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散文 > 文章内容页

【雀巢】无关风与月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4 分类:伤感散文
   一   深秋的风,顺着窗缝悄无声息地溜进来,掀动起淡蓝色的窗帘。   静静的,偌大的办公室片刻间没有说话声,只听见键盘的敲打声紧张而有节奏地回荡着。手机在这时响起,清脆,悦耳。欧阳琼的眼睛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电脑,听到响声微微抬起眼皮看了一眼。响声留下的余震还在轻轻地闪动着红灿灿的机盖。   短信,又是谁的短信?   欧阳琼看着手机的脸由一种舒缓柔和的白,升腾起一阵热辣辣的红。被风吹动的窗帘似掀起了千层波浪,一波连着一波,悄然而无边无际地流动着。   欧阳琼盯着手机屏幕:报告只看前两页不忍卒读还文学青年。   没有一个标点符号,火辣辣的热气,一股股往外涌。陌生的电话号码,上面未显示信息人的名字。   看到“报告”两个字,欧阳琼已经猜到是谁的信息,为确认验证自己的判断,她轻声地告诉对桌的朱晓丽:晓丽,帮我查一查这个手机号码?   朱晓丽出神地望着欧阳琼,看着她手指灵动地按着手机键盘,注视着她敞开领口露着的黑色毛衣,毛衣上面的绒毛柔顺地俯在细细的毛线纹理之间,像一条黑色的暗流,在无形的空中轻轻流动,毫无出众的五官,怎么就勾勒出这么一张俊俏独特的脸,特别是那双眼睛,柔美的目光中,流露着生活锤炼之后的凝重豁达。   听到欧阳琼叫“晓丽”的声音,朱晓丽才从怔怔的目光中回过神来,快速搜索电话薄上的这几个数字。   “何文刚,何总工!”朱晓丽吃惊地告诉欧阳琼。   欧阳琼抬头沉静地望着朱晓丽。   朱晓丽摸不透欧阳琼的这份沉静,她不说话时,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穿透她表情的只有语言,而现在的她,语言越来越少,并且越是在关键的时候,她越是不说话。朱晓丽坐在欧阳琼的对面,看着那双眼睛的时候,时常勾起她无边无际的想象。想象着自己要是个画家该多好,描绘出这种眼神与姿态,勾勒女性灵魂深处被生活磨砺后的硬朗,留下原生态的永恒美。   朱晓丽刚才注视欧阳琼时,欧阳琼脸上突然“穿”出火辣辣红,她知道肯定和短信有关。信息应该是何文刚发的,因为在昨天临下班前欧阳琼让朱晓丽交给何文刚一份《关于新材料试制对产品质量与降低生产成本计划实施报告》。      癫痫病怎么预防 二   晚霞的色彩被晦暗的云遮挡住了,路灯次第燃亮,城市笼罩在五颜六色的夜空里。   深秋的风,徐徐吹拂,凉嗖嗖的冷气以强烈的穿透力一股股扑来。欧阳琼抬头望望灰蒙蒙的云层,想起了小时候,在家乡的田野里看到秋天的天空都是湛蓝湛蓝的色彩。漂泊了多年,无论走到哪里眼睛始终透着故乡的痕迹,无数次在异乡的城市里描绘着故乡的面貌。欧阳琼知道,无论故乡的那片土地是贫瘠还是肥沃,今生今世,对那片土地的热爱,已经渗透于骨髓,无论未来的生活是贫穷还是富贵,都不会改变。   开放的海滨新城,碧海蓝天辉映着经济沃土,青山绿水拥抱着城市腾飞。这里有穿越青黄对接的海底隧道,巨龙般横卧的海湾大桥,蓝天碧海的金沙滩,镶嵌着影视之城的凤凰岛,成了无数创业者生存和栖息的第二故乡。五颜六色的灯光照亮了长长的海岸线,更增添了城市的魅惑力。欧阳琼深深感触起来,这灯光多美,多亮,多少年以后这里也将成为记忆中最美好的回忆。这里也有家,也是我生活的城市,这里同样给了我梦想和希望。热爱第二故乡,是本能对灵魂自觉改造的过程,还是一种生存的需要?   欧阳琼想起了何文刚“不忍卒读”的短信息。   欧阳琼半年前从制造部门调入技术部,负责新材料试制项目。   欧阳琼由一名制造部门的主管变成技术部门一个普通的小技术员,从职务和业务范围上降低了一个级别,这在别人看来可能有点不可思议,欧阳琼却从心里悄悄荡漾出某种满足感,努力了这么多年,就想有一门自己的专业和技术。   十年前欧阳琼来到这里时,看着青岛西海岸这个现代化的沿海城市,忽然觉得在小城工作了那么多年竟没有一点可以拿得出手的经验,拥有一门自己的技术,那才是能够在这个城市生存下来的资本。从那时起,欧阳琼开始了夜以继日的学习,是那种不服输的精神和信念支撑她完成了助理工程师、工程师的学习。   欧阳琼在几年生产一线“土摸滚打”的煅炼中,做到了技术主管的位置,主管生产技术几年来岂止是工作的煅炼,更多的是生活对灵魂的考验。欧阳琼惧怕无来由的人与人之间的争斗,她的直言真性不适合于职场中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欧阳琼在生产部门几年来,学会了怎样利用技术降低生产成本,改进工艺流程,却没有学会怎样迎合她的领导。女作家毕淑敏说:“当你不如一个男人的时候,他会宽宏大量地帮助你;当你超过一个男人的时候,他会格外认真地对抗你。”静下来沉思,欧阳琼品味着生活给予的满腹委屈,伶牙俐齿的她竟说不清楚自己受到的诸多不公平,或许这个世上就没有公平与不公平之说。欧阳琼深思熟虑、权衡利弊,准备写辞职报告的时候,人力资源部传过一张公司内部兰州那家治疗癫痫好调令,把她从制造部门调入技术部。欧阳琼直到离开制造部的那天,她都不知道是谁帮助了她。   开始写这份《关于新材料试制对产品质量与降低生产成本计划实施报告》报告,欧阳琼从收集相关资料到汇总分析,星期天忙着到新华书店查资料,晚上回到家又不断打电话请教朋友,整整一个星期,每天忙到深夜,上班后技术试验然后根据结果再修改报告,昨天下班才让朱晓丽交给何文刚。尽管欧阳琼有良好的文字基础,但在专业上,工作经验上,她清醒地知道,她有着许多的欠缺,何文刚是总工,她必须把这份报告交给总工何文刚审阅后才能落实具体的实施方案。   何文刚,欧阳琼在心里思索着这个人的名字。   欧阳琼与何文刚很少接触,但她敬重何文刚。   记得两武汉中际医院技术怎么样年前在一次公司聚会上,满屋子的祝福鼓励,满屋子的互相敬酒,满腹的真诚恭维,调混着空气中的笑语声、祝福声、奉迎声。很偶然,欧阳琼瞟到何文刚脸上的表情,他一直在微微地眯着眼睛,朝窗外望着,清高的眼神似乎与满屋的酒气与热闹无关,那憨厚的外表和富于智慧的眼神,除了有感知外,还有一种神秘的力量,这种力量被一种固有的文化和伪饰的文明所侵害,神情温柔而充满圣洁,内在的无力和脆弱借着酒气越来越明显。他悄悄起身,溜出这个混杂的场所。   负责结构配方的李工,看着欧阳琼斜眼瞟何文刚的样子,说道:   “何总工,可是一大好人,有学问,不说假话,不会奉承,务实做事,不喜欢当官,公司给他职务他都不要。还有更主要的一点,是个不折不扣不喜欢风花雪月的男人。”   欧阳琼每听到“不折不扣”这个词,就想起那个六十年代的女工程师李爱香,严肃胖嘟嘟的模样,特别是她最后补充的那句:“不过,这小子,不知怎么就着迷地喜欢看《第二次握手》。”   何文刚是李爱香的学生,公司成立的项目是李爱香和她的研究生研究课题。项目研究成功推向市场后,被外来青岛创业的李勇看中,也就是现在的公司总经理,成立了现在的科研示范工场。李勇虽然文化不高,但他重视人才,重视技术,注重管理,何文刚毕业留校教书,后来在李爱香的引见下做了公司的兼职总工,总经理因敬重他的技术和人品,什么事也要敬他三分。何文刚尽管在公司任命文件中没有任何关于他的任命,而他在公司各职能部门和制造部门,分量是举足轻重,这些不仅仅因为总经理的原因,还有一点就是大家敬重何文刚的敬业精神,他经常巡回生产一线,带领着技术部门和设备部门的员工解决工作中的实际问题,从生产过程中采集数据,然后分析、总结、改进、制定措施。他的工作论调就是:在生产现场解决问题。用何文刚的话说,作为管理制造企业,不深入基层,永远学习不到深入的知识,理论知识再渊博也是“纸上谈兵”,最基本的真理,都在生产过程中产生。   欧阳琼晚上陪着儿子做作业的时候,儿子撅着小嘴埋怨地说:妈妈终于管我了。看着儿子的样子,欧阳琼觉得有点对不住儿子。儿子三岁时欧阳琼抛下儿子来到青岛,漂在青岛这么多年,特别是儿子不在身边的那几年,那撕心裂肺“我要妈妈,我不让妈妈走……”的哭声,一次又一次真切地响在耳边。作为一个母亲,怎么会不想念儿子,怎么能够舍得抛下孩子。然而,人生中还有更大的不舍,企业发不出工资,面临倒闭的境地,她怎么能为儿子创造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让儿子健康成长。几年来,欧阳琼不断地修改自己对生活的观点,也许自己的论调是错误的,但那时那刻,她就是这样想的。人总是这样,永远无法改变自己。   报告写不好和文学青年有什么关系?何文刚怎么知道欧阳琼是文学青年?何文刚的短信息,欧阳琼且惊又喜,明显是批评,而背后隐藏着一点不为外人所知道的秘密——文学青年。欧阳琼的确发表过几篇小文,这些文字发表几乎没有人知道,她从来不炫耀自己的这点本事,对欧阳琼来讲这完全是一个非常私人的事情。偶有的这点生活灵感,是生活给她的,是青漂生活给她的,是长久生活的一种宣泄。欧阳琼自谓无非是写点风花雪月的文字,留着自己偷着乐乐的事,再说了,何文刚是个不喜欢风花雪月的男人,怎么可能会读她这些看似“小女人无病呻吟”的文字?   夜静静的,欧阳琼打开了报告,逐字逐句又一次看起来。这份报告她看了无数遍,语言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关键是思路和解决问题的方法。   欧阳琼发了一个信息给何文刚,她希望得到他的帮助和指导。   欧阳琼静静地等待着。   一抹清冷的光照进来,路上三三两两的提着简单行囊的人走过,掀起路上的落叶,光秃秃的枝桠上摇动着仅剩的几片枯叶。   夜已经很深了,时间也一分一秒过去了,手机在沉默中静静的闪着温暖的红色。      三   第二天上班后,患上癫痫能应该怎么治疗欧阳琼从包里掏出手机看到有一个何文刚的未读信息。   打开,只一个字:噢。   发信息时间显示凌晨1:25分。   深秋的风微微吹动着淡蓝色的窗帘,充满了悠远的意象,又挟着海风的味道,制造了一种辽阔与深沉的感觉。   技术部明天开会要汇报这份材料。   阳光照着窗玻璃,有种安宁的感觉。其它部门的员工来办理资料存档手续,慢慢地搅动起周围的空气。   欧阳琼不声不响地又给何文刚发送了一条信息。   朱晓丽不经意看到欧阳琼的眼睛,肿肿的,脸色有点苍白,似乎很憔悴的样子。只有那道未修饰的剑眉,透着一股男人的爽快和干练,长长的睫毛,忽闪着,一股敬意闪过心头。   朱晓丽刚来公司在制造部门实习的时候,听部门的员工讲过关于欧阳琼的故事。她凭着有板有眼地一次次工艺技术改进,解决了生产中的许多难题,通过她的手整理的资料,经过汇总、分析,大大提高了部门的整体管理水平,随着公司发展,工作能力提升,做到技术主管的位置。丈夫长年出差,她从没请过假,从没耽误过工作。还听说有人在报纸上看到过她发表的文章。欧阳琼成了朱晓丽学习的榜样,朱晓丽做部门的内勤,欧阳琼就是她的兼职老师。   一个上午,欧阳琼的眼睛一直盯着手机屏幕,在等待与忙乱中过去。   下午的阳光懒洋洋地射进来,照在身上有点燥热的烦乱。   信息在这时“窜”进来。   欧阳琼像捧着救星一样,迫不急待地打开。   瞪着圆圆的眼睛,额上的刘海不安地被风吹动。   又是一个字:嗯。   朱晓丽看着欧阳琼的脸,那张脸已不是热辣辣的红,而在慢慢变紫。   朱晓丽从昨天到今天看着欧阳琼的脸,她知道肯定与那份报告有关,与手机上的短信息有关,她的脸一次次变色,而始终没有发怒。   一股清冷的风顺着欧阳琼打开的窗吹来,欧阳琼回转身迅速伸手拿起了桌上的座机,那动作敏捷的样子,就是她多年来工作的一个缩影。在制造部门工作时,公司与十几家国际公司签订着生产订单,技术问题一直是欧阳琼负责,每天与一群男人在生产一线穿梭于生产各岗位,那可是制造生产部有名有姓的“小辣椒”。电话经常是一只手未放下,另一只手已拿起。在制造企业,技术、质量可是企业的命根子,关乎于公司的利润,公司的信誉。那干脆利索响亮的声音绝不是面前这个沉思中的欧阳琼。   “你好。”声音听起来柔柔的,掷地有声带着不卑不亢的韧度。“那份报告请你指教,”礼貌、没有半点求人的味道。   朱晓丽屏住呼吸,听到那边传来:嗯……   只一个字,声音好冷好冷。这时朱晓丽终于耐不住了,愤愤不平的嚷嚷了起来:   “自命清高的家伙,他又不是领导,摆出一副拒人千里的样子。”   “倔头,顽固……”   欧阳琼开玩笑地对朱晓丽说:“淡定、自信。”   朱晓丽仍就一幅气哼哼,喋喋不休的样子:   “这是工作中的合作,有什么了不起,卖什么关子,好与不好,行与不行给个回复。”   欧阳琼接着说:“他虽然回应的少,但字字是真,不虚不假。”   然后意味深长地说:“生活中我欣赏此类男人。” 共 809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