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作家 > 文章内容页

【海蓝】花开花落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小说作家

   支小军重返吴镇的时候,正是达子香怒放的时刻。
   那时候,他的“奔驰”车与吴镇的界碑擦身而过,支小军突然叫了声“停”。未等司机替他开门,他迫不及待地跳下了车,极目远眺。啊,梦中的笔架山,漫山遍野的紫色小花,一丛丛、一簇簇,又到了山花烂漫的时节了。
   支小军真想奔向笔架山,攀爬上去,嗅一嗅花香,但他还是克制住了,独自上山,岂不少了点什么吗?他这么想着,嘴角溢出笑意来。
   支小军没到“天府酒店”的时候,同学们已经来了十多个,对于大家来说,“天府酒店”是在他们平时应酬的计划之外。当然,大家最常用的理由是它地处偏远,在开发区那边,而事实上“天府酒店”是本地唯一一家四星级,一盘炒土豆丝都五六十,足够买一麻袋土豆了。老板之所以选这个贫困镇的郊区开酒店,一是地皮便宜,白捡的一样。二是是因为总有外地客人来光顾,尤其是这几年时局紧张,有人即便要宴请市里的一些头头脑脑,也不敢公开大吃二喝,到吴镇上来高消费不显山不露水,这也是酒店生意红火的原因。
   但这次不同,支小军在外面混得不错,从微信里上传的照片就可以看出来:“奔驰600”,吴镇还没有出现过这么高档的车。他既然诚心诚意请客,不来白不来。
   在等候支小军的过程中,同学们欢笑一堂,直到时间过了半小时,才有人觉得不对头。
   怎么了这是,打两遍电话了,总是忙音――总不好再催吧?
   再等等吧,三十年没见了,也不差这一会儿,这小子,上学时偷鸡摸狗,没想到混得这么牛!
   不会是故意的吧,有钱人装孙子,故意来晚,显得他有身份,与众不同。
   他妈的咱又不差口吃的,再有钱咱也没上他门口要饭,给他捧场是给他面子,大不了一拍两散!
   眼看着七嘴八舌,林小倩轻轻敲了敲桌子,都别胡猜了,“女三号”至今没露面,支小军肯定还在“沟――通――”
   林小倩把“沟通”两个字拉得很长,一脸不屑。一看她拈酸带醋的样,在座的多半笑了,刚才骂人的李大嘴打趣说,为啥非得等任艳秋,咱们的一号女神还差啥吗?
   在座的同学当然不会忘记,上学时这帮男生淘气,按个头、身材、脸蛋、皮肤给女生按部就班,“英雄排座次”一般编了号。林小倩虽然公认的是女一号,但支小军狂追女三号的事谁不知道?情人眼里出西施,初恋情人更难忘,所以支小军因为任艳秋迟到,也是情理之中了。
   支小军还是来了,一个人来的。进门并没有表示歉意,只是和大家挨个握手,大多数都能叫上来名字,有两个忘了的,大家喊着要罚酒。到了林小倩这儿,支小军突然来个熊抱,大美女,女一号,想死我了!
   同学们哄笑起来,林小倩掐了他一把,借势推开了他。酒菜陆续上来,鲍鱼、海参、生蚝……几道海鲜冲淡了大家对主人迟到的不快,几杯酒下肚,更是兴致勃勃,七嘴八舌地诉说着与支小军在一起交集的往事,抢着向他敬酒。不过支小军以喝酒过敏为由,均只轻轻沾唇,并不真饮。林小倩坐在他身边,她端起杯轻声问,如果是三号来,你总会喝吧。
   支小军一怔,随即挤出个笑意来,同学,不都一样吗?
   林小倩一歪鼻子,哪一样,我看不一样,敬你一杯,喝吗?
   支小军看了她一眼,喝呀,有啥不敢的,有本事咱喝交杯酒!
   当天晚上,支小军在微信上诉苦,一号美女,你把我灌多了。你说,整整三十年了,我好不容易回来了,见一面都这么难?
   林小倩自然知道他说的是谁,她懒得理这茬,又不想随便说话,谁知道人家两个好到什么程度,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句,也许真有事吧,这个岁数,上有老下有小,谁没个事?
   接下来的日子里,支小军不断地寻访旧友,天天和大家推杯换盏,不管谁请客,最后算账的总是他。小学、初中、高中的同学,连幼儿园的发小都找到了,吴镇人口不多,几乎认识他的人都见到了,就单单任艳秋他没见着。这个结果让支小军每次喝酒的时候都带着郁闷,事实上他打了无数电话,任艳秋只说有事。她电话里的语气很客气,但越是客气,支小军越不高兴,上学时一起钻树林,偷着摸小手,这交情能客气吗?
   林小倩本身也没什么职业,这段时间成了支小军的常客,她倒没少出主意,还帮着联系了任艳秋几回,但都是没有结果。事后她安慰支小军说,现在公务员都谨小慎微的,任艳秋虽然只是个镇党委秘书,但毕竟公职在身,出来抛头露面,总是要顾虑的,眼下这手机拍照太可怕了。
   支小军“嗤”了一声,一个小镇上的秘书,挣得还没我家菲佣多呢。
   林小倩剜了他一眼,要不,你直接去镇政府门口,趁她上下班堵她去。
   支小军还了她一眼,老子有的是钱,我去镇政府,谈谈投资的事。
   吴镇是市里有名的贫困镇,放着现成的青山绿水,就是开发不出来。而且吴镇的传统是一蟹不如一蟹,来这儿的镇长都是不成器的,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混得差不多了,赶紧跳到别的地界。时下这位镇长是市里来的,因为犯了点小错误,降级到吴镇的。正愁没啥理由重返市里,一听支小军这口武汉小孩癫痫病怎样治疗气,心里登时亮堂了许多。
   支小军和镇长聊天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门口,在进进出出几伙人后,他终于看到了自己的梦中情人。身材丰满了,但绝不是臃肿;脸上有鱼尾纹了,但小时候的模样依稀可辩;身着一身工服,端庄得体;嘴角那颗黑痣,像是俏皮地跳动……
   支小军傻眼了,心脏跳得极不规则。任艳秋有点惊讶,倒是非常大方,热情地伸出了手,老同学,抱歉太忙,没来得及请你吃饭。
   支小军慌手慌脚想去握手,却想到手上还夹着烟,已经燃到了尽头,烫得他急忙扔在地上。事后他和林小倩说,他经历过的女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明星、名模都有,从来没有这么丢人过。
   林小倩哈哈大笑,说他没出息,上千万投资才换来佳人一个握手,末了还哈尔滨看羊癫疯专业医院没握着。
   不管怎么说,支小军还是找机会接触到了任艳秋。镇长也是一个会察言观色的人,接下来的投资事宜,就全权安排给了任艳秋洽谈。那几日支小军成了镇政府高规格接待的贵客,任艳秋理所当然地全程陪同。酒席宴间,每当两人眼神相遇,任艳秋总会下意识地低头或者扭头,因为支小军看她的眼神中总是带着一团火。支小军的目光聚焦在她的身上,以至于有几次失态――别的领导敬他酒,他都没听见。为此,他被罚了不少酒,但他不介意这些,因为他发现,虽然任艳秋总是刻意回避他的目光,但每当他被罚的时候,任艳秋总是会把关切的目光重新投向自己,有几次还脱口而出,他喝酒不行,别再喝了!甚至有一次,任艳秋还不避嫌疑,替他喝了一大杯酒,那次让支小军感动莫名,心里装满了幸福感。
   支小军选定的是开发旅游业,地点就选择了笔架山,他特地观察了,当提到笔架山名字的时候,任艳秋嘴角那颗痣激动地跳了几跳,是呀,他们谁能忘了笔架山?那年高中毕业考试,支小军因为在考卷上画美女,被监考老师清出了考场。他就跑到笔架山,把考卷撕得粉碎,事实上他想撕书来的,那样的话会撕得久些。但支小军到高中以后就没有书,他把书都卖废纸了,反正上面的内容他也不认识。因为卷子太少,所以支小军撕了几张就不撕了,他故意留了两张,一直等到任艳秋赶到时,他开始继续撕,撕碎了抛洒下去,像断了翅膀的蛾子一样迎风飘舞。
   那天任艳秋比他难过,扑在他的怀里不知道怎么安慰,支小军眼看时机已到――应该尝尝这颗梦寐已求的美人痣了――没想到一声怒喝,有同学怕他出事,找来了他爸妈,手里都是拿着“武器”来的。他爸手里提着皮带,他妈拿着擀面杖,支小军没尝着美人痣,“皮带炒肉”倒是吃了个饱。
   车子行走在乡间小路上,蓝天如洗,偶尔有几朵白云点缀,倒真是天公做美。蓦地,空旷的野外“扑簌簌”飞过几只黑白相间的鸟儿,哦,是啄木鸟!看它们自由自在地翱翔于天地之间,任艳秋坐在车里张望,一时间竟涌出了几分艳羡之情。
   笔架山上,达子香已经开满山崖。任艳秋喃喃自语,达子香,绽放在北国的报春之花!当其他植物还在冬眠中未醒时,她已经在寒风料峭中一展风彩。“斗雪开花心意长,亭亭玉质芙蓉装,泛春千里映山红,芳散风随万户香"。此刻她的心中满是柔情,这些年忙于俗事公务,连近在咫尺的笔架山都忽略了。
   支小军看得醉了,也听得醉了,他伸出大拇指,才女,才貌双全。
   任艳秋嫣然一笑,不作回答。这几日耳鬃厮磨,虽说是谈投资,谈公事,但彼此之间的那种微妙的情感,还是不言而喻。言谈举止间,任艳秋常常眼如秋水、腮染红晕――只有沉湎于爱情当中的女人才这样,一如当年的她。支小军自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今天上山名义上是勘探基础设施的地点,实际上他想干什么,他非常清楚。
   然而,尘世间的事,总是不尽着人意,所以古人才说:世上不如意事,十常居八九。眼前络绎不绝的游客让支小军惊呆了,上山的、下山的、拍照的,欢声笑语,怎么到处都是人?
   任艳秋倒不意外,她解释说,这几天吴镇电视台做了大量宣传,老百姓一听说这里要开发了,将来会成为旅游景点,谁不想凑个热闹?这也是好事,足以证明投资的前景很乐观。唉,小朋友……看可以,千万别摘花!
   达子香任艳秋过去提醒了几位游客,等回来时才发现支小军的脸比驴脸还难看,她笑道,咱们是登山去,还是换个时间再来?
   支小军一肚子闷气,换什么时间?达子香这就几天漂亮,过两天就败了,败了还怎么看?
   任艳秋的笑容凝滞了一下,差点都忘了达子香花期短的事了,是呀,败了就不好看了。但是……今天人实在太多了,咱们还是改日吧。说着,她的一只胳膊揽住了支小军的手,拉着他往停车的地方走去。走了哈尔滨治癫痫病哪里好?两步,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下意识地松开了手,和支小军的距离,也有意地分开了些。
   但是支小军已经心领神会,改日?嘿嘿,这暗语他再熟不过,以前泡那些良家妇女,都是用这个暗语。他暗暗心喜,又觉得这般时候,临近晚饭时分了,匆匆去开房总显得猴急。再想起前段时间,同学聚会任艳秋一次也没参加上,不由得有了主意。
   “天府酒店”接待了本年度最阔绰的一位客人。支小军点的澳洲龙虾足有二斤多,那只龙虾在水族箱里都呆了半年了,老板几次要把它退回去,他觉得吴镇上没人能吃得起,市里的客人也不敢点,因为这一道菜就得两千多。但支小军就是要点最贵的,因为他要给所有同学看看,任艳秋到场和不到场,是有区别的。
   任艳秋没想到来了这么多人,她实在有点意外,但还是脱了工服,和大家随口聊天,只是滴酒不沾。她不喝,支小军却兴奋得举杯就干,“天府酒店”最高级的贵宾房的房卡就在口袋里,等酒足饭饱,他的夙愿也就实现了。这几天任艳秋的眉目间和话语间,都在向他传递着信号:老感情依旧,涛声也可以依旧!
   酒一杯杯下去,支小军已经醉眼迷离,李大嘴提议要拍照,却见任艳秋转过了脸,绝不合影。李大嘴有点尴尬,忽然悟到:职场的人忌讳这个,尤其是央视某位主播因为酒席宴上被拍视频而下岗后,大家更是谈“拍”色变。李大嘴一脸歉意,关了手机,说什么也要敬任艳秋一杯。任艳秋连说没关系,酒却不肯喝,几番相劝,几番拒绝,场面竟然有些尴尬。
   支小军看李大嘴的面子下不来,端着酒杯就过来了,艳秋,给我个面子,咱仨碰一杯。话说到这儿,任艳秋眉头皱了一下,还是端起了酒杯,轻轻一碰,没全喝,也算沾了唇。
   林小倩带头哄笑起来,还是支老板说话好使,喝一个不算,支老板再敬一个!
   支小军的内心装满了喜悦,他真想抱着任艳秋“啵”一口,当着这么多同学给了这么大的面子,足以看出自己在她心中的地位。一时之间,他不由得意气风发,一看同学们都在起哄,支小军又把酒端了起来,来,艳秋,咱喝个交杯酒。
   这玩笑支小军不知道开了多少回,就这次返乡,他也不知道和多少女同学喝了交杯酒。但这次,让他没想到的是,任艳秋勃然色变,冷着脸站起来,嘴角那颗痣颤抖个不停,终于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支老板,请自重!
   任艳秋抓起衣服,开门走了,林小倩追了出去,怎么喊她也没回头。
   贵宾房里,支小军推开了像条蛇一样腻在自己身上的林小倩,你说,不应该是我自作多情吧,这几天她没少给我暗示啊,也没少跟我喝酒啊,喝醉了拿那种眼光看我,就那种。
   林小倩笑了,知道,就那种。
   支小军轻轻给了她一脚,你知道个屁,刚才来的时候,她还暗示我‘改日’呢。
   林小倩终于忍不住了,在床上笑得直打滚,你……你以为人家是我,说‘改日’就给你‘日’。一看支小军还在发愣,林小倩止住了笑,我懒得管你们的事,反正说好了,项目开始之后,你得给我安排个好差事。
   支小军像是没听见一样,自顾自地继续说,打了十几次电话了,总是忙音,别是把我拉黑了吧。你给我分析分析,到底她想干什么呢?
   林小倩叹了口气,唉,人家想要的,就是爱情,就是你爱她依旧。不信咱俩打辽宁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个赌,你如果还像上学时那样喜欢她,她一辈子都不讨厌你,但你暧昧了,人家就不同意了。
   支小军呆住了,半天才说,暧昧怎么了?既然彼此有意,上床做爱不是更加深感情吗?
   林小倩轻轻一嗤,那能一样吗?这个年纪的女人,都四十好几了,外表是一朵花,内里能一样吗?你看看我这个“女一号”,还可能恢复小姑娘时候的模样了吗?都脱光了你都不稀罕了。
   支小军若有所悟,略一沉吟,他抬手拍了拍林小倩的屁股,谁说不稀罕了,我看你和那时候一样,洗洗去,咱俩玩个花样!
   看着林小倩进了浴室,支小军又拨了一遍手机,这回通了,但对方拒接。正当他茫然时,微信响了,任艳秋发来消息,不方便接,工作的事明天谈吧。天气预报说有雨,恐怕达子香要落了!
   支小军咀嚼着这后一句话,想编辑一条信息回过去,却又不知道如何措词,听得浴室里林小倩唱起了歌,他的心里若有所思:如果眼下在浴室里的是任艳秋,那还是从前的她吗?
   他退出了微信,以前无聊时,曾经用网名开了个微博和网友对骂,这几天关注的人比较多。他点开微博,只见最新的一条消息是:你这人就是无情无意,睡了当年的一号美女,却说人家只是个乳房下垂得像面口袋的怪物,有两个臭钱把你烧的,都不知道姓啥了吧?
   支小军嘿的一笑,回了一句,我姓你爷,我爱咋形容咋形容,你管得着吗?
   他又编辑了一条:一号美女不只乳房下垂,小肚子上更是布满肥肉和横纹,典型的残花败柳了!刚要发出,却见浴室的门开了,林小倩一身水珠,张开双臂,向他扑了过来。
  

共 5478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