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散文 > 文章内容页

【风恋】往事已往,追忆成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伤感散文
破坏: 阅读:1831发表时间:2019-06-14 16:10:39
摘要:学会淡化一些东西,珍惜生命存在的意义,做好自己该做的事,让心多一份平静与安然。没有花开,多一抹绿色,也是生命存在的价值,淡看烟雨浮尘,微笑面对人生。 ——题记

武汉癫痫专科医院怎么选择 想起那一场场瓢泼大雨的洗礼,想起一天天天空的阴沉与昏暗,想起心乱如麻的躁动……一幕幕,一点点,还在大脑里闪动,在眼前浮现。腾讯QQ这个功能又好又不好,好的是能把记忆留住,“往事还能回味”;而不好的却是把过去的悲伤、疼痛与“不堪回首的往事”又翻出来,二次碰撞心灵,重新掀起心湖层层涟漪。
   今天从QQ空间“那年今日”翻看到,去年的昨天和今天(6月7日、8日)都在医院检查,也就是这次检查发现了病变,以至于一个月后在华西附二院手术治疗。其实在2017年底就发现有些异常,只当是该年龄段的正常生理现象,便大意地一天拖过一天,直到半年后觉得更不对劲了,才一个人去医院看医生。医院的程序,大家都不陌生,首先是一些基本常规检查:血检、尿检、B超,而取样化验,则是病情的必要了。
   血检尿检其实都是为专业判断病情作参考的,最关键是根据病情的专项检查。医生根据我的情况,需要做取样病理分析检验。当时做取样手术时的剧痛胜过当年生女儿。手术前医生开了麻药,可痛的程度,我都一度怀疑手术医生没用。在手术台上咬着牙强忍医生的一次次操作,没哭没喊没闹,因为那样只会导致后果更“不堪设想”。而下了手术台,在休息室的病床上却痛得更加厉害,一阵阵地绞痛,再也忍不住哭了,打着滚儿翻来倒去。自认为算坚强的人,可是这次真的承受不住那种剧烈的疼痛,这也是我记忆中经历的最最痛苦的一次疼痛体验。尽管有女儿陪在身边安抚,后来爱人也来了,可是那痛却谁也代替不了,只有自己承受着、忍耐着等待症状一点点消减……。那时,我很后悔自己对身体的大意,平常对别人都会随时提醒“保重身体”,而自己偏偏疏忽,明明知道有病该早看早治,却还是迟迟未行动,任由病毒在体内蔓延。就如对某些人的迁就一样,明明知道迁就的后果,既是害他(她)本人,也是给自己埋下麻烦的祸根。我的病亦如此,拖延的后果就是承受更大的痛苦和伤害。
   病理检验结果一周后出来,6月15日那天还是我自己去取报告。来到病理科四楼取报告处,别人的都很快取走了,而轮到我时,医生却让我“等一会儿”。心里有一些不测,但又在“侥幸”,大脑里的闪念和心里一遍遍重复:“尽量保持平静”、“没事的”。大约十分钟后医生把报告交给我,让给主治医生看。听到这话,心开始往下沉。于是定睛看报告:“宫内膜样腺癌”的字样赫然写在洁白的纸上,那么清晰,那么刺眼。
   看到这个结果,心理素质再好的人,想必也难以做到绝对的坦然和淡定,一些想法骤然升起,一连串问号直涌入心头,浮上脑际:我也会得这种病?这样的不幸也会落到我头上?老天真会跟我开这样的玩笑?……然而,我又是出奇地坚强和淡然,一边在疑问,一边却在克制,不停地告诫自己:必须坦然面对和接受,遵医嘱积极采取治疗措施,然后听天由命……
   我迈着沉重的脚步,把检验报告拿到诊断室。医生一看,说把家属叫来,马上办住院,必须立即手术。此时医生显得比我着急,而我却没有惊慌到马上答应,一边打电话通知女儿来医院,一边想再通过更高一级的医院复查,于是问医生:“我还可以去别的医院检查吗?”“不勉强。”医生语气生硬地回答,显然有些失望和不悦。
   我不是不相信,而是稳妥起见。此时的我不得不自私,不管医生是否高兴,我必须对自己负责。因为就在那之前不久,家乡宜宾就出现一起医疗案例。一名五十多岁的妇女感到不适去宜宾某医院检查,医院检查结果是腹腔肌瘤,医生让立即住院手术治疗。而当手术剖腹以后,才发现没有肌瘤,是个误诊。你说这于医院是多么尴尬的事,于患者却又是何等的冤枉啊!医患纠纷当然免不了了,更主要是患者白捱一刀,既痛苦还造成了不必要的经济损失与身心伤害。
   买东西需要货比三家,看病也一样,人命关天的事更不能轻信一家之言,为了避免“万一”,还是再找一家医院复查为上。这毕竟只是属于三级乙等的区县级医院,比起华西它还是低一个等级。在成都,再上一级医院肯定首选华西无疑。于是第二天女儿就把玻片送到华西附二院去做复检,等待结果的时间又是一周,期间恰巧是端午节和父亲节了。
   再淡定的人,这个时候的心也难以平静,脑子里成天乱哄哄的。那几天的心情极度差,加上天天暴雨倾盆,阴沉暗淡的天气渲染,心里也笼罩着一层厚厚的乌云,压抑得难受。特别是一想到父母,心理防线就瞬间崩溃,眼泪像决堤的洪水涌来,挡也挡不住。父亲生日的时候,五哥打电话问我回不回去,我说父亲生日离端午节只有十多天,妹妹不放假,就等端午节跟妹妹一起回去。后来谁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糟糕的心情根本无法面对父母,妹妹便劝说我别回去了。
   妹妹回到家,当父亲看到只有她一个人,不见我,第一个问妹妹我为什么没回去,妹妹遵我之意,向父母撒谎说我的腿疼走不了,而隐瞒真实病情。从妹妹拍父母的照片和侄女拍的视频看到,父亲当时的精神状态非常之好,可以说是几年来难得一见的,侄女说爷爷的身体和精神接近十年前的状态。而我却不敢视频面对父母,一看到他们我就说不出话,会忍不住哭……,其实那时我跟一个孩子一样,多么需要父母的呵护与安慰,多么需要亲人的爱和鼓励!可是,想到年迈的父母,我什么都不能说,除妹妹以外也不想告诉其他任何亲戚朋友,连爱人也没急于告诉。
   在妹妹的安慰和劝说下,我只管安排自己的事,该做什么做什么,其他都抛开。6月22日在女儿的陪同下去华西附二院取复检报告。当女儿在自动打印机上打印出报告,那几个字一个没少地躺在“检验结果”栏内,是那么赫然醒目,那么清清楚楚。前几天还怀有一丝侥幸的我,此时希望彻底破灭,可看到身边患类似疾病的姐妹们,特别是那些比我年轻得多的女同胞,我还有什么不能接受?只有面对和接受事实。这样一想河南能治癫痫的医院在哪,心反而平静了不少,掏出手机先向保险公司的同学报告了情况(报案)。女儿提前就挂了这一天的专家门诊号,带着报告走进诊断室,一切听医生的。
   医生看了报告后说:“立即准备手术!”于是又是一系列的例行检查:B超、血检、尿检、核共振……能当天做的就当天做,当天不行的就预约,就这样检查、等报告,再检查、再等报告,等把一切做完,二十多天过去了。7月4日取到核共振报告,“癌”确定无疑,医生说马上预约手术时间,于是约到7月12日。
   6月22日拿到华西的复检报告并做了一些检查后,才打电话给爱人,让他安排好家里照顾婆婆的事,下班直接回双流有事和他商量。我知道爱人的心理素质比较脆弱,怕他一时接受不了,我故意说得很轻松,告诉他还是早期,问题不是很严重,至于手术费用,也不用担忧,因为在前一年,我就背着他买了两份商业保险,加上社保,费用上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这样,他也比较平静地接受了事实。
   在等待手术这期间,父母有兄长照顾,我可以放心;家里有女儿操持,我可以不管,唯一放不下的是社团。于是一边安排社团的事,一边做手术准备。为此社团开了专门会议,把工作分工与人员安排详细记录发帖论坛,以便大家对照操作。那段时间也多亏了每一位兄弟姐妹,对社团的认真负责和兢兢业业,各司其职把社团打理得井井有条,令我无比欣慰。尤其乡村幽兰社长知道我要做手术,还在社团发动了捐款,得到了社团各位老师、及兄弟社团文友和好朋友的响应,这一份关爱和鼓励,让我备受感动和鼓舞,永生难忘。这件事,其实我不赞成,开始我拒收这笔款,幽兰社长和风恋总编说,这是大家的心意和祝福,让我收下。看在兄弟姐妹们这份情谊上,我收下了这份情深义重的爱心,这份温暖如同七月的天气,热浪滚滚,一直持续温暖着我……
   真是祸不单行,福无双至啊!手术出院刚几天,妹妹电话告知接五哥电话,说父亲病重。此时的我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其他一切于我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治疗癫痫的价格是多少能眼睁睁任由老天摆布。幸好我有深明大义的妹妹,有宽怀体恤的兄长,于是妹妹毅然担当起大任,请假回去照顾父亲。
   在妹妹的精心照顾与药物治疗下,父亲一天天康复,看到父亲逐渐好转,妹妹一周后返回公司上班。对此,我有预感,妹妹走后,说不定父亲的病会反复,但对于靠工资吃饭的打工者,许多事身不由己,我无法说什么,很无奈依从这样的决定。果不出所料,在妹妹回来刚好一周,五哥又打电话说父亲又发烧了。
   8月11日妹妹不得不再次请假返回老家。第二天跟我打电话说了父亲的情况,恐怕凶多吉少,我一听便哭了:老天啊,你怎么这么捉弄人!为什么要这样安排?我哭着在电话里跟妹妹说:我拼命也要回去看父亲最后一眼,爱人和女儿极力劝阻,我强烈争辩:那可是我的父亲啊,我亲亲的父亲,这次不回去,我就永远也看不到了,你们要让我留下终身遗憾吗?我有些声嘶力竭,他们不再劝阻,很无奈地默许。当天晚上由女儿陪同,搭乘侄女婿的车,和六哥一同回去。到家已经深夜零点多了,那天,离手术后刚好一个月,医生嘱咐基本休养至少三个月。
   到家后先去到床边喊父亲,大姐一再嘱咐:不准哭,不准哭,我强忍着内心的酸楚,颤抖着喊父亲,问他还认不认识我,我是前香。父亲笔挺挺地躺在床上,身上盖着一张毯子,呼吸急促,除了昏暗的目光投向我,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唯独回去的第二天早上,我喂完父亲的饭,剥了几颗葡萄给他,问他还要不要,父亲轻轻扬起左手对着我摆了两下,以示不要了,这就是我和父亲的最后“语言”交流。那几天我尽量陪在父亲床边和他说话,可父亲仍然默默无言、只用眼睛盯着我。一周后我的身体又出现手术后的异常,必须赶紧回家!我走后的第二天凌晨3点半,父亲安详地永远离开了我们……我却没能给父亲送终,没有送他最后一程。
   从我查出病到父亲去世,前后仅两个月多一点。对此,心里一直哽着,很愧悔,或许父亲是因为我端阳没回去失望了,亦或许是听说我腿疼,增加了他的心理负担,忧虑过重才病倒的,去世的……很长一段时间,心里总是过不了这个坎儿,不敢去想父亲。一想到我就会泪流满面,无法原谅自己,明明知道父亲只有我和妹妹才是亲生骨肉,每一个年老的父母都期盼儿女陪在身边。尽管父亲曾经是个非常开明的人,但是老年人的心理或多或少都有共同点,只是不说而已。况且,我作为父亲名下的长女,却在他最需要的时候没有出现,没有承担应该承担的责任,让他多么地失望!
   可是,我的身体不允许我一直处于悲伤和抑郁中,爱人劝我,女儿劝我,妹妹劝我,兄长、姐姐,还有所有亲朋好友们都劝我,解放自己,父亲毕竟是八十多岁的人了,再说他已经连大小便都无法自理,走了对他是种解脱……。特别是朋友劝我:不要那样,你老是那样,反而让他无法安息。亲人和朋友的话,想想也对,走的走了,活着的应该活好每一天,平时劝别人不是也这样说的吗?
   让心情愉悦是活着的必要条件,所以学会放下,坦然面对,才是我必须做的。时光飞逝,季节轮回,快一年了,所幸我逐渐走出这段心理阴影,坦然面对自己的病和接受了父亲的去世。其实,任何事情的发生,除了坦然面对和接受,积极应对,悲伤、焦虑、着急,都无济于事,只能以积极的心态,去处理好眼前的事情,才是上策。人生无常,世事难料,有些事情的发生,或许就是天意,是必经的劫难,是上天的考验,或者警告,是不以个人意愿而避免的,悲叹哀嚎都毫无作用。人生苦短,唯有把握眼前,不再去给自己增加不必要的思想负担和心理压力,老天在给你设局,何必自己再给自己加罪?学会淡化一些事物,珍惜生命存在的意义,做好自己该做的事,让心多一份平静与安然。没有花开,多一抹绿色,也是生命存在的价值,淡看烟雨浮尘,微笑面对人生。
   ——仅以此文权当做献给天堂父亲的节日礼物,以及给术后重生的自己一个鼓励。
   (2019.6.8.于家)
  

共 458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