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爱】莲叶碧,荷花红_1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激情小说
摘要:荷塘中,莲叶碧绿似翡翠;莲叶上,小荷尖尖似画笔;盛开的荷花,似昨夜美酒,笑醉红颜;柳枝迎风摆动,欲安抚我心,安抚我对亲人和故乡的爱之深、思之切。    进入三伏天,南方的天气格外闷热。火热的高温吞噬江南大片区域,室外活像大烤箱,空气中热浪滚滚,仿佛大自然决心要烤焦所有。小狗蒸得趴在地上,“呵呵呵”吐着舌头。蝉儿热得“唧唧、唧唧”口枯舌燥地叫喊,一阵接着一阵,不知疲倦。风儿太柔弱,经不住炙烤,早已逃得不知去向。人们似乎也热得蔫了,没有精神,躲在屋里午睡。就连对冷热耐受性强的我,眼皮也似乎沾上粘合剂,难以撑开往日的亮度。   面对这伏天的酷热,我心中渴望能有清凉避暑好去处。这天我正上中班,闲着无病人时,无意之间,点开微信,湖南诗人群里恰巧有一张图片,我被这张图片深深地吸引了。这是一张荷花的图片。只见,一片粉色的荷花花瓣飘在水中,花瓣像一只小船,在清澈见底的水面,划向荷塘的心海;每一滴晶莹的露珠,都写满花瓣对莲的心事,花瓣的离开,是爱莲、对莲的成全。荷叶的倒影映在水里,叶脉清晰可见。重叠的荷叶倒影和透光,显示出荷塘的茂盛。一个涟漪,由浅到深,无形中体现安静。“静水深流”的意境由然而生。   所谓“心静自然凉”。看到这张图片,我心中的燥热,立刻荡涤得无影无踪了。荷图所带来的清凉,激起我欲去赏荷的。一场说赏就赏的行动,计划第二天进行。   第二天清晨,清脆的鸟鸣划过树梢,从窗棂的缝隙穿透到我的耳朵,唱着一首催人早起的婉歌。我跳下床,撩起窗帘往外看,远处的电线上,数十只鸟儿正“一”字形排开在晨练。天空蓝得纯净,几朵白云飘逸,像湖水中倒映出悠然吃草的羊群,东边似乎微微泛起红润。我迅速洗漱,换上运动鞋,一阵慢跑,向驾校内的荷塘走去。   晨风带着荷香,远远地跑过来迎接我。青蛙也表现出十分热情,老远就在打着招呼。柳树更是有动作,它拂动绿色的衣袖,似乎准备呈上秀色可餐的早点。盛夏燥热不安的情绪,被这清晨荷塘降温,我的心轻松而舒缓。   荷塘三面被柳树环绕,另一面是一条青石小径,通往岸边的亭子。荷塘在柳树的怀抱中,安详恬静,似乎未从晨梦中醒来。柳树本是纤纤柔女子,可在荷塘身旁,却成了“女汉子”,不知荷花是不是柳树的女儿,不然怎会有“女本柔弱,为母则刚”的妙句?亭子由四根巨大的红圆柱支撑而成,亭台香榭、飞檐翘角。亭子小巧玲珑的别致、妙处横生的静谧,无不向观赏的人们展示出唯美。这是工匠的别出心裁的建筑,也是大自然普众生的恩赐。   小小荷塘,虽然没有“接天莲叶无穷碧”大家闺秀的气魄,但绝对有“翠盖佳人临水立”小家碧玉之情怀。满荷塘的莲叶,仰着碧绿的圆盘脸,在荷塘中露出慈祥的笑容。莲叶皮肤太滋润,脸上该是喷了爽肤水,空气流淌着一阵阵凉爽,滚动的露珠,是还没吸收的水分。荷花亭亭玉立,莲叶遮不住她想看看外面世界的心思,一枝枝探出头来,羞得满脸粉红。荷花的脸颊擦上乳液精华,一颗颗小水珠,就是喝饱水肌肤的“残留”。有的笑容如颦、有的含苞待放,有开放过数天的荷花,花颜失色,仓促间掉落头上的花瓣发夹,飘在水中。荷塘莲叶荷花拥挤,众多的荷花仙子,被碧翠的莲叶捧在手心,展示风彩,印证《洛神赋》中的“灼若芙蕖出绿波”。   望着荷塘的勃勃生机,仿佛唤醒我心底最深处的记忆,我的思绪就如同穿越了时空的隧道,又飘回到儿时的家乡。   家乡的小溪边,也有一处池塘,那是我儿时的乐园。每逢夏季,池塘里就开满了荷花。家乡人采莲叶盖酒坛、采荷花酿荷花露、采青莲当水果、采莲藕做菜肴,小孩子们常在荷塘里洗澡,每当弄湿了裤子时,就会摘下一片莲叶,挡在禁区遮羞。这些只是荷塘的趣事,而铭刻在我记忆深处的,还有与荷塘有关的两个人,那就是我的爷爷奶奶。   爷爷是一位私塾先生,学识渊博、德才兼备。他的教育方式如春雨温暖,润物无声。他以德服人,教化顽愚成大器。可是,就在他教书的颠峰状态时,爷爷作出与鲁迅相反的惊人决定:弃文从医。族人长辈的劝说,乡亲邻里学子的哀求,没有动摇爷爷学医的决心。   在爷爷看来,教私塾还有许多优秀私塾先生,而缺医少药的山村,在他学成后,将只有他一个医生。爷爷背井离乡,独自去南乡拜师学艺,三年之中,除了祖奶奶去世回家一次之外,每逢过年过节从没回家。三年中,师傅传授无数医学知识,见过无数的实际病例,最可贵的是,爷爷每夜誊抄医学名著,如《黄帝内经》《本草纲目》《濒湖脉诀》等。   早早出师的爷爷,回到了家乡行医,造福乡亲们。他所用的草药都是亲自上山采摘,所用膏药都是自己躬身熬制,行医之处,从不求回报,一个鸡蛋也可,一碗米饭也行。O型血的爷爷,遇到大失血的病人,就会用100毫升玻璃注射器抽血献给病人,他戏称自己是“万能供血者”,这是我最早见过的无偿献血,那时医疗落后,爷爷用自己的血,救过无数人,以至于他的左臂旧针眼结痂未掉,又添新针眼。   可即便是这样,还是解决不了乡村的贫困,每到夏天,面黄肌瘦、腹大如鼓的大头娃娃,总是络绎不绝,发烧退了又升,升了又退。有些乡亲不敢抱孩子抱回去,就在他家住下,以防抽筋时能找到爷爷。   晚上,爷爷便开始按排第二天的工作:闰儿奶奶,明天清晨去荷塘收集莲叶上的露珠,有两个孩子发烧要用,趁早上太阳未出来时,露珠多,就多收集点。闰儿提小木桶,跟着奶奶,帮奶奶收集露珠。爷爷自己,清早也去荷塘,采凋落荷花上的莲须,太阳未出时采的莲须,药效最佳。   奶奶的脚被裹成半成品,半大不小的,勉强能去田埂上劳作,便准备收集的小木桶(木桶有重量稳当)、长柄葫芦瓢、一根小竹棍。奶奶计划在岸上收集,避免下荷田,脚稳定性差。爷爷备好装莲须的竹篮和长柄钩子,打算把荷花钩过来,在岸上采摘莲须。因为前一天,为救“产后大出血”的妇女,接生员在爷爷身上抽了几百毫升血,输入患者身上,救了产妇的命。献血后体虚,禁忌受凉,所以他也准备不下水。   大清早,我被爷爷叫醒去荷塘。想起荷塘的好玩,我睡意全无,跳下床,赤脚跟着奶奶跑了。荷塘里,滚圆的露珠在莲叶上滴溜溜地转动,像个玩皮的孩子在捉迷藏,一不留行,露珠就滑入荷塘,跑得无影无踪,根本捕捉不到它的踪迹。我提着小木桶,一会儿捉蜻蜓,一会儿捉蝴蝶,就连小蚂蚁也遭殃,常常堆起石头,挡住它的去路。听到奶奶的叫唤,我才收回贪玩的心,赶紧跟过去。只见奶奶手持长柄葫芦瓢,一半塞到莲叶下面,另一只手,持前细长的竹子,撩起荷叶的另一边,让露珠滚落瓢中。荷塘里粉红的荷花,有的像一枝饱醮墨水的毛笔,用艳丽的色彩,向苍穹书空;有的像舞蹈的仙女,旋转着粉嫩的公主裙,金黄色的流梳,在微风中飘忽流淌。更有的荷花,脱去飘飘长裙,身着短装塑身的瑜伽服,显得非常清爽美丽。“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我想像是李白在这种意境下,妙手偶得。   奶奶用特制的工具,接着一片一片莲叶上的露珠,葫芦瓢里的水珠聚少成多,便倒入我手中的小木桶。在医药贫乏的山村,莲叶上的水珠,成了为孩子们清热消暑的甘露。望着荷塘成片的莲叶荷花在风中点头,我仿佛看奶奶也是莲花中的一朵,粉面玲珑、冰清玉洁,在晨风中舞动长袖,衣袂飘飘。   荷塘的另一边,刚凋落花瓣的莲蓬,爷爷挥动的长钩,把它钩过来,再取下金黄色的莲须。最近发烧的孩子较多,他准备多采几朵莲蓬的莲须。忽然,爷爷一脚踩空,扑通掉落荷塘。我赶紧跑过去,与随后赶来的奶奶,一起把爷爷拉扯上来。上岸后,只见他右手紧握莲须不放,看着药篮里莲须还才放心。   爷爷掉入荷塘浑身湿透。那晚,他开始发烧,高烧直续一个星期,唇干口焦、眼窝凹陷,全身关节脱接似的酸疼。爷爷每天服用汤药,终因献血体虚,无抵御外邪的能力而效果不佳。直到第八天才热退身安,可所有脚趾关节肿胀不退,数月后关节变形,落下痼疾。而接受莲叶露和莲子须治疗的孩子们,早已康复。我从那时开始讨厌荷塘,是他掠走了爷爷的健康。我总不明白,爷爷为什更喜欢荷塘。   爷爷从不计较,每天乐呵呵地出诊。他忍着脚趾的疼痛,穿行在乡间小路上,时不时会冒出个毛孩,撅起小屁股,大声叫“医生爷爷”,这时,爷爷会笑得好开心,忘了脚趾的疼痛,直到回家后,才让我帮他一个个地揉……   想着走着,太阳已从天边探出额头,荷塘边晨练的人们渐渐多了。不觉已走近荷塘旁的亭子,柔美的歌曲声飘然而至,“我家池塘水,水上荷花美,花蕾脉脉含情深,亭亭玉立吐芳菲,迎风舞绿裙,雨中笑微微,百花园里不争春,只恋家乡泥和水……”   荷塘中,莲叶碧绿似翡翠;莲叶上,小荷尖尖似画笔;盛开的荷花,似昨夜美酒,笑醉红颜;柳枝迎风摆动,欲安抚我心,安抚我对亲人和故乡的爱之深、思之切。   想必是,莲叶读懂了我心,她用碧绿圆盘托着甘露,滋润我焦渴的心灵;想必是,荷花明白我意,她的眼角也泛起思念的泪滴…… 渭南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武汉治疗癫痫的中药哈尔滨癫痫研究中心武汉的治疗癫痫病需要花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