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笔尖】流年安稳,许你一世无忧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散文随笔
破坏: 阅读:2799发表时间:2013-11-06 17:02:26

北城五月的天气已经微热,七星海岩的海边坐着个女子,眼里噙着泪水,仰着着天空,只见她轻轻的叹气,心里默念着:两年了,你放心,我过得很好。看着一碧万顷的海面,女子陷入了沉思。
   十五年前,南城龙镇的某庭院,一个五岁的女孩,两只手腕上都用是原子笔画的手表,拿着田字格喊:姥姥,姥姥,你看我的名字写对了吗?只见一个妇人微笑转身,抱起小女孩说:夏紫馨,这个馨字只可以写在一个格子里面,其他两个都对了,你要记得,一个格子,只能写一个字。小女孩扬起头,嘟着她的小嘴,不高兴的说:姥姥,这个馨字那么多笔画,一个格子,怎么写得下啊,你给我换个名字吧,我喜欢小燕子,我要叫小燕子,小燕子这三个字,我会写。妇人刚想要说些什么,屋子里便传来一声:紫馨,还珠格格开始了。只见女孩蹭一下便跑进去了,早把这名字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了。
   紫馨的邻家玩伴,与她同岁,叫夏雪。每个星期夏雪与其他玩伴一起上幼儿园的时候,紫馨就一个人在家写填字格,其实她也很想跟她们一起去上学,听说在学校可以认识好多玩伴,可是姥姥不让她去。她只能每天听着墙上的钟,噹噹噹的敲到十二下的时候,夏雪就快回来了。那时候电视里每天都会播着她们都很喜欢的还珠格格,紫馨特别喜欢里面的小燕子,她希望自己长大了也可以跟小燕子一样,会轻功,会翻墙。这样等李爷爷家的桃子熟了,直接飞进去,就可以摘走好多了,再也不会被李爷爷家的狗狗追了。为了能练就轻功,紫馨偷偷跑去找邻家龙哥哥“求学”,龙哥哥告诉她只要每天练习飞快的跑步,长大了就可以练成轻功了,所以,不管左邻右舍谁要去买东西,紫馨都特别积极的跑腿。
   姥姥经常出门前都会千叮万嘱咐,不要出去完。可是姥姥前脚刚走,紫馨就屁颠屁颠的跑去找邻家姐姐,要跟着姐姐一起去学校。然后上课的时候都会看到有个小孩在桌子底下。被老师发现以后,都是直接坐在姐姐与她同桌中间。一个六年级的教室里,特别怪异的坐了个五岁的小女孩。这件事在紫馨上学前,她跟过小学的姐姐,初中的哥哥,高中的姐姐一起在教室里。那时候的老师都是特别善良的啊,居然没一个老师赶她出过教室。有时候姐姐为了躲她,不带她去学校,经常要东躲西藏,实在受不了就只能跑去找姥姥,把她拉回家。
   突然有一天,夏雪不见了。紫馨哭着找姥姥,姥姥告诉紫馨,夏雪回家了。夏雪也是住在姥姥家的,现在她要上一年级了,她爸爸妈妈把她接回家了去。那时候,是紫馨第一次听见姥姥说爸爸妈妈这个称呼。紫馨说,那我的爸爸妈妈呢,他们什么时候来接我啊。姥姥说等你上学的时候,你爸爸妈妈就会来接你了。那一年九月紫馨直接就上一年级了。可是特别怪异的是,她没有再像以前跟哥哥姐姐上学那时候的热情了,她总是忘记要去上学,要不就是经常学校都要下课了她才到。第二学期的第一天,老师一大早就去了她家,告诉她,今天学校开学了,九点钟上课。可是那一天,紫馨还是迟到了,为此老师把她训了一顿,那时候她第一次觉得,其实老师很凶。
   紫馨上二年级的时候,就被转到了另一个学校。那时候的她还好小,什么都不懂,只知道要去一个更大的学校上学了,那时候就开始寄宿了,每个星期回一次家。那时候紫馨第一次知道,原来迟到了要打报告,原来读书还有一件事情就是要写作业,原来写完作业还要交给老师改,原来还有班长,还有组长。她每个星期回家,都会跟姥姥说好多好多学校的事情,还有学校的同学。她总是觉得话还没有说完,星期天就过去了,又要回学校了。那时候的她,每次都抱着姥姥说不想去上学。可是姥姥说:长大了就要去上学,才能去认识更过的字,学习更多的东西。紫馨说:那学会这么多东西有什么用吗?姥姥说:这样长大了才能做一个有用的人啊。那时候小小的她,学会了在被窝里偷偷的哭泣,因为她好想念姥姥。她好想每天每天都呆在姥姥身边。
   紫馨每个星期最开心的就是星期六天了,终于又可以回家了。每个星期回去,姥姥都是烧好热开水等她。紫馨喜欢喝热开水,无论春夏秋冬。她会把每个星期学校的事情都告诉姥姥,然后钻进姥姥怀里听姥姥讲故事。梁山泊与祝英台,还有刘三姐的故事……这些紫馨百听不厌的。姥姥也不记得这些个故事讲了几千遍了,每个星期都讲,总是讲起来就没完没了。那些故事都是紫馨成长路上最美丽的梦,也是姥姥一生最美丽的梦。讲着讲着,紫馨长大了,姥姥脸上的皱纹也更多了。姥姥每个星期要叮嘱的话,也变得越来越多了,要好好的照顾自己,要好好的保护自己,要跟同学好好相处,要努力学习……紫馨总是趁姥姥不注意偷偷的抹眼泪。是的,她们相依相守了十几年,紫馨常常在心里说,一定要好好的努力,将来让姥姥过更好的日子。
   姥姥是一个特别乐观的人,她总是告诉紫馨,我们的一生特别的短暂,每一天都要努力创造快乐。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好好的生活。姥姥常说:知足常乐!紫馨这个时候总是特别想抱抱姥姥,可是姥姥却觉得不好意思了。每次挽着她走路,姥姥都说:没事,我腿利索得很。紫馨还是紫馨,她在姥姥面前总是特别的开心,只要见到姥姥,就觉得不管有时候烦恼,都可以抛之脑后。那些年她享尽了姥姥给的所有宠爱。直到有一天,姥姥对她说:你还记得,小时候跟你一起长大的那个雪儿吗?紫馨想了好久,是啊,好久有听到这个名字了。姥姥说:今天她姥姥跟我说她结婚了。这时间过得可真快啊,一晃眼,都长这么大了,都结婚了。紫馨抱着姥姥说:姥姥,你是不是也想我结婚了啊。你是不是想抱曾外甥了啊。姥姥说:女孩啊,不要那么早结婚。这个你要听我的。这么早结婚啊,什么都不懂。心性都还没定呢。这个时候,紫馨也要去参加工作了。再也不是一个星期回一次了。紫馨更想姥姥了。姥姥是她生命里的全部。是这个世界最疼爱她的人,是这个世界谁也替代不了的人。
   紫馨最后一次给姥姥打电话那天,姥姥说:我想你了,你要记得照顾好自己,工作赚多少钱不重要,重要是你开开心心的。一定要好好的照顾自己,保护好自己。你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挂掉电话,紫馨在路边哭了好久好久。她日日夜夜,心心念念的人都是姥姥。只要姥姥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她觉得无论多辛苦,一切都值。无论在外面受了多大委屈,她只要想到,如果是姥姥,一定会理解她,明白她的,便一笑而过了。
   突然有天,邻居姐姐给她电话:“馨儿,你姥姥走了”。手机滑落在地,那么那么的突然。所有的一切就像在原地静止了。紫馨从来没有想过有天自己身边的人,会离开,从来都没有。她还没有学会坚强,还没有让姥姥享受过一天好日子。她的天空就像一瞬间塌了下来。一切都变成了黑暗。从此世界上有个叫家的地方,再也不属于她了。她觉得她像沉到了海底,苦苦挣扎,却没有一丝生机。她再也没有笑过。有首歌叫做会呼吸的痛,原来呼吸也真的会好痛好痛。也许最痛莫过于,树欲静而不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她每天晚上都坐在楼下哭泣,她除了可以流泪,她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让痛,减少一点点。那个时候的紫馨,她不知道生活到底还有什么意义。
   紫馨开始变得冷漠,她觉得只有冷漠,才能够让自己有勇气活着,才能够不那么的痛。后来她才发现,原来生活就像一场梦一样,她不知道存留在她记忆里的那些快乐,是幻想陕西癫痫医院排行榜,还是真实。可是真真切切,曾经那个与她相依相守的人,不在了。那些触手可摸的温暖,在也没有了。所有的人都说紫馨变了,变得敏感,变得脆弱。有一天,所有的人都找不到她了,她辞掉了工作,她换掉了号码,一个人锁在屋子里。没有人知道她怎么了,或许她自己也不知道。
   紫馨生病了,一日,她发烧了,出去买药,迷迷糊糊上了一辆车。“喂喂喂,醒醒,车站到了”。有人在摇晃着她,她努力真开眼,喃喃自语“到了啊,我怎么觉得我睡了好久了呢”她下了车,发现这不是她要去买药的地方。这个地方好陌生。她皱着眉头,拉住了一个路人:请问这是哪里啊?那人莫名其妙的看着她:这是车站啊?紫馨急切的解释着:不是,不是,我是说这是哪个车站?我不记得龙镇有这个车站啊?那人嗤笑着:“你说什么胡话,这里可不是什么龙镇,这是S市,你该不会睡迷糊了吧”?S市是南城最大的一个商业城市。看着来来往往的路人,紫馨迷糊了“龙镇距S市,好远,怎么就到了这里,我不是要去买药吗”?她一个人坐在路边看着天空发呆了好久。手里的钱,要坐车回去,已经不够了。紫馨望着天空默默的想着:难道我真的要流浪到这里了吗?老天爷,这个玩笑是不是开得太大了,还是我现在只是在做梦呢?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噢,好痛,这不是做梦”。
   在陌生的城市的一角转了一圈又一圈,紫馨想着这么大的城市,如果在这里找工作,一定很难吧。可是又回不去了。她攥着手里仅剩的那一点点钱,问了一个又一个地方,老板见她什么都不懂,什么也没有,便不敢招她。也许人在遇到困境的时候,便会变得无比的坚强,她想着姥姥,却没再掉一滴泪。曾记得有人总是说: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这句话现在放在她身上,再合适不过了。也不知道最初说这句话的人是怎么样的一种感叹,是一种豁达,还是一种绝望。但是对紫馨来说是百感交集。
   在一家新开的店里,她终于找到了一份工作。有地方住,有工作餐。紫馨觉得这样很满足。与她共事的女孩叫程程,见面第一天,便带她去买被子,买生活用品。也许只是小小的举动,紫馨却一直记在心里。她白天很努力的学习,很努力的工作,晚上却常常一个人看着窗外的星空到天亮。程程觉得这个女孩很沉默,不怎么爱说话。有天她对紫馨说:“其实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我刚来这个城市的时候,也很不习惯,可是只要我们走的路多,那么你便不再是一个人”。紫馨一直记得这句话,她特别的感谢这个女孩,曾经陪她,鼓励她走过了一段,她心里最黑暗的日子。那时候的紫馨,没有任何的想法,只要有吃饭,便觉得很快乐。她以为那样简单的日子会一直这样下去。
   秋风落叶,紫馨跟程程的要来地图,去了寺庙烧香。姥姥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去寺庙上柱香,祈求平安。在回来的路上,紫馨走在人形路上,当绿灯到时,她便飞快的跑过去,不料有辆车在绿灯的时候冲了出来。只听得“砰”一声响,紫馨还没来反应过来,便倒了下去。
   医院,刺鼻的消毒水味道。紫馨觉得她好像睡了好久好久,做了一个好长的梦。醒来是发现有个人坐在她的床边。她轻轻的哼了一声,那人回过头来,一脸的温和。“你醒了,感觉怎么样了?”紫馨征征的看着他“我这是在哪里啊,我头好痛啊”说着便朝自己的头抓去。那人手快,抓着紫馨的手说:“你还不不能碰你的头,有伤口。这里是医院,你被车撞了,还记得吗?”紫馨摇摇头。那人说:“没关系,医生说了,你的脑部收到了重击,确实有可能会突然想不起,过些天就好了,我去帮你叫医生。”说着便走了出去。紫馨呆呆的看着周围的白色,觉得甚是刺眼得很,觉得头好痛好痛。这时医生进来给她做了一系列的检查,便转身对那人说:“慕先生,这位小姐的伤势有所有好转,只是脑部损伤,可能会造成间歇性失忆。这个恢复进程如何,具体要看病人,因人而异。”说完给护士吩咐了一番都出去了。
   紫馨“腾”的坐起来,那人转身对她说:你现在不能坐起来,快躺下呀。紫馨觉着难受得很,这里的空气都充满着消毒水的味道,她好想去呼吸新鲜的空气,可是话都嘴边却不知道如何开口。只是呆呆的看着那人,似乎像是在问他。那人坐下,伸出手:你好,我叫慕晨浩。紫馨也伸出手,那人说:呀,你的手怎么这么凉呀,快躺回去。便把紫馨塞进了被窝。这才缓缓的对紫馨说到:你出车祸了,肇事者逃逸,不过你放心,警方已经抓到那人了,是我把你送到医院来的,可是医生说你身上什么都没有,也不知道怎么帮你联系家人,我不放心,便留下来了。慕晨浩问紫馨叫什么名字,紫馨说:我喜欢小燕子。问非所答,慕晨浩说,却似乎听懂了“那我就叫你燕子吧”。尔后慕晨浩问了好多,你家在哪里,你家人呢等尔尔问题,紫馨也回答不上来后,便不在问了。
   紫馨的伤快好之后,医生便说她可以出院了,但是什么时候能想起来,就要看她了。也许遇到了熟悉的场景,也许受到了同样的撞击,这些都是说不好的,人的大脑是很奇特的。就这样慕晨浩把他带回了家。整整一个秋天,紫馨都待在慕晨浩的家里。慕晨浩几乎每天早出晚归,很少跟紫馨说话。偶尔回来碰见,他也是神色匆匆,又出去了。要不就是一回来,就累得直接回屋睡了。紫馨看着这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她觉得心里有说不出的凉薄,可是却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她什么都想不起来,也不知道她该说些什么。每天坐在角落,看着太阳东升西落。
   当冬天到来的时候,慕晨浩似乎变得不再那么忙碌。他开始会买菜回来做饭。他发现紫馨什么都不会,也不愿意说话。慕晨浩开始教紫馨做饭,带她去超市买菜,告诉她超市里的菜在哪里,零食在哪里。南昌看癫痫病的专科医院?慕晨浩对紫馨说:你不要每天都呆在家里,可以出来走走。紫馨每每这时便只是点头,却没有一次一个人出来过。慕晨浩有空便教紫馨做各种菜,教紫馨洗衣服,叠被子,带紫馨出去认路,坐公交,坐地铁。生活里的许多,又重新学了一遍。紫馨像是又重新长大了一回。慕晨浩常常对紫馨说:人生世事无常,变化万千,但我们都要好好生活。紫馨每每听到这话,便像是吹过风,过去了,便记不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