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柳岸】丙申的年_1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高考作文
丙申的年,是难忘的。每每想起,都是厚重的回味。      一   驱行数百公里,举家回豫过年。虽然已经过了立春节令,天寒冷依旧,因为黄河以南冬季不生火取暖,身体的感觉要比实际气温更低些。好在老天眷顾,给了几个晴天,使得在这个春起的时节,得以好好地感受阳光。   在乡村过年,没有城市的喧闹,人群接踵擦肩,行色匆忙。但和城市相同的是:年味越来越淡,人们和往常一样,妇女三五成群地从早起靠着墙根追逐阳光,太阳落山守着炭火盆烤火聊着家长里短,男人则也是烤着火,吸着烟,聊天的内容较妇女们更宏观、更远见。看见有外人经过,会操着极重的乡音抬高嗓门:“刚来哈!谁家的亲耶?”然后继续聊天。要不是每家大门上的红春联和大红的福字、门口崭新的门神,根本看不出是在过年。   即便这样,但作为“外地”媳妇,入乡随俗,加入了她们的行列。虽然口音、语速不尽相同,但还是聊得很融洽。   等到天大黑了,熄了炭火盆的柴火,开始进屋吃晚饭,晚饭也简单,两盘凉菜,一两个炒菜,一大碗稀粥,一笸箩馒头、豆包、菜包,也不用推让,每人取了自己的饭,躲到一边稀哩呼噜的开吃,有邻居招呼,端着碗就到门口,边吃边继续聊天。就连除夕的饺子,也是每人一大碗,各自去吃。   吃过晚饭,是最惬意的时光,乡村的夜晚很静,只有偶然在天空炸开一两颗烟花,和零星的鞭炮,给村庄增添了节日的气氛。   晚饭后,围着村子遛弯,大街小巷挨个走遍,借着各家门口红灯笼的光亮,挨家赏读大门上的春联,当然会根据自己掌握的“皮毛”知识对其春联内容、格律进行品头论足一番,虽是“皮毛”,也足以让乡亲们刮目相看了。   回家过年的几天,每天必须要做的,就是晚饭后到村外的坡头去看星空,举头仰望星汉密布的夜空,像儿时一样,把北斗的七颗星数齐,寻找银河两岸的牛郎织女。在村子外的坡头,遥望十几公里外县城的灿烂霓虹,万家灯火错落闪烁,与星空遥相呼应,这就是天地融合,太平祥和的盛世吧!   等身体冷透,就快步回家,然后快速躲进被窝,到微信群里闲逛到睡眼婆娑,把梦做到日上三竿。   丙申的年,简约而惬意,沾染着乡土的气息,这种短暂的安逸,已经足以回味良久。      二   在豫中过年,有一个风俗:在大年初一开祠堂祭祖,村里同姓的人按辈分的长幼进行拜祭,但进祠堂,是男人的事,女人是没有资格的,这样正好落得清闲。   实在无事可做,问婆家的亲戚,附近有什么可玩的地方。经他介绍,韩愈的祖居遗址就在村外。循着亲戚的指引,去寻找韩愈的祖宅。   出村约走500多米,是一片麦田,麦田中有一座新建的灰砖白灰勾缝的围圈,基座上清晰地标示:韩愈祖茔。围圈中立了一块石碑,碑上的字迹已经被岁月侵蚀的斑驳不清,只有最上边的几个大字依稀可见,而下面的碑文已完全无法辨认。碑的背面是一个枯草淹没的小土堆,那就是文公祖冢。亲戚说,这是一块老碑,是魏晋年代所立,他指着约莫百十米外的一段残垣,说是韩文公真正的祖居。走近残垣,周围长满没膝的枯草残枝,残垣上长着几棵泡桐树,每棵树上都有一个喜鹊窝,残垣下面是一个深沟,沟里耸立着几尊雨水冲刷形成的土山峰,峰顶上也长着泡桐树,峰上满是枯草,想必绿草葱郁季节,这些土山会很峻峭、挺拔的。但无论如何,丝毫没有找到有关文公祖宅的只言片语。最令人哭笑不得的是,亲戚很认真地说:“你为何对韩愈如此情有独钟,而不去附近的“快活林”去拜碣武松,他在我们这里的名气比韩愈大多了!”话音一落,我真真地是无语了.   韩愈祖茔是这般败落,也许韩园会好一些,毕竟是孟州市重点保护文化古迹。   于是驱车前往离家三公里的韩园。韩园,原名叫韩家村,村里人都姓韩,村外长眠百代文豪韩公昌黎先生,由前国家主席江泽民题词“韩园”,村子因而改名。   走进大门,是门房,进深三间,木制结构,从房门锈迹斑斑的铁锁看出,们已经很久没有被打开了。   穿过门廊,一个约二三百平米的汉白玉围栏的祭台,祭台的东南角有一口大钟,钟身的正面刻着“韩愈公祠”,背面刻着“法轮永转”,钟的旁边坐着一位大娘,守着一块木牌,上写:敲钟十元!游人一手交钱,一手敲钟。   向后走,是飨堂,唐代始建,经过数次翻修,现代工艺的粉刷,已完全没有了古迹的厚重感。飨堂台阶两侧立着功德碑,书写着重修捐资人的姓名和捐款数目。而飨堂的墙壁上,原有的文公诗文已被新的书法替代,在墙根处有几块青石版刻,依稀可以看到真迹的样子。   再往后,是一尊汉白玉的文公立像,文公面目温雅,须发飘然。而身上的红色披风,让文公没有了文人的儒雅气质,却平添了几分凛然正气。石像前一个香炉,几束焚香,一个大娘坐在板凳上,负责收香火钱。   继续往后,神道两旁是13通墓碑,记录着韩愈的生平及文学成就,碑前虽杂草枯枝,垃圾遍布,已无法近前观瞻,但石碑上碑刻,穿越时间的磨砺,依然呈现着历史的厚重感。神道阶下,又是功德碑,旁边有一个测运气的水缸,缸体上依稀可见几个篆体字:韩文公祠。伸头望去,缸底沉积了厚厚一层硬币,而且还有不少人在乐此不疲地丢硬币测运道。   走到最后,穿过牌坊,就到了韩愈墓祠,祠堂坐落在一个高坡上,祠堂后面,是文公墓冢,可能为保护古迹,祠堂是不可进去的,墓冢也不可靠近,祠堂台阶下一个巨大的香炉,香火正旺盛,如果拜祭,可以交些香火钱。如果香火钱足够多,证明你对大文豪的所求更多,会有人为你敲磬,诵经。拜祭完,如果功德钱再多,会有人请你到旁边的临时房,有佛家大师赐福带,接过福带,双手合十捧着系到几米外的“双子”唐柏上。两棵仗余粗的树干上,系满了各式祈求的福带,更为醒目的是:左侧唐柏醒目位置挂着一面锦旗,上写感谢:文公德高,考上研究生;这还不足为奇,好歹是与文化有关。右侧唐柏的锦旗更是令人啼笑皆非,一面锦旗写:大慈大悲,治好眼睛;另一面锦旗上写:祈求赐子。当然,唐柏树下依然有香炉和收香火钱的大娘。如果昌黎先生在天有灵,作何感想?再也不忍目睹一代文豪被如此亵渎得非神非鬼。离开时,在文公像前深鞠一躬,默默地为一代文豪扼腕:   丙申初到暖阳曛,光耀昌黎百代文。   举步门房悬铁索,拜碣飨室拢灰尘。   两株唐柏祈康泰,一口铜钟转法轮。   墓志碑铭衰草没,而今俗世少识君。   离开韩园,已是太阳西下的时候,晚霞的余晖,让韩园有了文化的韵味,于是,带着复杂的回味踏上回程。      三   猴年去看猴,该是这个春节一项重要活动。   年初二,听说太行余脉的一个叫五龙口的地方有个猴山,山里有群居的数千只野生猕猴,猕猴散布在峰岭间,以灌木为掩护,经常“组团”出来“拦路抢劫”。好奇心的趋势,迫不及待前往见识其“庐山真面目”。   进了山门,延平坦却并不宽阔的山路前行,路两侧山峰林立,遍山没有高大树木,低矮的乔木遍布整座山体,从地形看,应该算是一个峡谷,山底下是一条没有名字的河流,峡谷的尽头,是一个椭圆形的湖,南北东西有五条狭长的山脉,据说在最高峰望去,极像五条长龙腾空欲飞。这就是五龙口的由来吧!   行走约四五里路,仍然没有见到猕猴的影子,正四下张望、寻找时,被一只猕猴从背后袭击,这么近距离接触野生动物,着实吓得不轻,还没转过神来,手里的水瓶被一只大猕猴迅速抢走。然后用尖利的犬齿咬开水瓶,双手捧着奉献给了另一只猴子。那只猴子接过水瓶,也不着急喝,跳上一个木桩,摆出“极酷”的姿势,一副傲慢的表情,显露出王者风范。   行走到猴山深处,看满山的猴子或静坐、或戏耍、或与游人互动,或故作狰狞恐吓游人,一派祥和的太平盛世。   游遍整座猴山,经过仔细观察,发现在猴子的世界,也有严格的族群和等级秩序,也许,猕猴世界的种群划分和秩序与人类的阶级和法制是触类旁通的吧!      四   河南的气温和北京虽温差不大,但春意却比北京要先到一些,一路走来,路旁的麦苗已露出春态,散着翠绿的颜色。   一进家门,首先看见一枝梅花正在墙角,孤独地开着娇黄的蜡状花朵,细小的枝桠间,顶着一串含苞的花蕾。“腊梅!”眼前倏地一亮,一身的疲劳顿时烟消云散。   快步来到近前,伸手触摸满枝的梅朵,馨香立刻浸透手的每一个纹理。再仔细观看,发现梅树根部有新砍伐的痕迹。询问其原因,说是不知是什么东西,长得很茂盛,开的花又不好看,所以给砍掉了,但觉得过年家里有花还是很有气氛,于是便留下这一枝。当听说这是梅花时,全家人都表现出错愕的讶异。我也表示了惋惜:   院前梅一树,忽见几枝开.   巷陌不识面,俗尘厌色衰.   独尊风骨傲,奈何寂寥哀.   因扰庭堂乱,折来做劈柴。      五   不过,老天眷顾,在大年初四真正观了梅林,赏了梅花。   早起,天阴得很沉,因为说好要去赏梅,所以期盼着天下一场雪,去亲身体验踏雪寻梅的雅境。心里,脑里都是期待:不受尘埃半点侵,竹篱茅舍自甘心;只因误识林和靖,惹得诗人说到今;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无数古人踏雪寻梅的诗句在脑海萦回,先贤们咏梅的画面在里一遍一遍的演绎。   驱车十几里,来到邻县的文化广场,远远地,看见广场中央热闹非凡,吃、喝、玩、乐的商贩热情地招揽生意,很像北京的庙会,只是规模和人数和北京的庙会没有可比性。   穿过广场人流,在广场西北角寻到一片牡丹园,虽不是春暖花开的季节,牡丹淡白色的枝干上已萌出嫣红的嫩芽和褐色的蒜头样花苞。外围的芍药新芽已经有寸把高,中原大地的春天果然是比“燕都”要来得早。正感慨间,一缕馨香扑面而来,寻着花香转过几棵海棠树的遮挡,一大片梅林映入眼帘,娇黄的花朵自下而上开满整棵梅树。梅香馥郁,却不扰人;远看梅花,娇黄的颜色并不惹眼,抛家路旁,并没有引来行人的关注。步入梅林,细细地观赏,那种黄色诱人眼眸,殷红色的碎花蕊,与明黄色的花瓣搭配的极妥帖,明艳而不失温婉,娇丽却蕴藏端庄。这时天飘下了细雨,因粘了些雨丝的缘故,梅花柔绒的姿态,是一种莹润得芬芳,高贵的气质绝不是凡颜俗脂所能比肩的。陆游的咏梅绝句:闻道梅花坼晓风,雪堆遍满四山中。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只有置身梅林之中,才会有透彻心扉的领悟。拍几张照片,配几行文字,发给远在故都的亲朋好友,独乐乐与众乐乐同乐。   正月初来暖意暄,如毛细雨料冬寒。   梅园沐染清香色,借咏骚人阕一篇。      六   今年回家,最大的收获,是零距离亲近了黄河,大年初五,用母亲河的水洗了手、脸,这还是嫁到河南二十年来的第一次,有一种初嫁的激动呢!   每次回豫,经过黄河大桥都是一贯而过,桥上有武警站岗,车辆行人是不允许逗留的,因此,黄河的印象就是车窗外一闪而过的亮光。   这次回去则不同,在黄河大桥末端洛阳一侧,修了一条直达黄河岸边的观光大道,虽然气温还很低,但前来黄河边观光的游人却不少。许多游人,下了车就忙不迭地在黄河纪念碑前留影纪念。俗话说:不到黄河心不死,在黄河边拍照留念,该是了却了人生的一桩大事。   黄河岸边满是极细的黄沙,沙里嵌着形状各异的石头。黄河水面很宽,水很清澈,水量也不大,缓缓地流淌着。和想象中汹涌澎湃、大气磅礴完全不同。唐代诗人笔下的:“派出昆仑五色流,一支黄浊贯中州。吹沙走浪几千里,转侧屋闾无处求”的景象完全没有感受到,却因为天气晴朗,可以望到极远处水天相接的地方,虽有“黄河之水天上来”的远度,却没有“奔流到海不复还”的气势,看着波光粼沥,缓缓前行的水流,内心笃定,如果诗人是站在这里看到的黄河景致,还会写出气势磅礴的千古名句吗?岸边游人很多,有人不顾料峭的寒意,脱掉鞋袜,赤足在水里行走,美其名曰:要用黄河神水洗去身上的浊气。站在岸边,看缓缓地河水轻抚河床里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石头,黄河水像一个妙手丹青的大师,每一块石头都是它的艺术精品,更有勇敢者,索性走到离岸更远的地方,趟着过膝的河水,去捞水中的石头,浸水的石头,圆润滑爽,仔细观察,石头上的纹路华丽、精细,每一块石头,每一条纹路,无不记录着时光给其留下的痕迹。这些石头,由于受到母亲河更多的宠爱,身体更加润泽,有着清丽的颜色,石头上或山高水远;或小桥流水人家;或大漠高远;或柴篱犬吠;亦或是银河摇落。图案清晰,给人无限的想象力。人们围拢着,岸边仰卧的石头,按照自己的心意,七嘴八舌给这些石头赋予心仪的名字。如果碰到喜欢的,可以向捞石的游人索取,他有着黄河的豪爽,毫不吝啬的奉送。每送出一块石头,捞石人的脸上都会绽出孩童般的笑靥,让自己的劳动得到最大限度的认可,该是他的朴素追求吧!   当人们热衷于黄河的圣水和石头的档口,不知谁在喊:“看那边飞来的是什么?”人们循着声音望去,河对岸自南向北飞来一群鸟,从飞鸟的队形,很容易确定那是北归的大雁。雁群在河面上盘旋一会,翩然落在对岸的滩涂上,紧接着,又是一队飞来,同样优雅地盘旋、降落。这时,太阳红红地挂在远处的树梢。落日,归雁、黄河,诗人王维的: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萧关逢侯骑,都护在燕然。在这一刻得到了完美的诠释。      七   回家的路上,经过一个叫“下坡村”的小村庄,乡村公路路窄且曲折,很有曲径通幽的感觉。   街上行人很少,已经到了晚饭时间,每家的门前大红灯笼已经亮起,屋顶烟囱升起的炊烟,让脚下的油门不自觉地加大。车正行进间,一棵高大的古槐拦在路的中间。   老槐树高约二三十米,枝杈虬劲,一律向外伸展,形成巨大的树冠,有几枝已经没过旁边农家的院墙,探入庭院。农家巴不得有老荫庇护,任其向院中延展。虽然不是叶茂的季节,但丝毫不影响气势。树干粗糙的外皮有规律地向上螺旋生长,像一个德高望重的老者俯视着膝下的子孙。树干有四个成年人合围那么粗,至于树龄,没有人知道,总该千年有余了吧?有句谚语说:百年松,千年柏,不抵老槐歪一歪。仰头望去,树冠真的有些倾斜。足见有千年的树龄应该不虚。   站在古槐下,听风吹动树冠发出的“呜呜”呼号。树上有四五个喜鹊窝,喜鹊在巢里依偎着,发出节奏均匀的呢哝。稍矮的树枝上挂着大小不一的红灯笼,树下立着一块石碑,上写:中原第一古槐。   此情此景,想起了《天仙配》中的槐荫树,于是,守着古槐久久不想离去,幻想着槐荫树开口做媒,成就一桩传奇姻缘:自己就是故事的主人公,在人杰地灵的中原大地,与忠厚勤劳的董永一起,演绎一场“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的纯美爱情故事。    年,在与亲人的挥手道别中结束了,丙申的年是难忘的,有快乐,有失意,有意外惊喜,也有意料中的品味,这就是生活,多姿、多彩,有阳春白雪,有尘俗市侩。这就是我们生活中真实完整的演绎。 江西专治羊癫疯哪里医院好山东有靠谱癫痫医院吗佳木斯癫痫病小发作原因武汉癫痫病最新的治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