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景观 > 文章内容页

【山水作家专栏】山中的小旅店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景观
1   张北北和徐玉康是大学同学,都是奇石爱好者。一个星期天,他们相约来到市郊几百里外的深山老林中,一则进行探险;再则嘛,搜集奇石。   这天,忙了整整一天,两人一人背着一背包奇石,天晚了,难以出山,很是着急。在一个山拐弯处,他们遇见个小店,门敞开着,显得很阴森。   没地方可宿,徐玉康赶上前面的张北北,商量说:“就歇这儿吧?”张北北也累了,点点头同意了。   他们背着包进了店。   店中没什么旅客,店主人说,就他们俩住宿。说完,左右望望,然后轻声嘱咐,晚上只管睡觉,无论听到什么响动,千万别出来。一句话把两人吓了一跳,忙询问原因,店主摇着头不回答,转身匆匆走了。   徐玉康感到这儿很诡异,背脊有些发凉。   张北北说他也有同感。   两人各要一间房睡了。   本来,张北北说,两人合住一间房省钱。可徐玉康不,他说,王老板出钱,不花白不花。   原来,他们这次出来搜集奇石,是本市大富豪王老板预定的。王老板不但身价亿万,而且是个奇石爱好者。他告诉他们,搜集奇石一切化用由他承包,不过,搜集的奇石得交给自己,当然自己也不能白得,会掏高价的。于是,张北北约上徐玉康,两个人兴冲冲来了。   徐玉康背着自己背包进了一间房子。   张北北也回到自己房内,放下沉重的背包,躺在床上。这儿是土楼,半夜后,一切静下来,张北北听到,头顶隐隐传来脚步声。这座土楼上面还有一层,也住着人。可他明明看见店主在下层睡,又说店里没外人,怎会有脚步声?想到房主诡秘的叮嘱,他心一沉,决定偷偷上去看看,说不定上面藏有什么猫腻。   他轻轻推开门,影子一样上了楼。   楼上窗户透着灯光,有人影慢慢晃动,幽灵一样。   窗帘没拉上,有道缝隙。他透过缝隙朝里面悄悄一望,顿时一身冷汗。房内,一个人穿着黑袍,十分怪异,头上戴着顶斗笠,压得很低很低,遮住脸。即使在房里,斗笠也没摘下。   那人身上,无来由地透着股鬼气。   尤其门后面,有两个人分开站着,都是白衣,长长地拖到脚面,也都头扣斗笠,脸上蒙着白纱,一动不动,木头一般。像什么?——僵尸。   2   那个穿黑袍的走了几步,拿出把剑,对着空中念念有辞,突然长剑一挥,带着道白光,武汉哪个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好刺向门后其中一个穿白衣的。   张北北再也忍不住了,“啊”地发出声惊叫。   那穿黑袍的一听,回过头望着窗外,好像看见了张北北似的,哼了声,大声叫道:“你们两个鬼魂听着,不要乱跑,不要祸害人,我出去一会儿就来。”说完,长剑一挥,向两人点了点。   两个白衣人仍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黑衣人一闪身冲了出来,外面淡淡的月光下,一片空静。   他左右望着,冷哼一声,轻声嘀咕道:“难道有什么女鬼色鬼风流鬼出现,看上了这两个死鬼,悄悄跟来了?天灵灵地灵灵,无论如何别惊动阳世人。”说完,拿了手电,东照照西照照,一径里找下楼去。   张北北从黑暗里悄悄走出,更是惊恐,因为,从黑衣人的话里隐约听出,门后站着的两人不是活人,竟是死人。这……怎么可能?   他匆匆下楼,敲响徐玉康的门,不一会儿,徐玉康打开门,迷迷糊糊问:“不睡啊,哥们儿?”   张北北结结巴巴道:“鬼……有鬼!”   徐玉康听了道:“小子,恐怖小说看多了吧?”   张北北指着楼上,告诉徐玉康,自己亲眼所见,两个僵尸,穿着白衣。徐玉康仍不信,微微一笑:“那我们去看看吧,如果可能,也当回判官,捉次小鬼,回去后,在那些美眉们面前可有得吹了。”说完,和张北北上了楼。那间房子门仍开着。看来,穿黑衣的还没回来。   张北北劝阻:“别……别进去。”   徐玉康一笑,告诉他:“望一眼吧!”   张北北伸着头,刚准备向里面望,被人一推,身不由主地冲进屋子。徐玉康跟着进了屋,笑着问:“胆小鬼,在哪儿啊?”一边说,一边四处望着,待望到门后时,张大嘴,笑声也停住了。   果然是两个僵尸,一身阴冷气,一边一个立在门后,直呆呆的,风吹着面纱一飘一飘的,可是人却一动不动。   3   张北北颤抖着说:“徐玉康,快走。”   徐玉康愣了会儿,脸上的笑又浮现出来,他说:“呵,这是谁啊,开玩笑吓人?我可告诉你们,我胆子大着呢。你们能吓唬张北北,可吓不着我。”   张北北急了,告诉他:“真是鬼。”   徐玉康一乐:“是鬼?是鬼的话,我们早被抓了。”为了证明自己判断准确,他走过去,一把掀起其中一人脸上面纱,顿时傻住了。面前的人,一脸惨白,不沾一丝血色,可鼻孔中,眼角边,都有血丝流出来,一双眼睛睁得大大望着他。   徐玉康惊叫一声,转身就跑。   张北北也浑身发软,随后跟着。   可是刚跑到门口,门口一暗,那个黑衣人拦住去路。黑衣人一顶斗笠,仍低低扣着,露着一部胡子,冷冷问道:“谁让你们进去的?”   张北北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徐玉康忙一笑,结结巴巴道:“我们……来找一个熟人,进错了屋子。”   黑衣人相信了,点点头,突然瞪大眼睛望着他们身后,满面惊慌,一动不动。张北北和徐玉康一惊,忙向身后望去,什么也没有。黑衣人突然一声大喝:“孽畜,不可伤人。”说完,长剑一闪,朝张北北肩后刺去,剑上顿时鲜血淋漓。张北北大叫一声,可奇怪的是,并没感到痛,一摸,肩膀也没受伤。   黑衣人收了剑,松口气,冷冰冰地问:“你们进去了,掀开了他们的面纱?”   徐玉康连连摇头,表示没有。张北北一见,也忙摇着头。黑衣人说,不可能,两个死尸的鬼魂让自己定住,脸上的面纱有自己画的符,如果没人揭开,他们是不可能自由行动的。刚才,就有一个鬼魂扑出来,伸出利爪,恶狠狠抓向张北北的喉咙,哈尔滨癫痫病权威专科医院如果不是自己匆忙中一剑刺伤了他,让他缩回去,这会儿,张北北的魂灵怕已被抓去了。   张北北一听,脸上冷汗直冒。   徐玉康更是脸色煞白,簌簌发抖。黑衣人哼了一声,再次叮嘱,夜深不要出来,即使看见最怪异的事,也不要乱叫乱跑,否则,丢失魂灵别怪自己。说完,进了屋子,“吱呀”一声关了门。   4   张北北和徐玉康匆匆下楼。张北北站在那儿,想了会儿,告诉徐玉康,应当报案,这儿有两具死尸,就一定出现过命案,让警察来查看一下,自己总感到其中有蹊跷。   徐玉康听了,也连连赞同。   张北北拿出手机,开始拨号码,一只手突然从背后伸来,一把夺过他的手机。他一惊,险些叫出声来,回头一看竟然是店主。不知什么时候,店主悄悄来到身后,夺过手机,冷冷地说:“千万别打,这样会惊动鬼魂的,到时,鬼魂发作,我的小店可是经受不起。”   徐玉康再也没有先前勇敢的样子,可怜巴巴地说:“可是,这儿有死尸。”   店主冷冷地纠正:“不是死尸,是赶尸。”   张北北和徐玉康再次一惊,同声问道:“赶尸!”   店主点着头,声音冰冷地告诉他们,赶尸,是这儿一种最古老的运尸风俗。古时,这儿交通不便,客死的人尸体无法运回去,于是,死者家属就请赶尸人来把死者尸体赶回去。赶尸人有法术,只要一念咒语,喊声“起”,死尸就会站起来,随着赶尸人一路走回家。这个方法,现在虽然少了,甚至快绝迹了,可有时仍有人偶尔使用。   二人听了,睁大眼睛,只感到毛骨悚然。   他们听过赶尸的传说,并且在沈从文的文章中读到过,都不相信。不料,今天却在这儿亲眼看见。   店主随之告诉他们一个更是令人胆战心惊的消息,自己这店,过去曾给赶尸人和尸体住过,因而,现在很少有人来住。自己之所以让他们住,是看天黑了,他们无处留宿,才收留他们,他们可千万别给自己招惹什么麻烦。说到这儿,他冷冷告诫他们,这儿每一寸地方,那些客死的孤魂野鬼都闲逛过,这儿每一个角落,可能都躲藏着一个幽灵,晚上最好别出来,别撞着他们。   徐玉康一听,牙齿“咯咯”地响。   张北北忙左右望着,淡淡的月光照进来,很冷很白。   店主叮嘱完,哼了一声,转身“咯噔咯噔”下了楼。   5   张北北回到房子,关上门上了床,蒙着被子胆战心惊睡了。朦胧中刚闭上眼,手机“叽叽”一声响了,他心里一惊,拿过手机,是如何治疗癫痫病一条陌生人发来的信息。   打开来,只见上面写道:你为什么隔着窗子偷窥我们,现在,也该着我在窗外偷窥你了。   张北北忙抬头,朝窗外一看,朦胧惨白的月光下,只见窗外一条影子晃动着,幽灵一般,同时,窗子上发出“嚓嚓”的手指扣动声,还有喘气声。他忙爬起来,打开窗子去看。窗子一开,一张惨白的脸正对着他,眼角嘴边鲜血淋漓,张着嘴对他一笑,露出白森森的牙齿。   他“啊”的一声惨叫,冲出房子。   那边,徐玉康听到喊声,忙打开门,看到那个白色人影,一下子蹲坐在地上。张北北一头扎进他的房子,“砰”一声关上门道:“僵尸,僵尸。”   徐玉康躲在墙角,浑身啰嗦。   门外,响起脚步声,接着是“哒哒”的敲门声,还有大声喘气声和走动声。两人更慌作一团,惊恐地望着门。外面,可能不见开门,开始撞击起来,“咚咚”地响着,声势惊人。   徐玉康突然站起来,呆望着窗外道:“僵尸,是来找我的。”   张北北大惊,看徐玉康准备开门,忙扑过去,一把抱住他。徐玉康仍神神叨叨说:“僵尸来了,你看!”说着,指着前面的虚空,张北北望望,只感到浑身发冷。   正在危急时,外面响起黑衣人的大呵:“孽畜,不许伤人。”   接着,门外响起打斗声,还有东西倾侧声,和呼呼的风声,随后“啊”一声叫声传来,直直的钻入耳朵,不像人声。沉寂了一会儿,外面响起敲门声,轻轻两下,随之传来黑衣人的声音:“别怕,那孽畜已被我制服,不会再来了,接着睡吧。”然后,轻呵一声,“快走,上楼去。”脚步咚咚,渐去渐远。   张北北几乎瘫痪,扶着徐玉康上了床,又累又乏,不一会儿睡着了。   睡梦中,听到“啊”的一声惊叫,张北北一下子惊醒了,暗夜里看到个黑影晃动着,嘴里不停道:“别找我,别找我。”   他忙打开灯,是徐玉康。   6   对于赶尸这事,张北北不信,可是,此时又无法说服徐玉康。无奈之下,他打开手机,想百度一下赶尸这个词条。刚联上网,本市一条消息跳出来,引起了他的注意。原来,昨天上午,本市有个路人遭到三个劫匪抢劫。三人夺了路人一款手机后,夺路而逃,匆忙中跑向郊外,至今杳无音信。   信息下面,议论纷纷,跟帖很多,有说这三个一定穷疯了,竟然三人抢一款手机。   也有的说,这三个小子一定有犯法瘾。   也有的说,光天化日之下,怎么能抓不住呢,警察干陕西癫痫能手术治疗吗什么吃的?   更有消息灵通者随后跟帖,说警察最近正忙着追拿一伙毒贩,明察暗访,毫无结果,哪儿有功夫去抓几个小小的劫匪?   张北北读罢,低头沉思着,眼前一亮,一拍桌子道:“报警,马上报警。”徐玉康已经安静了,听了一愣道:“报什么警啊?”张北北说,让警察来抓住赶尸人。   徐玉康脸色再次白了:“不,会有恶鬼报复的。”   张北北说,自己觉得,其中一定有猫腻。说完,不顾徐玉康反对,拨打电话报了警。徐玉康见阻止不住,躲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大约一顿饭功夫,警车响起,接着,楼上响起踢踢踏踏的脚步声,赶尸人和僵尸被押下来,月光下直直地走着,透着一股阴森之气。警察特意找到张北北他们,问谁报的警,一起坐警车去这儿的派出所一趟,便于警察记录证言。   一听说和这三个幽灵般的人物坐一辆车,徐玉康吓坏了,连连摇头:“不是我报的。我不去,是张北北。”   张北北笑笑,安慰徐玉康:“有警察,怕什么?”   可徐玉康仍不断地向后退着,坚决不去。无奈,张北北只有一人坐着警车,和这些僵尸去了派出所。此时,天已经大亮了。到了派出所,听到张北北的叙说,警察将三人斗笠摘下,脸上白粉一洗,原来是三个大活人,而且,和市公安局下发的视频截图对照,竟然是抢劫手机的那三个劫匪。   张北北哑然失笑,现在想来,那个黑衣人昨晚刺向自己肩上时,长剑鲜血淋漓,一定是抹有化学物质的。一问,果然是朱砂,晚上乍一看,不就如血吗?   张北北怀疑,这三人是不是警察要抓的毒贩,想假装赶尸,偷运毒品。   警察笑了,毒贩子贩毒,躲都来不及,怎会抢一个手机暴露自己,不可能的。一搜之下,果然没有毒品,手机到还在。张北北想想也是的,尴尬地笑笑,准备离开。因为是警车带来的,所以又得警车送回去。   可是,到了店里,徐玉康不见了,桌上留着张纸条道:“你得罪了僵尸,会惹来恶鬼的,我不能和你一块儿出山,我一个人先坐车走了。”   张北北苦笑笑,背起背包。警车恰好出山,追捕还没落网的毒贩,他也就顺势搭了警车,一路下山,当晚就回到城里。 共 743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