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文章内容页

感谢我的伯母,我的妈妈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8-24 分类:悬疑推理

我的“伯母”其实就是我的母亲。那时家里的光景不好,家乡有一种风俗,穷人家的孩子过房(过继)以后好养活。哥哥过房给二叔而我过房给小叔,过房后便不可以称母亲为。所以多年来一直称母亲为伯母,孩提时不晓事,常常询问母亲:“伯母,为什么别人都有妈妈而我没有呢?”母亲没有给过肯定的回答,只是眼眸里每每流露出黯然,长大明理后,弄清了来龙去脉,一直想弥补心底积淀的这浓浓的遗憾,想叫一声妈妈。

因着伯母,我一直感恩贫穷,它带给我的财富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道明的。不仅使我变得坚强、自立,更重要的是我学会了爱、付出、感恩。当然这也归功于我的伯母,她是我人生的导师,那样的环境中不是沦落,不是自弃,而是早早的明事理,懂得体贴父母的难处,分担父母的艰辛,这些怕是日后的生活阅历很难给予的。

在农村评定一个女人是否贤惠,通常是看她劳动的能力。小时最崇拜伯母,她干活最利索,大活小活没有不会的。上山砍柴火,下田收庄稼,会纳鞋底做针线活,挑起百十来斤的稻谷走起路来也呼啦呼啦的快。记忆最深的是带着我们哥俩上山砍柴火,那时摸约十来岁,砍柴没有章法,一味的堆砌,觉得差不多量了又捆不牢,伯母总是手把手地教,怎样捆才会牢,怎样干柴不会散,捆绳怎样打结才结实,一点点的,那时就认为伯母是天底下最能干的。可挑柴回家又是另一样心情,山路不好走,坑坑洼洼的,瘦小的肩膀被柴枝压着走起来晃晃悠悠的,每走上一小段路总要停下来歇歇,嘴里也叽里咕噜地抱怨,心里总期盼着伯母能回过头来拉扯一把,可这时伯母是不搭理我们的,径自地往前赶。一个人在山里害怕得紧不敢耽搁,只好拖拖拉拉地跟随着,幼小的心里还曾萌生一丝恨意,回想起来便觉好笑与庆幸,庆幸伯母给了我这样的教育方式,至今还存着这习惯,自己的事不管多么艰难都不曾放弃,这是一捧财富。

我想每个人孩提时代都是嘴馋的,可那时家里条件又不允许,时常眼巴巴地盯着别家小孩吃得津津有味。最糗的是经常没人的时候捡丢弃的西瓜皮躲进草垛里啃,除了那层坚硬的绿色外壳几乎啃的干干净净,久了终是被伯母发现,一顿棍棒,也不多说什么随手捡个称手的玩意儿就开打,我跑她就追,任谁来劝也不顶用。奶奶疼惜我,被伯母教训时常当前面护着,可奶奶行动不便,还是逃不掉惩戒,只有等伯母累了才肯停下来,一直以来对伯母是相当惧怕的。伯母的严厉在村子里是出了名的,犯错不论大小,错便错了便该打,以此告诫。地上的吃食不能捡,邻居家招待客人不准去馋嘴,上学不可以赖床,别人家的东西不管大小不能偷,那时便规规矩矩的,不敢越雷池一步。

逢年过节是儿时最欢快的,每每去亲戚朋友家串门时,伯母总会捎一些瓜子糖果。我们哥俩在家就盼着伯母早些回来,房里也坐不住,就在门前候着,要不就立台阶上盯着前方路人,期待着下一个身影就是伯母。那时便觉着等待是漫长的,当伯母如期而至,又不好意思开口讨要,就在她面前转悠着,伯母当然明白我们的那点小心思,她总是把手伸进口袋,掏出准备好的零食分给我俩,满脸笑意地看着我们满足后的欢愉。可期盼也不是都能满足的,那时她便满脸歉意地说:“孩子,今天没有吃的。”我们失望地走开,之后总能听见伯母一声长长的叹息。因此伯母在村里的名声也不好,七姑八婆的到处谈论着,说伯母小家子气,老是喜欢蹭别人家的零食,一向严格要求我们的伯母,到不太注意自己了。

上高中后家里负担更重了,守着几亩薄田已很难维持家庭的财政支出,伯母只好南下讨活。伯母仅上过几年完小,只识得些常见的字,所以根本寻不到什么好活,在一厂里流水线上当工人,以量计价,靠卖力气挣几个血汗钱。父亲是个老实憨厚的农民,舍不得也不敢离开家里的地,从未出过远门,高中大学生活费几本是靠着伯母的工资。

高考结束后假期很长,于是独自南下去寻伯母,想着挣点钱贴补家用。第一次出门,辗转了几次汽车,人疲惫不堪,汽车没有厕所,行驶时间又长,被尿憋的不行,一下车就四处乱串地找厕所。陌生的城市里感觉孤立无援,看着人来人往的街头,我开始想象伯母初来乍到时是怎样的心情,是否跟我一样的彷徨无助。到达伯母住处已是傍晚,因来时早已通知伯母,她已备好饭菜等我,见到我时伯母笑脸相迎,拉着我的手,这样的热情反倒使我不自然起来,我想大概是已很久未逢着亲人。进到伯母房间,很闷热,那时候正当仲夏,南方的土地像被罩在蒸笼里,严严实实。

坐好后,伯母给我接了一杯水,虽是凉开水,进口却有些温热。汗珠布满额头的我审视着这个不足十平米的房子,一面砖墙,嵌着一片小窗子,其他三面用胶合板子隔成,或者称为格子更为贴切;一方小格子,靠着西面铺一张一米见宽的钢丝床,床尾整齐地叠放着两堆洗得泛白的衣裳,冬天厚的袄子和夏季的单衣;没有衣柜,床头躺着一把小团扇该是用来解热的,床边安放着一方歪歪斜斜的小桌子,陈放着几个盛着腌菜辣椒的瓶罐,两碗米饭两碟菜应是特意侯着我的,东西不多的小格子里到显得很利落;只是触及眼眸时却牵连着心,一阵一阵地疼痛,几年来就窝这小格子里,上工下工,夏天了却一把电扇都舍不得买,这该是一种怎样的生活。

饭后伯母说晚上还得去加班赶货,交代我呆在房间里。九点多时,不见伯母回来,实在热得慌便想着去伯母上工的地方瞧瞧。那是一个小规模的加工作坊,进出也方便,跟看门的大爷招呼声说去寻人便进去了。伯母工作的地方机械碰击声很大,咚咚呛呛,异常烦闷。从门缝里瞧见伯母的身影,身体的每个部件都忙碌着,只是偶尔用袖子揩一把汗,把一个一个零碎的部件拼凑起来,然后堆放在一旁。看了许久伯母依旧不停歇,我的腿开始有些发酸,不知道伯母一天下来会是怎样的劳累,不忍再目睹这辛酸的一幕便离开了。那晚,跟伯母睡一个房间,她让我睡床,自己在地上铺了席子,我执意不肯可又拗不过伯母,她说地上还凉快些,整夜无眠,想这记忆将随着我一辈子。

我的伯母就这样一个没读什么书,不会讲大道理的人,艰苦的生活中用行动影响我极深。我在吵杂的社会已沉浮多年,失去过,得到过,迷茫过,但一直没有浮躁,安分着做自己的事,有好的脾气,能宽容人,耐得劳苦。这都得感谢我的伯母,我的妈妈。

兰州能治好癫痫病的医院郑州正规的癫痫医院黑龙江儿童癫痫病哪里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