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纵横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往事】鹌鹑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小说纵横
天蒙蒙亮,雾气有些浓,我村一群老人如青年学生一样起个大早。他们有拢着袄的;有歪戴着帽的;有趿拉着鞋的;有胡子刮了一半的。他们都急急地从温暖的被窝里跑出来,要进行一项大的活动——逮鹌鹑,个个那布满沟壑的脸庞上,堆满了笑意的波浪;踏向逮鹌鹑的方向的步伐,有了年轻人的铿锵。这群人里,就有我那八十岁年纪,但仍不服老的父亲。   他们到了我村的东南地。这是一片广柔的田地,墨绿的麦苗让广阔的田野有了旺盛的生机。他们有的拿了网(也不很大,如小鱼网一般);有的在田地里插上几个枯枝,把拿着的母鹌鹑(她是引鹌鹑撞网的。她的“喳喳”声,是鹌鹑们喜大乐奔的冲锋号。)一个个挂在枯枝上,在枯枝的不远处布网。他们干完这些活,就静静地在旁边隐蔽守候。不一会儿,一个喳,喳”的口哨声在他们几位老人中间叫起,只见那些母鹌鹑们闻声也风起云涌地“喳,喳,喳”叫了起来。一时间,在深冬的苍穹里有了鸟语花香般地春天的气势和动力。这些在旁隐蔽的老家伙们,有种喜悦的冲动在控制着,只待动人的一刻来临。估计一刻钟左右,只见网的北面,有种浑浊的云一样的蠕动在向他们涌来,它们逐渐变大,最后发现是一大群鹌鹑在飞越天际,来到了他们面前。只见它们低低地急飞,最后纷纷撞网。刹那间,鹌鹑哀鸿遍野。这边可喜欢坏了他们这群老小孩。他们忙忙地收网,各自挑选如意的鹌鹑,收入麾下。他们甩甩露湿的袖口,跺跺些有泥泞的鞋子,腿脚的麦苗上的一股青草香,随着几位老汉的走的急切,在冬的晨曦里袅绕、酝酿、焕发着冬天的一把火。   老父亲,年轻时是出力的一把好手。只是目前八十岁了,在这之前十来年就不干什么重活了,随着村里人的老人们,喜欢上了“把鹌鹑”的游戏。特别是我母亲去世后,他更是依恋上了“把鹌鹑”。经常与村里人一块“逮鹌鹑”“把鹌鹑”“斗鹌鹑”。故此出现了开头的一幕。即使现在,依然如故,经常看到老父亲鹌鹑不离手。就是到邻村看大戏,也是腰里别着一个,手里把着一个,与他的老伙计们悠哉游哉地同去。好在大戏短板或渐歇时,老伙计们斗上几把。在鹌鹑们的咬斗中,焕发了老父们的青春和活力;他们都瞪着睑部松弛的双眼,为了输赢挣得面红耳赤,他们在欢乐中度过夕阳红。   其实,我是极度反感我父亲“把鹌鹑”的。记得我妞小的时候,他过来看妞。他一看妞自己玩了或者睡了,就掏出鹌鹑“把”。有时嘴对嘴地喂鹌鹑;有时把鹌鹑揣到怀里;有时手握一把小米,一会儿让它吃,一会儿饿着它(乡间叫“熬鹌鹑”)。我每次看见,都吵他。“大爷,这样脏不脏”“你摸罢鹌鹑,再抱妞妞,不会有味吧!”“你就看着小妞吧!其他啥活都不用干。”……每每言语间,看着是关心父亲,其实内在里充满了讨厌和厌恶。可是,父亲每次看到我来到他的面前时,都是赶紧把鹌鹑装到布袋内,满脸堆砌了笑容与我说话。我作儿子的,再怒,也会在父亲的笑容中一笑了之。只是鹌鹑这道坎,是我心中迈不过的万里长城,见着父亲“把鹌鹑”,就有了油然的厌恶和不爽。   这几天,因事父亲由老家过来。他仍是带着他的鹌鹑。他仍然“把”,他偷偷地“把”。每次看到我发现时,都会“嘿嘿”地发笑,好像做了错事一样,在他的面部有着尴尬的不自在。而现在的我,都是拉着父亲的手,问父亲“把鹌鹑的感受”,一块聊聊“斗鹌鹑”的乐趣;已不再讨厌“把鹌鹑”,我会完全支持老父这一唯一爱好。主要原因是不想看到老父晚年的孤独,好像看到鹌鹑的“喳喳”声中父亲惬意的笑容。不再讨厌父亲用“把”过“鹌鹑”的手拿馒头给我吃,因为知道是“鹌鹑”的小热闹哄住了父亲孤独的心。慢慢地,我也喜欢上了父亲“把”着的“鹌鹑”。它像一只圣洁的鸟,赋予父亲化解孤独的力量。   冬天的晨曦里,一只只鹌鹑,正在扑网;而隐蔽在附近的和父亲一块的老人们正在严阵以待,眼前幻化着鹌鹑漂亮的羽翼。啊!醉美的图画。 小儿癫痫长大会好吗武汉看癫痫病的医院哪些比较好卡马西平吃多了怎么办双眼上翻、眨眼是癫痫发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