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QQ签名 > 文章内容页

【绿野征文“似水流年的温情”】走进《神驰嫩江驿站》_1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QQ签名
我是站上人---站棒子的后裔。原以为自古就坐落在嫩江支流的科洛河畔上的(原驿站—五站)科洛乡,是我的故乡。因我知道,我的父母和祖先都是世世代代,生生不息的生活在科洛河畔,饮着科洛河水长大,土生土长的“此地人。”现如今,我的父母和祖先们,早已长眠在家乡的青山脚下,枕着这片热土与青山松柏为伴。原以为,我的故乡科洛,在历史上曾是风平浪静的没有经历风吹雨打与战火硝烟的一块“世外桃源。”然而,当我走进《神驰嫩江驿站》这部站人的历史巨作时,才知其然而不然。   那是2013年9月3日,我的黑河师范同学张庆山大哥出版了一部关于站人历史的巨作《神驰嫩江驿站》,庆山大哥签名赠送我一本。当我闲暇之时打开这本《神驰嫩江驿站》,用我的双眼和灵魂穿行在这部厚重而又古老又极其陌生的神驰驿站的文字之中。这部站人的历史巨作,像开启了从未打开过的一道门,让我这个本是站人而又根本不懂站人历史的糊涂虫,仿佛像一头沉睡在历史烟云中多年的昏狮,从出生至六十二岁之时才突然猛醒。   走进《神驰嫩江驿站》,我以清醒的神情,拂去历史的尘埃回眸,发现我对站人的历史,是那么“熟悉”而又陌生。疼然发现,《神驰嫩江驿站》这部站人的历史巨作对我来说,即是一幅崭新而又古老,即悲壮而又凄美的壮丽历史画卷,清晰的展现在我的眼前。我仿佛乘着时空的驿马,穿行在昨日的烽火狼烟之中,清醒地认识和了解站人的历史和发展史,领略到一番别样风景。此时我感到,我的脚下踩着的就是一个民间传说,眼睛里看到的就是一部历史传奇。   走进《神驰嫩江驿站》,它的每一章每一节,都在讲述着“驿站”神奇的故事,一段厚重的历史,是我生命中抹不去的岁月,一段难舍难分的情缘。纵观驿站的历史才知道,我们这些站人的祖先,不是压根就生活在东北边陲小镇的,而是来自三百多年前云南吴三桂的追随者和他们的子子孙孙。站人原是一支曾左右中国历史走向的队伍,是一支曾影响中华统一的武装,这是一支平凡而又独特的群体,与中国的历史紧密相连,是一个正在被历史遗忘而又不该被遗忘的边缘社会。同时,也清楚的认识到站人的历史,既是黑龙江的历史,也是中国的历史,一串古往今来的驿站,无疑就是中国历史前进的缩影。   走进《神驰嫩江驿站》,我们看到站人这个特殊的群体,因为他们来自反叛清廷的云南王吴三桂部下及其子弟,所以满族统治阶级轻蔑地称他们为“小云南。”受三藩之乱牵连的三藩旧部的大小兵将们,便在清廷的调遣之下,携家带口,义无反顾地踏上了永戍黑龙江的风雪征程。他们像一串串的蚂蚱,被拴在这根绳上,又被分散开来,安插在千里驿道上的各处台站,传送军情,运送粮草,接待官兵,开荒种地。他们既是反侵略战争的参与者,又是一群死心塌地过日子的特殊性农民;既是兵部管理的旗人,又是刑部管理的罪犯。然而,他们是兵,却手无寸铁,是农民又限制农耕。这些被清廷流放至黑龙江移民的站人们,其为受了吴三桂一个人命运的影响,而影响了一群人的命运,而一群人的命运又影响了一个民族乃至一个国家的命运。这批曾经牵动中国命运的三藩兵将,最终成了大清守边的站人,这些被终生以至世代职业化的叛乱者,最终成了中华民族国土完整,祖国边疆稳定繁荣的建功立业者,中华民族一群默默无闻的英雄。昔日的流水落花,生成了片片绿叶,保护了边疆的水土免流失,改变了自己荒凉的人生。   走进《神驰嫩江驿站》,让我从无知到有知。让我懂得了什么叫“烽火狼烟,”明了一段站人们的祖先从被清廷流放,带着“家仇国恨”一路经历着从烟雨秀丽的江南至北方的冰天雪地冷酷的寒冬,历尽千辛万苦,祖先们克服重重困难,在荒无人烟的黑土地上生根,开花,结果!这就是我们站人的祖先,被移民的不可改写的血泪悲壮历史。先人们像耸立在于边陲的火山一样,在为中华民族效力的岗位上,让荒凉的人生不断长出新希望和绿色憧憬,造福子孙后代!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和母亲,范,董两家都是科洛的大户人家。在《神驰嫩江驿站》这部史书记载的墨尔根等战汉比丁册里,保留着伊拉哈,墨尔根,科洛,塔溪四个驿站,每一户只有户主一人的记录,在那里,我看到了科洛站一户,祖父范长元的名字。那时,由于父亲已去逝多年,大伯,二伯和曾祖父的名字无法知之和确认。   我家是1950年,由于工作需要,父亲由科洛迁到嫩江县城,我是1953年生于嫩江。直到1969年文化大革命期间,那时,我正初中毕业,响应了毛主席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伟大号召,大姐当时在嫩江县缫丝厂当学徒工,我们全家随父插队落户到科洛乡,踏上了祖先们曾战斗和生活的家乡热土,心中无限感慨!   光阴流逝,五十年过去了,回想起来感慨万千!我在下乡的这片热土上,在先人们曾战斗和生活过的家园里,在农村这个广袤无垠的天地里,接受了贫下中农再教育。经历过五年的春夏秋冬,酷暑严寒,汗洒青春年华,家乡的土地上,洒下了我辛勤的汗水,留下了我奋斗的足迹!由于我和贫下中农打成一片,吃苦耐劳,表现突出,1973年被公社推荐,上了黑河师范学校。大姐范玉贤也被推荐上了齐齐哈尔师范学校。二弟范玉志1979年底和四弟范玉强1981年都先后参军,保家卫国。二弟当兵时在山西太原,参加了当时的“中越自卫反击战”,在火线上经受了生与死的考验!二弟和四弟在部队这个大熔炉里,思想等各方面得到了锻炼和提高,由于表现突出,受到多次嘉奖!并先后转业,后来都走上了领导岗位。   如今,父母已先后去逝多年。我们姐弟几人在每年的清明节,七月十五和春节时,驱车去科洛乡后山的墓地祭奠父母与祖先。   当我们姐弟几人每次去祭奠父母与祖先,必经的这条宽敞笔直的古驿五站---科洛(黑嫩公路)时,仿佛历经三百多年前先人们那些“三藩旧部”的大小兵将们在清廷的调遣下,携家带口,义无反顾地踏上永戍黑龙江风雪征程悲壮的历史画面,像电影一样,一幕一幕地展现在我的眼前。我的热血在这条古驿道上沸腾着!奔涌着!它将像夜空中的繁星,在我心中闪烁!                        如何治愈癫痫的发作郑州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哪家好武汉哪家医院看羊角风最好河南哪个癫痫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