,我该是怎样的一副模样。纵使如此,离别和相遇依然每天都在发生,有什么办法呢,这就是我们的人生啊。只是很想对离开的人说:感谢曾经的陪伴,愿前路平安幸福;对走来的人说:认识你真好,愿在未来的岁月里,风雨同舟!   随着年龄的增长,还越来越清晰地明白一个道理:其实我一直就是一个演员,在人生的舞台上一丝不苟地饰演着自己,或许没有观众,或许观众很多,但是这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一定要为自己演好自己。当有一天戏尽幕谢之时,我会没有遗憾地对自己说:我真的用心了。   我的朋友,我一直都会是你们的好听众、好观众,让我一直陪着你好吗?2015,我们在一起!   三、工作   历来年末最忙,今年自然不会例外。前两天连续七八个小时奋战在电脑前,终于不堪重负,脖子变成了别人的,不听我的使唤了。两个肩膀疼得抬不起来,头晕目眩。昨天刚想看见光明,突然被通知准备好资料去宾馆迎接市里的专项审计。唉!   同事们平常来串门,十有八九我正守在横七竖八的帐表、凭证前,面对着电脑兀自运气。他们都纳闷我怎么天天都有忙不完的工作,莫不是工作有瘾?甚至认为我天性冷漠,不爱交际。我迅速皱起原本就有两道深深褶痕的眉头,大呼冤枉。心里也迅速升腾起赵文煊在《寒夜》里的那副经典扮相:他戴着一副深度眼镜,趴在如山的稿件堆里校对稿件,遇有人来,就瑟缩着站起身,前倾着身子唯唯诺诺,一副落魄的不合时宜的失败的知识分子形象。我自然不会是他,但是总觉得我们在某些方面是相像的,是那份逆来顺受?那份畏首畏尾?还是那份默默无闻?   今天一朋友打电话,说她去了单位加班。为什么?不是放假了吗?我提高了声音问,想不到还有比我更积极的。她说:活儿干不完有什么办法?只好自己紧自己啦!想想真可怜,加了半天班,也没人知道,连个来慰问的都没有。我陪着苦笑一声:我们这就叫职业操守,马不扬鞭自奋蹄。   拖了一年的津贴年前终于给涨上了,每个人的薪水终于过了2000了,甚至有人已经看到了3000的影子,人们脸上开始展露出一点儿可怜的笑容,同时,意犹未尽地问什么时候再涨啊?言下之意这点儿实在不解渴。也是啊,就我们这偏远小县城,楼价都到了5000了,不吃不喝,两个月的工资还买不了一平呢!都怎么养家糊口啊?   2015,我们会轻松一些吗?人们脸上的笑容会灿烂一些吗?   四、爱好   一个好姐妹向我推荐江山文学网,说那里气氛非常好,而且有好多驻站作家,在那里你会进步很快。对文字,我很喜欢,但也就是喜欢而已,远到不了爱的程度。因为我从来没有在想起什么的时候,半夜里爬起来,也从没有文思泉涌过,更不会“为伊消得人憔悴”。所以,当时很有些犹豫,但是又不忍拂逆了她的好意,就去看看吧,且滥竽充数一回。   之前也加过几个文学网站,都是朋友介绍的,有一搭没一搭的,闲的时候就去逛逛,忙起来就一个月二十天的不露面。好在都很自由,也没人要求你非要怎样,来去随意,快乐就好,正好适应了我懒散的个性。   说起爱好,不得不说我的学生时代。曾经也呕心沥血地写过“情诗”的,整整一本,后来随着一阵风,那本“诗集”也烟消云散了,但是却养成了写“整齐的句子”的习惯。试着放在空间里,来品鉴者寥寥,我知道,我原本就不会写诗,那些“整齐的句子”也只能是写给自己看,打发闲情而已。至于小说,我一想就会头大,人物、事件、前后呼应,精彩,还要跌宕起伏,实在累啊,写不来。所以我真的就是喜欢文字而已。   有谁说过:喜欢是浅浅的爱,爱是深深的喜欢。我对于文字的爱好便一直停留在浅浅的爱上,穷其一生,也就只会写几个心情文字,闲来自娱自乐罢。   曾经误打误撞参加了东方美全国书画大赛,当获奖通知寄到我面前,我家那人竟然取笑我上当受骗了,连儿子也极其怀疑它的真伪,跑到网上查了半天,最后才说是真的。心里很有些落寞的我从此决定不再参加类似大赛。   还是那位朋友,推荐给我看一个西部作家的文章,里面说,写文一定要有自己的个性,不要人云亦云,更不要学着去做别人。我于是深以为是,更为自己的不肯进步找到了理论根据。我笔写我心,不管是否有人喜欢,不管写得好坏,反正就这样了。      啰里啰嗦写了这么多,原本是想写点儿新年祝福的话的,写来写去还是写成总结了。没办法,就这水平。难得的是,我从来没有这样一气呵成过(尽管是流水账),到现在,草稿箱里还躺着好多题目呢,都是题目而已;难得的是,今天我有大把的光阴可以供我挥霍;更为难得的是,今天艳阳高照,暖暖的阳光晒热了我的心情,我真的有话想说了。   对了,今天是元旦,怎么也得庆贺一下不是?朋友们,你们快乐吧,我包饺子去喽!   原发性癫痫病到底会不会遗传现在治疗癫痫病得花多少钱哈尔滨儿童羊角风哪里治的好保定癫痫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