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句子大全 > 文章内容页

【丹枫】奶奶说话特别暖人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句子大全
无<河南专治癫痫病的医院有哪几家/font>破坏: 阅读:577发表时间:2018-10-16 14:00:06


   在我老家射阳县陈洋东湾茆氏老五房大家庭中,能说会道者不乏其人。就说我祖辈的奶奶中,我印象最深的,也是能够得到大家共认的,还数老长房的陈氏七奶奶、金氏六奶奶和老四房张氏我的奶奶。
   我的记忆中,七奶奶在与人闲谈拉呱中,一定会不时夹杂着大量的乡村俗语、俚语和张口即来的歇后语,诙谐幽默,风趣生动,有时让人捧腹大笑,有时让人回味良久;六奶奶说话,也是新鲜活泼,而且妙语连珠……可惜的是,能经常听到这两位奶奶说话时,我的年岁尚小不记事,长大后我又离开了老家,所以两位叔祖母说的话,现在很少记得精彩原句了。
   我的奶奶,刚到九十岁时就离开了我们,距今虽然二十四年了,但奶奶的音容笑貌,就像镌刻在我的脑海中似的,印象非常深刻,真是音容宛在!我的奶奶说话富有特色,她给族人、给街坊邻居、给晚辈留下的深刻印象就是特别暖人。
   奶奶的性格非常温和,总是面带微笑,说话慢声慢语,语调不高不低,在我记事到她老人家去世的二十多年中,我听了奶奶说了许许多多话,但我没听过奶奶说过一句抱怨话,没听到说过一句责难话,没听到说过一句骂人话,也没听过奶奶说过一句秽语脏话,更没听过见过奶奶与谁吵过一次架!吃的所有饭菜,不管别人说是否好吃,反正奶奶是从来不说“不好吃”三个字,“好吃!透鲜!”等夸赞各种食物的话语,总是挂在她老人家的嘴边;不管什么样的人,也不管别人如何议论是非短长,奶奶或是笑而不语,或是对其就长避短,夸赞一番!因而,奶奶与他人相处,从无是非纠葛,只有和谐温馨。
   我的祖父,做事十分严贵阳专业癫痫病医院?谨,做人十分严肃,我们很难看到他老人家的笑脸,让晚辈们都有点怕,而且脾气有时还比较暴躁。祖父一生的主业是做豆腐。每天当祖父卖完豆腐,挑着担子中午回到家时,祖父常常为一点不顺眼的事,发个小火骂上几句。奶奶听到,马上迎上来,欢欢喜喜地,再安慰几句,祖父立马气消如初。家人、邻居有时感到非解、好奇,我奶奶总是解释说:“爹爹没得事,只是进门气!”奶奶就这样礼让一辈子,两位老人什么矛盾吵架的事我都没听说过,更没有见过!
   记得在陈洋中学读书的四年中,我每星期都要拢奶奶家一两次。那时候,祖父母都已经七十多岁了,两位叔叔远在大丰工作,两位姑母也远嫁他乡,我父母家与祖父母家相距虽然只有二三里路,但中间隔了一条好大的地龙河,二老单过,所以在陈中读书的我及二哥,正常过几天都要去看望一次老人家。
   那时候生活条件与现在没法比,吃的是河里水(当时基本上没有什么污染),烧的是沟田草,我每次去奶奶家,拎水、抱草、打扫卫生等家务是必做的。那时祖父已经生病瘫在床上,平时都靠奶奶服侍,看到孙子来了,奶奶总是很高兴,总是笑不拢口。当听到我喊奶奶时,奶奶都会很快走到门口,总是笑着说:“啊呀!我家三孙子来了啊!”帮老人家每做一件事,奶奶都要说几遍“不要累伤了呀、快点歇歇!”等,每当听到这些关爱温暖的话语,我心里更加高兴,干活的劲头会更足!
   奶奶在夸赞孙子的同时,还要热饭菜给我吃。那时粮食很不充裕,我哪敢放开肚皮吃,奶奶总是笑眯眯地,像招待客人似的,和蔼可亲,一边看着孙子吃饭,一边不停地劝说:“饭多呢,放普里吃(方言,放开来全吃的意思)。”那时吃饭也没什么菜,老叔父母回来经常带些虾皮虾米什么的,与韮菜一炒,就特别下饭好吃。奶奶看到我菜吃的少时,又教我“筷子扁下来叉!”(方言,筷子放平夹,可以夹更多的菜)其实,在温饱不济的那个年代,劝人多吃饭菜,那是一个非常大方的举动,但这两句方言,正是奶奶经常讲的,后来也几乎成了我们茆氏一大家几代人作为待客的经典语录了!这也许就是我们能够热情好客优良家风的源头吧!
   奶奶说话,不仅不急不慢、温文尔雅、疼爱体贴,而且非常注意礼貌用语的细节,这是让我这个读了点书的孙子终身难忘、永记心头!
   奶奶无论与家人、与邻居、与来客,还是与生人说话,总是平平和和,温温暖暖,而且有始有终,不要说与平辈、子辈说话,就是与我们年岁还小的孙辈说话,奶奶都很客气,从不以老长辈自居。哪怕是告別打一个招呼,她老人家一定是最后一位收尾的人,有时哪怕只说上“噢!唉!”其中一个字,反正是她老人家收尾!
   奶奶说话,还有一个很好的习惯,这个恐怕是现在很少人能够做到的,就是对他人的称呼。除自己生养的儿女外,平时说话,奶奶都不直呼其名,就是她老人家的子孙晚辈也是一样。比如,称我母亲,早些时候,一口一个“我家大师娘”,母亲年岁大了以后,奶奶就顺着重孙辈称我母亲为“大奶奶”;对孙女、外孙女、重孙女,奶奶都非常喜欢,从不说“丫头、小丫头”,年岁小的称“姑娘”,长大了以后,就会顺着孙辈或重孙辈称“姐姐”;平时也不直接叫我的名字,而是一口一个“我家三孙子”;我的爱人姓袁,我们结婚时,奶奶已经八十四五岁了,那时奶奶已住我父母家好几年了。在我们婚后至奶奶过世前的几年里,我们每个星期都要回去看望奶奶和父母亲。要到家时,我一般都会冲在前边先向奶奶请安问候,奶奶听到我的声音,总是高兴地问“袁师傅家来没家呀?”我每每想起这个称呼,都要开心好一阵子。因为我爱人当医生,奶奶老是把“袁医师”说成“袁师傅”,每次说起这样称呼,都要让一家人疯笑一把。
   奶奶说话的佳话还有很多很多,我一时没法全表。这种温馨的话语,我每次听到、想起,都感到很有味、很舒服、很带劲,读书时很想读书,工作时很想干活。这恐怕就是语言的魅力、善言的正能量吧!
   什么叫文化?我想不一定念大学、读研、读博就真正有多少文化,那只能叫做知识!奶奶没读过书,年轻时只是在一个口碑很不错的大地主家做了几年针线活左乙拉西坦治治疗癫痫,可能受到一些古礼的熏陶,但我想与她老人家早期受到家风家教的良好滋养定有关联,更重要的是她老人家,一生坚持克己修身、涵养慈善,并以此高尚品德给家人子孙们做出了一以贯之的示范!
   正是因为我奶奶这样说话十分讲究,正是祖辈营造了这样的家庭文化巨大的软实力,我们茆氏农家这一房,才代代都能出大学生、出干部、出医生、出教师、出孝顺子孙、出各种人才!才各家得到兴旺、发达与幸福!
    古人曰:落其实者思其树,饮其流者怀其源。数十载岁月如箭如梭,但奶奶的话语永不忘怀,这就是我回忆奶奶说话的本来初心!
   祈愿天上的奶奶永远微笑!
     
   2017年11月7日

共 249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