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秦风秦韵 > 文章内容页

【平凡】剖石觅玉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秦风秦韵
前一阵子,我在网上搜索了一部免费的阅读作品,路遥的《平凡的世界》。这部书很早就听说过,只是没有读,近一段时间很少读东西,读不进去。不过这本《平凡的世界》,却读了还想读,一口气就读了三分之一。在读到第二十二章的时候,突然冒出了一段与《平凡的世界》内容毫不相干的篇幅,这段不知哪里来的篇幅,却读的我泪如雨下、愁肠百结。   大西北知青吴月琴,父亲“畏罪自杀”,母亲含恨身亡,同来的二十几个知青也都相继返城,有的参了军,有的参加了工作,还有的考上了大学,唯剩下吴月琴还在这穷乡僻壤生活。吴月琴在这地方一待就是六年,这六年里,她不卑不亢,我行我素,因此遭来了诸多非议。   在一般人的眼里,像吴月琴这样的身份,就应该活的小心翼翼,没有锋芒,没有棱角,奔跑在领导的鞍前马后,任意飘泊……可是吴月琴却偏没有那样,她不但没有像人们想象的那样生活,而且还活的很高调,她不仅唱起了流行歌,还穿上了自己用劳动布做的“喇叭裤”,就连母亲逝世的时候,她也没露出太多的悲伤。   吴月琴不论是唱还是闹腾,都是自己。她像一个大尾巴狼似的,昂着头,挺着胸,不关注身旁的人,也不关注身旁的物,就连遇见那个外号叫“黑煞神”的公社书记冯国斌,也是他说一句,她就应一句,他不说,她就昂着头走过去。吴月琴不合常规的举动,扰乱了乡村的宁静,乡亲们都认为她是在作孽,于是就从心里对她产生了鄙视,直到村子里的运生说出了一件事,才使人们对吴月琴产生了些许同情。   有一次,吴月琴唱着歌走向村子后面的深谷,运生看到后就悄悄地跟了过去,一是出于好奇,二是有些担心。运生跟到谷里,没敢靠近,躲在远处看着,吴月琴对着谷壁先是歇斯底里的唱,唱着唱着就嚎啕大哭起来,运生走上前把吴月琴叫回到自己的家里。运生的母亲知道了吴月琴的秘密,不由的老泪横流,从此,吴月琴在这遥远的陌处就有了亲人,有了妈妈与哥哥。   人们知道了吴月琴的秘密后就想,生活中人们用不同的方式来排泄自己的痛苦。有一种人是用眼泪排泄内心的痛苦,还有一种人是用狂歌乱舞来排泄内心的痛苦,吴月琴就是后一种人。村子里的人理解了吴月琴,就不鄙视她了,可是还谈不上喜欢,特别是冯国斌。   冯国斌是一个很正直的人,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歪风邪气,不管是民众还是大领导小干部,只要让他遇到就决不轻饶。所以,冯国斌在人们心中的威望很高。冯国斌还有一个毛病,就是有了错口头不改,而是用行动去改正。冯国斌对一切不合常规的行为深恶痛绝,所以他对吴月琴不仅是讨厌,甚至达到了敌视的程度。   这些不是来自吴月琴的父母,冯国斌知道,吴月琴的父母也许是被冤枉的好人。冯国斌是排斥吴月琴这个人,他认为吴月琴这个人缺点太多,身上有一股“资产阶级的味”,而且行为放浪,不懂人情世故,甚至怀疑吴月琴是否有正常的道德情操观念。后来听公社文书说,吴月琴不仅自己唱“黄色歌曲”,还教孩子们唱反动歌曲,就下决心整治她。   冯国斌把吴月琴叫到他的办公室狠狠地骂了一顿,骂过之后才知道,吴月琴是为了让孩子们学好英语,自编了几首英文歌曲,她自己唱的也是外国名曲,都不是什么“黄曲子”。吴月琴还一再要求不要让她离开孩子们,她爱孩子,爱教书。   训过吴月琴没多久,冯国斌就倒了霉,被打成了“走资派”。就在这关键的时候,他又听文书说吴月琴生活作风败坏,与村民运生鬼混。冯国斌有些不相信,他感觉吴月琴还没有放浪到那个程度,但也有些怕,若真是那样,这个女孩子就彻底毁了。冯国斌不放心,他要在他走之前把吴月琴的事处理好。当冯国斌踏进吴月琴的小院,正碰上吴月琴在向运生表白,她泪流满面地说她在这里就运生母子两个亲人,她不嫌运生穷,不嫌运生没有文化。运生哽咽着拒绝,他说吴月琴应该回到大城市,那里才是她展示歌,展示舞,展示琴,展示知识的地方,跟着自己就把吴月琴毁了。运生还说,吴月琴若是跟了他正好给了人家话柄,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吴月琴说她的表现不好,没有机会回城市了,说完就嘤嘤地哭个不停。听到这些,冯国斌才感到自己上了文书的当,才感到吴月琴是那样的无助,才感到他们两个是那样的纯真无邪。   冯国斌甩掉老泪,连夜进了城,找到他的老领导,向老领导要了一个“地区师范学校”指标。老领导笑他真是个怪人,都到这一步了还有心管别人的事情,冯国斌不理他,拿着指标就走。回到家里,冯国斌找到吴月琴,把指标给她,谁知道吴月琴死活不要,她说她不能让书记罪上加罪,她说她要自己考上大学。冯国斌无语,他想,多么好的孩子啊!可惜自己发现的太晚了。后来,吴月琴考上了一所名牌的理工科大学。   吴月琴是幸运的,她虽然被陈旧的世俗所包裹,被孤陋的环境所包裹,被单纯不善于表现的自己所包裹,她却遇上了真诚的运生和正直的冯国斌,若不是遇上了这两个好人,她会被永远的埋葬在这个黄土高坡,她会被当作一枚普通的石子让一千只泥巴脚踩在上面。   这种现象不光是路遥的小说里有,我们的生活里也处处可见,就看你是否能慧眼识珠,即是能慧眼识珠,还要看你是否有伯乐对马的一片爱心,你要是没有爱马之心,而是像我们邻居的区长那样,那么,什么样的美玉也见不到天日了。   刚参加工作的少伟,被分到了井下掘进区。井下的环境不像地面那样畅阔平坦,工作面更是狭窄,掘进工作面虽然相对好一些,但是对于少伟来说仍是不适。少伟一米八三的个子,二百来斤的体重,站在那里像一座铁塔,坐在那里则像一座小山,这样的体型,在如此狭窄的环境中,很不容易使展开,所以干起活来就显得笨拙。   有一天,这个区队的头号区长下井巡查,看到少伟笨拙的样子就骂了起来。少伟哪见过这个场面,他出生在书香门第,从小就受书香薰染,他不爱骂人,也听不得别人骂人,他不能容忍别人骂他,更不能容忍骂他娘,他就上前和区长理论,问区长怎么骂人。他的区长说井下就是这么个环境,谁想骂就骂,不论为什么。少伟却说你们想怎么骂就怎么骂,就是不要骂我。区长说我就骂你了怎么着?听到区长一再地骂他,少伟火了,一拳头把区长打倒在地。鲁达怒打镇关西,惹下了杀身之祸。而少伟怒打一号,惹下了做苦力之灾。从此以后,少伟就没有穿过合脚的鞋,好在少伟不怕吃苦。   少伟从小聪敏过人,什么东西一看就会,特别是无线电,无师自通。少伟虽然知识丰厚,却没有机会踏入大学门,出于种种原因而下了井。下了井也不是没有用武之地,矿上的技术活多的是,区队的技术活也多的是,怪就怪少伟惹了区长。也许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少伟的一号并不是不了解少伟,他早就知道少伟是个“百事通”,有不少人向他推荐少伟,可他却不是宰相,自然也没有宰相的肚量。可是,他不用却有人用。   矿上要改造通风设施,需要精通无线电的人来引领,可是懂无线电的人还有些,要说精通却谈不上,于是有人就推荐了少伟,矿总工程师一个电话把少伟调到了矿上,调到了技术科。不过少伟也真争气,他除了指导通风,还兼学其他,跟着总工程师学会了全面的矿井技术。   天生万物,皆有所长,皆有所短。有的把亮点展现在你的面前,有的把亮点隐藏在你的背后,展现在你面前的你不用费力,直接欣赏就行了,而隐藏在你背后的就需要你转过身子看了。鸟儿歌唱,我们听到了它声音的优美。花儿绽放,我们看到了它颜色的靓丽。轻风划过,我们感到了它水一样的温柔。白雪飘落,我们看到了它袅娜的舞姿。而那些扎手的毛栗子,还需要你去除外壳才能尝到它的甜美。而那些丑陋的核桃,还需要你砸破它的外壳才能尝到它的醇香。   每回去商厦的时候,我都会碰到好多讨饭的,尽管他们花样百出,我却都不给钱,唯有一个七八十岁的老翁,我每回都给。人们不解的问我为什么,我说尽管我知道现在讨饭的都是些骗子,可是我还是给他。我只所以给他,是看重他那么大年纪了,不在家里让儿女们养老,却自己跑到外面风餐露宿的骗人。虽然他也是个骗子,这样的骗子可敬,他虽然吃得红光满面,他吃的是他自己挣的,没有向儿女伸手。这里,我并不是说向儿女伸手的老人就不是好老人,赡养老人是中华儿女的美德。   剖石觅玉,教育工作者应是雕琢的工匠,家长应是雕琢的金钢,我们的校园好似一个大作坊,我们的家庭就好似一个小作坊,学子们则像一块块五花八门的玉石原石。成不成玉,则看老师的眼和家长的手,或着是家长的眼和老师的手。老师们不要因为哪个学生会表现就认为他是块美玉,哪个学生不会表现就认为他是块石头。家长们更不要因为哪个孩子会叫就多给他奶吃,哪个孩子不叫就认为他不饿。   美国杰出的科学家、发明家爱迪生,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被各个公立学校拒之门外,理由是爱迪生问老师为什么二加二等于四,显然他是一个笨孩子。爱迪生的母亲南希不那样认为,她认为儿子是聪明的,认为他有超常的思维,于是便把爱迪生领回家去自己教。南希给儿子讲罗马帝国的盛衰,讲英国的演变;教他念文学名著。以后,又让他读电学家拉法弟的著作,使他增加了不少电学知识。南希看到儿子兴趣在物理、化学方面,便买了本《派克科学读本》,这里面讲了许多物理和化学实验,有简要说明和详细插图。爱迪生一看就入了迷,凡能做的实验,都要去做一做,做不成不罢休。后来,他终于成为一名发明家。   世间还有多少美玉包裹在石头里,旷野还有多少千里马飞翔在云雾里,好希望我有不拘一格的慧眼,剖尽天下未剖之原石。好希望我有伯乐对马的一片爱心,使千里马不再流离。 癫痫病最新的检查有哪些陕西哪个医院治癫痫病专业小孩子癫痫病该如何护理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比较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