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墨香】小表妹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灵异小说
摘要:小表妹呀,这个冬天,你一别就去了那么远!永远也见不到你了,永远是个什么概念?不知道。天边有时是咫尺,咫尺却似乎隔着一条河。表妹呀,此时你在河中,我却在彼岸! 驱车前往老家看望姑姑,一路上看到的全是些陌生的景色。一些建筑都和几年前大不一样了,几乎已经认不出哪是哪了。车子顺着高速公路急速地行驶着,一排排的小树,一片片的田野都被飞速行驶的车落在了后面。两个小时之后我赶到了姑姑家。   姑姑家也搬到了新建的村子里,再也不是原来村子的模样了。我的心里不由泛起一阵忧伤:我儿时的那些记忆都跟那个村庄有关。现在的新村尽管很时尚,但是却从没有留下我的任何足迹,我无论如何爱不起来。   几个表妹都从自己家赶来了,我看到唯独缺少了小表妹。我刚想问问小表妹怎么没来?表弟把我拉到一边悄悄地告诉我说:“你小表妹去世了,你姑姑还不知道,千万不要说出来。”我心中有一种痛在蔓延:她那么年轻、那么要强,怎么突然就去世了呢?瞬间,寒冷涌遍全身。似乎风儿以一种飞翔的姿态,吹遍了山谷,吹过小村的每个角落。滴落在心中的雨,以一种缠绵的思绪,淋湿心空,牵扯树上的枝枝叶叶。寒冷的冬天,芳华不在,枯叶满地。落日在书页中零落,清浅的文字也难描一缕冬韵。   我和表弟到隔壁去了,我问表弟小表妹的事情。表弟说:“她呀,太好强了。整天就知道挣钱,把身体都搞坏了,累出了一身的病,说走就走了。”我真想对小表妹说:“你真傻呀!虽说没钱不行,但是自己的生命要比钱重要得多呀!”可是我和谁去说?谁又能让时间倒流?一切为时已晚!我心情沉重地回到了姑姑的屋里。姑姑的眼睛不太好,看不太清楚了。她絮絮叨叨地跟我说起小表妹不来看她,话里带着埋怨和惦记。可怜的姑姑呀,你怎么会想到你那宝贝女儿已经再也回不来了呀?   我忍不住忧伤的眼泪走到院子里,这个院子再也不是原来那个院子了,既感到陌生又感到荒凉!很想回到姑姑家原来的院子。那是一个很大的院子,大门口有个猪圈,有三间北屋两间西屋,东屋是厨房。朦胧中,我好像又回到了那个院子,我们围坐在那个小桌子前吃饭;忽而又将一段又一段的故事串联起来。   小表妹是姑姑家最小的女孩,小的时候我回老家时常在姑姑家住着,因此对表妹很熟悉。还记得小表妹儿时很可爱,别人跟她说话的时候她总是那么腼腆,有人看她时她也只对人家腼腆的笑笑,不说话,就是吃饭也是很文雅的样子。   有时,我们会背着筐去拔草,在庄稼地里跑来跑去。我因为在城市长大不太会干农活,小表妹就教我怎么干。有一次,我们掐谷子,我手里拿着那个小刀不知道怎么用,小表妹就教我怎么用那个小刀。其实人家不管那个叫小刀,只是我不知道名字,只能把它叫小刀了。在小表妹的指导下我很快就学会了。当我把一穗一穗的谷子掐下来时,感到一种难言的快乐。   后来我上学了,也就很少回老家了。农村的女孩恋爱都早,表妹在二十来岁的时候和一个同村小男孩谈起了恋爱。那个小男孩我还认识,他就住在姑姑家隔壁。记得那个小男孩小的时候鼻子总也擦不干净,还爱吸溜鼻子,想想就好玩。表妹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爱上也是无可非议。但是,姑姑、姑父都嫌男孩家条件不好而不同意。   那时小表妹跑到我家来,想让我爸爸劝劝姑姑同意他们的婚事。我看到,表妹已经出落成大姑娘了,她梳着两条不太粗的小辫,脸上却带着与她的年龄不相符的愁容和埋怨。爸爸答应了表妹,她很高兴的回家了。   后来,爸爸终于做通了姑姑的工作,两个人如愿结婚了。我虽然没有回去参加表妹的婚礼,但是我能够想象出表妹幸福的样子:一定又是在众人面前腼腆的微笑着。结婚后两个人就开始到外地做生意,听说是在武汉。刚开始听说时我还不相信,表妹那么腼腆还能到大城市去做生意?出乎我的预料之外,表妹的生意做得还很好,听说赚了很多钱。   记得表妹从武汉回来的时候曾经到过我家,那时的表妹已经是一个小孩的妈妈了。她爱说爱笑,再也不是那个腼腆的小女孩了。我想生意场真是锻炼人呀!是呀,表妹骨子里有一种进取心,好强不服输。想来这就是表妹生意成功的秘诀吧。   钱挣得差不多了,表妹就回到了姑姑身边。她还是蛮孝顺的,总是给姑姑钱,还给姑姑买吃的,姑姑提起表妹也总是赞不绝口。   这次表妹去世,谁都没敢告诉姑姑,因为怕她承受不了。白发人送黑发人那是什么滋味想都想象的出来。但是姑姑总是在问:“小四怎么这么长时间也不来看我呀?”表弟总是骗姑姑说:“去远处做生意了,这不是又给你捎回钱来了吗?”姑姑说:“光捎钱来有什么用呀?告诉她有时间回来一趟,我想她了。”表弟答应着,可是表弟怎么把信捎给表妹呢?   这个夜晚,夜空阑静,拈一指思念,轻敲键盘,与解不开的情结,诉淡淡的情愫,化成一篇清悠的文字。夜,因月不再空茫。月,因夜而格外皎洁。表妹的音容笑貌总是在我眼前出现,她小时那种见到人就害羞的样子还是那样清晰,那副腼腆的笑容依然出现在我的眼前。往事如昨,可是却永远也见不到表妹了。我仰望满天繁星,据说一个人死了就会成为天上的星星,可是属于表妹的那颗星星在哪儿?   我的心被忧伤撩拨着,想起那句:“一片冷香惟有梦,十分清瘦更无诗。”月光下,黯然无语。星空下,独自孤寂。只是表妹,当初和你在一起时的种种快乐留在脑海挥之不去,只是你腼腆的笑容挥之不去,只是你倔强的性格挥之不去!   小表妹呀,这个冬天,你一别就去了那么远!永远也不能相见,永远是个什么概念?不知道。天边有时是咫尺,咫尺却似乎隔着一条河。表妹呀,此时你在河中,我却在彼岸!   夜晚的冬,飘过一首忧伤的歌,在这首歌里,我泪流满面。表妹,你用尽自己的生命走过人生,舞过生命的航程,只愿你在那边能够幸福! 北京癫痫病医院有什么新的治疗方法奥卡西平癫痫病怎么治疗效果好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是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