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流云】我的村庄_1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纪实文学
摘要:村庄的变迁、消褪,直至消失,仿佛是必然,就如同人生一样。时光总是不断流转,风景总是不断变换,无需感叹,却又伤感。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在山头,红红的,无比灿烂,即使是在冬日,也显得温暖,这座四面环山的村庄,承载了一代又一代人的记忆,一直生生不息,生机勃发。   然而,它正在消失,老人们慢慢的走了,去了遥远的天国,年轻的人们,进城了,住进了高楼大厦。我的家,也在这座村庄,我想,或许这是最后一次了,最后一次在乡村过年,最后一次在这里居住,感受这座村庄的静谧、喧嚣、平和和美好。所以,我想提起笔,写一写这里的人们,这里的故事,关于我,关于勤劳的父辈,关于那些慈爱却又饱经风霜、饱受疾苦的老人们。   很多年来,我一直在外求学,看惯了城市的璀璨灯火、车水马龙,偶尔回家,会觉得这里太过安静,太过寂寥了。可每当我登高远望,我看着山林环绕、青松遒劲,又有一种远离世俗、清净自然之感。这里春夏秋冬,四季分明。春日,有几分料峭之寒,人们忙着翻地播种,间或会刮几场大风,夹杂着沙土,走在路上,很容易就眯了眼。夏日,便是一望无际的绿,山是绿的,草是绿的,田野里的庄稼也是绿的,微风吹过,卷起层层绿色波浪,最是撩人。秋天的时候,除了远处四季常青的松树,便是黄橙橙的一片,人们开始忙着收割、打场,会有碾碎的麦稞漫天飞舞,不经意间,你的头顶就会落满了草屑。对此,人们并不在意,仿佛它是一种丰收的仪式。冬日,冬日的村庄是极冷的,也是极静的。高挺的白杨早落光了叶子,光秃秃的立着,成群的麻雀飞来飞去,很是热闹。   只是,初冬时分,早已落雪,远山白皑皑的,人们也冷得不敢出门,窝在暖烘烘的家里。偶尔谁家的门前开了牌局,便有父辈会相聚打牌,声音很大,大的整个村子似乎也可以听得到。那些个婶婶们,便会到我家串门,闲话家常。坦白说,我很喜欢这样的串门,我可以听到很多有趣的事,可当笑料,也可引发深思。然而,这样的日子正在消褪,或许已接近尾声。因为下一个年头,我家也要进城了,那么此后,这座村庄便是真的沉静了,沉静在山林中,沉静在日出日落中,以及我的记忆中。   早上当我睁开朦胧的睡眼,扯开窗帘,透过窗户望出去,便一眼瞧见山头的阳光。我就知道该起床了,等我起床,太阳已经进了我家宽阔的院子,悄悄地爬进窗户,屋里顿时明亮起来。父亲,总喜欢在午后躺在客厅的沙发里看电视,偶尔睡着了,阳光照在他的身上,也不盖毯子,说是太阳暖着呢。是啊,太阳暖着呢,我所在的城市,出太阳是个稀奇事,可我的村庄,不出太阳反倒稀奇。昨晚,我刷牙的时候,妈妈无意间提起,邻居家那个太奶奶去世了,我有几分不敢相信。那个太奶奶,我有三年多未见了,听说她被大儿子接到新疆去了,没想到,三年后的今天我听到的竟是她的死讯。   记忆里,她很干练,总穿一身黑衣,洗的干干净净,小小的脚,走起路来却带风一般。七十多岁的时候,头发还未白,村里同岁的老人就属她干净利落。她总来我家的菜园摘菜,也喜欢和我妈妈唠嗑。妈妈常说,你别看她那么老了,头脑清着呢!每当我回家她总会笑着说:“洋学生回来了!”我很受用,仿佛自己真的是留洋回来了一般。小时候,她夸我眼睛大,长得可爱,后来她夸我学习好,再后来,我没见过她了,如今,她竟走了。妈妈说,晚年的她,有点痴呆了,但仍旧想着要魂归故里,所以从新疆回到这里,在这里安详离世了。她曾说,她这一生,受过苦,享过福,搭过飞机,坐过火车,也够了。可什么是够,什么是不够呢?我出门看了看,她家门上贴着的果然是黑纸白字的对联,原来,她果真去了。   我又想起了村外那条U型的山路,它横亘在两个小丘之间,底部是平坦的,像极了字母U,只是,那条路如今已被杂草覆盖。小时候,我总喜欢穿过那条路,到外公家去。于是外公编了一个吓人的故事吓唬我,不许一个人走那条路!往后,每当我去外公家时,我便要妈妈送我,妈妈站在这头一直看着我,等我到了那头,我便也就到了外公家的村口了。外公家的门前有一条河沟,宽宽的,冬日会结冰,我喜欢到那里滑冰。那个时候舅舅还没结婚,年轻帅气,很是疼爱我,为我做了一副冰车,我便每日都拉着小小的冰车去滑冰。   终于有一日,我摔掉了一颗前门牙,便再没去滑过冰。后来,我长大了,我也不知道冰车去哪里了。我只记得,每次从外公家回家,外公总会送我,然后也站在路的这头,告诉我,让我快点跑,等跑上了对面的坡,就告诉他:外公,我到了,你回去吧。我很是听话,转身就跑,飞快的跑下坡,穿过平坦的底部,再赶紧跑上对面的坡,回头看一眼路那头的外公,气喘吁吁的对外公大声喊:外公,你回去吧,我到了,喊一遍不行,要喊两三遍。然后外公说,好嘞!我就转身悠哉悠哉回家了。如今,路荒废了,修了新的水泥路,外公也老了,背驼了,发白了,跟不上我的脚步了,也不会再送我了。村外的那条路也只在记忆中了,伴着童年一起远去了。   夜晚的星空多亮啊,繁星遍布,如此澄澈的夜,在繁华的都市很难见到。曾有人问我,是否想到漠河去看星星,我笑而不语。现在想想,若要看星星,我何须千里迢迢跑去漠河,回家便可。然而,这样的夜,也不多了……幸运的是这样的夜我看过了。   村庄的变迁、消褪,直至消失,仿佛是必然,就如同人生一样。时光总是不断流转,风景总是不断变换,无需感叹,却又伤感。 北京治癫痫有效的是哪家癫痫病做手术西安哪家医院强长春治疗癫痫病医院哪里好江苏癫痫病的治疗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