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句子大全 > 文章内容页

【天涯“牡丹皇后杯”征文】千万富翁和洗脚女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句子大全
火车在奔跑,天漆黑漆黑的,不知道到哪里了。大奎歪着头靠在车窗上,迷迷糊糊的,他一会听到后面人喊:大奎快跑,一会听到女人的哭声。   火车突然停下,大奎一下惊醒,车厢里有人说旬阳站到了。   下一站是西安吧?“大奎一边擦着眼一边问对面座位的一个青年妇女。   “应该是的吧!”那个女人正在剥茶叶蛋,她的十指涂着漂亮的指甲油,她细声细气的回答。   大奎忙着收拾还剩一小瓶的矿泉水,和一个没吃完的馒头。那个女人默默的望着,眼神带着一丝怜悯。大奎感觉到了,有点不好意思但装着什么都没看见。   “你去西安是做生意还是投亲戚呢?”她温和的问。   大奎苦涩的笑了一下说:“做活。”   “做什么工作呢?”女人继续问。   “唉,说不好。”大奎的眼睛一片茫然。   “我是开足疗店的,我那里正好缺一个打杂的,你要是乐意就到我那里去干。”女人说得很认真。   大奎一听可乐了,正想说好,忽然又警惕起来,他听在广东打工的朋友说过,好多足疗店有鸡和鸭子,他抬头看看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虽然四十出头还是这么健壮,他有点小小的自豪。可他从没出过远门,心想她那真要缺个人手干活倒真想去,可他不敢,要是被骗去做了鸭子可怎么办?   “我西安有朋友,工作找好了,谢谢你!”大奎低着头不敢看她的脸。他闻到了她身上的香水味,这是桂花香,让他想到自家院子的桂花树,他轻轻地吸了下鼻子。   车子很快到了西安站,女人站起身,去够货架上的皮箱,大奎忙站起来,他一米七八的个头,毫不费力的拿下皮箱,女人连说谢谢。   他们一起走出车箱,在过地道时,她问大奎叫什么名字。   “刘军生”大奎沉默一会说。   你要是有困难就来找我,听你口音是鄂州人,我是襄阳的。然后在皮包里拿出一张名片放在大奎手上,这名片也带着好闻的香味,大奎有点着迷了,但很快清醒过来。   他们在出站口分别,她向他摇了摇手就上了三轮车。   西安的夜晚灯火辉煌,招揽生意的人都亮着嗓门,有的人手里拿着牌牌,住宿的、坐车的,他们都在争抢生意。   一个年轻女子走近大奎,甜甜的说:“大哥住店吗?”我那里条件很好,服务周到。   大奎听到服务两个字很是警惕,他摸了摸口袋里的三百元,向她摇摇头快步离去,他不敢说话,不敢让她知道他是外地人。他听到那个女人在背后喊;"乡巴佬“。他恨不得大骂一声“你妈的X”但还是忍住了。他知道那些人都有一帮人,他惹不起。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在口袋摸出那张名片狠狠的扔在地上,看着干净的地面,又把名片捡起来,放进了路边的垃圾桶。   走着走着看车少了,人也少了,他放下包坐在路边的一个石凳上,感觉又饿又累,他在包里翻出那小半瓶水,咕噜噜一下喝个精光,然后把瓶子再放进包里,他想瓶子还有用处。   要是那个女的不提服务,要是房价不高,他打算先住一晚的,眼下,这一夜真不知在哪过。   正值秋天,夜晚有点凉,他就穿一个夹克衫,他在包里拿出一件厚上衣套上,然后又往回走,他决定在火车站广场上找个地方倒一夜,那里人多,有警察巡逻,安全。   已近半夜,广场上依然人声喧哗,有几夜没睡好了,实在太困了,他用包枕头,一只手摸着裤子口袋,沉沉睡去。   “大奎,快跑!”大奎一下惊醒。原来是在做梦,这几天只要一睡着就会做这样的梦。   天已微微亮,广场上的长椅都睡满了旅客,也有乞丐。大奎昨晚也占了一条长椅,不管怎样也算睡了一个好觉,而且还省去了一点钞票,大奎心里有点美美的感觉。   在车站附近的一家早餐店喝碗稀饭,再把包里的半个馒头吃了,他还想吃个鸡蛋或馒头,但想想还是打消了念头,摸出一元钱买了单后,背着大帆布包往市区走去。   在一家饭店前大奎停了下来,他看到上面有招工牌子,上面写着:招男工若干名,年龄在四十左右,肯吃苦耐劳,工资在一千八至两千左右。”大奎想先找份工作再说,可他却又有点难为情,这可是第一次出门找工作。他鼓起勇气走进大堂,用半生熟的普通话跟大堂经理交谈,大堂经理是个漂亮的女孩,她说话斯斯文文,说如果大奎想干的话明天就可以来上班,只是酒店不提供住宿,包吃两顿,另外要交五百元现金,大奎听到这愣了,摸摸口袋仅有的三百元,他只有悻悻的离去,他不好意思说没钱交押金,就说回去考虑一下再说,大堂经理客气的说好吧。   大奎一连问了几家招工的店铺,可不是工资低就是没地方住,他有些泄气了,可转念一想有了新主意,他决定去租个便宜房子住下再说,于是又有了劲头,大踏步往郊区走去,他听别人说那里房子便宜。   好不容易找到一间八十元一月的小房子,只是有点简陋,墙壁黑乎乎的,窗子上的玻璃也掉了一大块,上面安着一个纸板,跟家里的房子对比,还不如自家的茅房呢。想到家,他想到他的女人、孩子、母亲,还有他的石粉厂。他无比伤感。   房子租好后,他买些日用品和砌刀、卷尺,因为走得急,好多东西没带,然后又买了三箱北京方便面,一袋只要几毛的,反正坏不了,吃住必须有保障。   第二天一早,泡包面吃后再去找工作,他听邻居一小伙说做小工的工资比较高,虽然苦点可比在店铺打杂强,以前他学过瓦工,也会做,后来成家后就去承包一个石粉厂,生意也不错的,没想到后来自己会背井离乡出来谋生。   在离市区不远的一个建筑工地大奎停了下来,他在左边口袋陶出一合红金龙,这是他刚才特地买的,他本来吃烟,可他出门后就没不打算抽了,烟瘾难熬,实在湛江有哪些能治癫痫病的医院熬不住就买了盒两元的偶而抽根过过瘾,他抽出一根红金龙递给正在干活的一个中年汉子,问他这里要不要人做活,汉子接过烟,瞅了他一眼,问他会做大工不,大奎连忙说会,不过有好几年没做了。   这时一个老板模样的人走了过来,汉子对他喊:“张老板,这个兄弟问你还要人不?”   大奎迎了上去,一边递根红金龙给老板一边说:“老板,我会做瓦工,只是搁下几年没做了,你让我先做做看,觉治好癫痫得花多少钱?得可以就留,不行就走人。”   老板接过烟,看了一眼,还是接过大奎的火抽了。他用西安话说:“我这是要人,可大工只有六十元一天,小工四十。”   大奎听别人说大工都是八十,小工六十,他这是少二十元一天,他觉得划不来,可想想要是自己做得好说不定老板会加点呢,他相信世上没有黑心人,他思索一会对老板说:“没问题,我现在就干怎样?”   “行,那你就先跟余师傅一起做吧。”张老板指着那汉子说。   那汉子抬起头,抹了把汗对大奎说:“张老板人很好的,只要干得好他不会让我们吃亏的。”   老板说工地现在是初步工程,还没有住的,工人都是自己租屋,大奎说他租了房子,老板问在哪,大奎说就在附件村庒,老板说有几个工人都在那租的屋,那里离工地不远,挺方便。   老板走后,余师傅悄悄对大奎说,我们租的房子老板都要报销的,到时候他要不报你就说,如果你干得好,他要想法留你。   “唉!随便吧,每月也就几十元,多干天就是,他们都是做一天工得一天工。   一晃一个多月过去,这天下班时,余老板来到大奎面前,说:“大奎,晚上跟我去吃饭,请你泡脚。”   大奎一听可愣了,没想到老板这么大方。恭敬不如从命,下班后洗把手就上了老板的小车。   在一家菜馆他们点了四菜一汤,这四个菜都是大奎爱吃的,再看看这几个菜都是家乡菜,他心里明白了老板的苦心,心里暖暖的。他举起杯:“老板,大奎敬你一杯,谢谢你一直的照顾。”   “哪里哪里,以后别喊我老板,就叫我兄弟吧,你是我招的工人中最肯吃苦的一个,没有你我的工程进展也没这么快,来,为我们的相识干杯。”余老板举起杯子。   “以后有什么困难直接说。”老板给大奎夹一块红烧肉。这可是大奎最爱吃的。   “我想给家里寄点钱。”大奎嗫嚅着说。   “没问题,按八十元一天算,给你支两个月工资。”   “不,不,我就干一个月多点,就支一个月的吧。”大奎没想到老板竟然把工资涨了这么多。   余老板在皮包里拿出一叠钞票,说:“这是五千元,你先拿去。”   大奎接过钱不胜感激。饭后,他们去了一家足疗店,到了门口,大奎说:“我不做脚,我陪你。”   “嘿,你小子,做个脚怎么了,我请你。”   那我不要其他服务,就做个脚。”   “哈哈,你以为足疗店都是那种地方啊,这可是正正规规的足疗店。”   这时,足疗店的老板娘连忙过来打招呼:“余老板好久没来了,欢迎欢迎。”   “小梅,给余老板泡脚。”老板娘喊。   大奎看到老板娘时,心里噔的一下,这不是火车上的那个女人么!   老板娘也认出了他,她瞪大眼睛差点没喊出声。   “来了。”一给叫小梅的端盆洗脚水来到余老板跟前。   “把鞋子脱了。”余老板对大奎说。   “哦,哦”大奎连忙答应。   叫别人给自己洗脚,大奎可真没有过,他没法只有脱掉鞋子。他对老板娘说:“我自己洗吧!”   “光洗不行,还要修脚按摩呢。”老板娘笑盈盈地说。然后她去端盆水自己弯下了腰。   老板娘给大奎洗脚,余老板眼睛看直了,他来过多少回了,她可从没给他洗过。他想大奎这小子可真有福。他收回目光,怕他们不好意思。   没想到在这里碰到她,没想到足疗店是这么正规,大奎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喜悦。她给他洗脚,按脚,手指那么温柔,他有种幸福感心里也很很感动,他看到店里很忙,心想有空就来帮帮她。   按脚可真舒服,大奎这辈子第一次得到这种享受。临走时,老板娘把他们送到车跟前,他对大奎说我叫苏月红,以后你叫我小苏吧,有空来玩。大奎满口答应。   第二天中午,趁一个多小时的休息时间,大奎把钱寄回了家。他拼命干活,他要让家人过上好日子。   天下雨没事,大奎坐公交车去了足疗店,月红看到他很高兴,连忙倒茶,大奎连说不渴不必倒茶,他说在家没事,来帮帮月红,月红连说谢谢,她说你自己干活挺累没事应该歇歇,说这里不忙,叫他玩玩,中午在这吃饭。大奎是闲不住的人,他帮忙烧水端洗脚水倒洗脚水,月红看在眼里,充满感觉。   以后只要没事大奎就去月红店帮忙,月红也是有情有义的人,每次大奎去,总要做几个好吃的小菜,还要亲自给大奎免费按个脚回家。大奎把她当小妹看,月红呢,在心里把他既当大哥也当朋友。   下步工程是粉刷,老板因为几个工地,他说粉刷工作想包给大奎,大奎毫不犹豫的答应,老板问八万元行不行,大奎想了想,大家以为他肯定会说加一点,没想到他说:“我只要四万元。”大家大吃一惊,以为他说错了。   余师傅说:“大奎,你是不是说十万元啊?”   “不,四万!”大奎响亮的回答。   张老板轻轻的拍下大奎的肩膀,说,好,那就包给你。   人群中有人在嘟囔,说大奎真傻。   自从把活承包下来后,大奎没空再去月红店,月红捎信张老板叫大奎去玩,大奎叫张老板带信给月红,说活忙好了去玩。一个月后,粉刷完工,大奎把工人工资一发还挣了几千元,按自己做工工资算,每天还多二十元,他很自足。晚上他去了月红店,买了一瓶酒还有牛肉,月红看见他后喜不自禁,忙放下活陪他说话。   饭后,大奎陶出一百元,说今天他要做个脚。   月红把钱塞回他口袋,有点生气的说:“你跟妹子见外了吧。”   大奎笑笑。月红给大奎做完脚后,说想去公园逛逛,叫小梅看店。大奎到西安后,还没去过公园,他也想去走走,就跟月红去了。   一路上他们谈了很多,月红告诉他,自己年幼失去父母,就一个哥哥在二十多岁死于车祸,她那时才二十岁,拿着车主赔偿的钱安葬了哥哥,剩下的钱她带着来到西安开了足疗店,她自己原来在家是在足疗店打工的,她不想一个人呆在家乡,她害怕过节总是孤身一人,她谈了两次对象都失败了,对爱情她已失去信心。她要大奎讲讲他的事,大奎欲言又止,说总有一天会告诉她,现在不想说,不过他声名他是有家庭,有老婆孩子的人。   武汉癫痫病的急救 月红听后凄然一笑,说:“嫂子真幸福,找到你。   “唉"她跟我受苦了,都是命啊!大奎长叹。   年罢,张老板直接交给大奎一个工程,是两百多万的工程,大奎简直不敢相信,他拿着合同书高兴得想飞起来,把预算一打最低能挣个四十多万,大奎想等挣到钱后要好好感谢张老板。   因为大奎为人不错,工人都愿意跟他干,人手不够大奎又去人才市场招了几个大工和小工,十天之后,工程轰轰烈烈的开始了。   大奎虽然当了老板,他可没闲着,自己还象原来一样干活,甚至最苦的活他自己带头做,大家看在眼里,从大老板到工人,个个对他肃然起敬。 共 704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