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文学 > 文章内容页

【墨香】千年豪放,超然一台释超然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古典文学
摘要:哦,超然台! 你是怎样的一个大气居士!又是何等豪放的一个东坡苏子瞻! 一回回憬慕着亲近你,一次次敬畏着仰视你,一遍遍欣羡着读解你,就着千千词章墨迹,欲走进你千年风霜千年傲,万世雨雪万世芳的超然洒脱里。而今,再一次轻轻地抚触,摩挲,苍灰的古城色,演绎着千年的风雨,透析着百世的沧桑,温热的墙体,仿佛依然伴着未干的文香墨韵,源源不断地涌动着一股豪气——那股千百年来折服古人亦羡煞今人的冲霄豪气,超然大气! 超然四望云水间,灵台空明心胜仙。   豪放千年书豪放,超然一台释超然。   辱沉荣升一无碍,入世出尘两坦然。   超凡脱俗至上境,旷古绝今是达观。   ——题记【《超然台吟》荷塘月色】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岗。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   一阕《江城子 密州出猎》,豪放,大气,将词作者的粗犷、豪迈、旷达胸襟,淋淋漓漓地展示在读者面前——风发的意气,锦帽貂裘的猎装;平缓的山岗,千骑奔腾,沙尘飞扬;挽弓射虎,倾城相随,英雄豪气堪比当年的“孙郎”。一个“狂”字,挥洒着何等的壮观,何等的豪兴,何等的酣畅淋漓!   不错,这就是苏轼,这就是生性不羁、豪放千年、旷达万载的宋代大文学家东坡居士苏子瞻!读他的词作诗文,总有一种大气干云、豪气冲天、令人荡气回肠的感觉。的确,古今称颂的豪放词风,在他脍炙人口的词章里,被渲染到了极致。尤其知密州时的诸多密州词作及《超然台记》一文,更是将那种超脱尘世、乐天知命、与世无争、悠游物外的超然洒脱,表现得淋漓尽致——    “台高而安,深而明,夏凉而冬温。雨雪之朝,风月之夕,余未尝不在,客未尝不从……”   这里说的“高而安,深而明”之“台”,就是现在山东诸城(古密州)境内,座落于西北城墙上的超然台。宋神宗熙宁七年(公元1074年),时年39岁的苏轼罢杭州通判改知密州。在任两年余,他勤政恤民,“悲歌为黎元”,与密州人民结下了深厚的情谊,深受密州百姓的拥护和爱戴。熙宁八年,苏轼将城西北城墙上原有的土台,重新修葺,复加栋宇,“建雩泉亭,葺北台”,并因其弟苏辙谙兄长之意且依据老子“虽有荣观、燕处超然”文意所写的《超然台赋》一文而“始名曰‘超然’”。其蕴含着超尘出世之意的传世佳作《超然台记》,也便由此横空面世。   当年的苏轼,政务之余,常邀约三五同僚,会七八文友,登台“南望马耳、常山……北俯潍水”,东望卢山,西瞻穆陵,饮酒唱酬,谈诗论文,或伫立眺览诸城名胜古迹,或席地而坐随性抚琴、引吭高歌,抒发内心情感。亦诗亦词亦歌亦赋,悠然四望,凭今吊古,旷放豪达之情怀,尽展于诸多富含诸城地方特色的佳作之中,千年传唱,经百世而不衰。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熙宁九年中秋,苏轼登超然台赏月,欢饮达旦,于此台上一气呵成的《水调歌头》,至今传诵,赞声不绝。作为一首中秋怀人之作,这首堪称千古绝唱,历来备受推崇的“中秋词,自东坡《水调歌头》一出,余词尽废”,如果你静心深入地品赏过这一词作,并试着慢慢走入作者的心灵,你会毫不犹豫地认同:《苕溪渔隐丛话》的这一评语,绝非溢美之辞!词人当时因与当朝权宰王安石意见相左,谪知密州,几度宦海沉浮的他,能够泰然地至此适此,并于词作开篇不问尘世荣辱而问明月几时,已经以澄澈之境排开俗世,远弃凡尘。如此达观之情怀,古今又有几人能够轻易做得到?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词中对人世繁芜的释然,无不透着词人洞彻了时空的永恒之后自我内心的超越。“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超旷的良好祝愿,则又让每一位读到它的人,无不于唏嘘慨叹词人对出世入世曾经的困惑想得开妥、捋得平顺、放得自然之后平静心态下的那种坦然与超脱的同时,感念他留予人世的这一旷古绝今的美好情怀。   “春未老,风细柳斜斜。试上超然台上看,半壕春水一城花,烟雨暗千家……”这是苏轼于熙宁九年(公元1076年)暮春登超然台眺望密州城烟雨春色时所作的一阕《望江南》。好个“半壕春水一城花”!好个超然的居士!诸城的宜人景色,明媚春光,还有那“风细柳斜斜”的生机活力的自然舒放,全在这登台一眺览无余,收尽古城密州春的生花妙笔之上啦!“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尽管词句中婉约地透露着游子炽热的思乡之情,但作者能够巧借“寒食后”的“新火”“新茶”进行自我心理调适,因此,这“思情”也便难掩“豪情”,一句“诗酒趁年华”,就自自然然地将词人忘却尘世间一切,以诗酒自娱,超然物外的心境,巧妙地渲染在他的超然豪放的词境里了。   苏轼的词开一代豪放先河,他的诸多密州词作中豪放、超然也便自然地成为了他的词风的主旋律。像《雪夜书北台壁》,以及《圣灯岩》、《饮酒台》、《卢敖洞》等“卢山五咏”,无不于平淡、自然、轻灵的意境中隐含着无意仕进的那份悠然,那份超然。尽管词人在“君主不喜儒”的悲哀中发出“何必露光芒”、“飞升亦何益”的苦叹,并隐隐透露“还在此山中”的归隐思想,但这淡淡的情绪却是有别或者说是超脱于前朝盛唐山水田园一派诗作的隐逸主题之外的。苏轼是出世的,也是入世的,从他的“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试埽北台看马耳,未随埋没有双尖”,以及“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等诗句,便足以得见其积极涉世、渴望展露雄姿、并希望有机会为国效力的心态和心志。不难看出词人心理上的矛盾。而宦海浮沉却能做到宠辱不惊,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将这种矛盾心理自然平稳地调适到一种恰到好处的佳境至境,“一蓑烟雨任平生”,“也无风雨也无晴”,则古往今来,如子瞻者,又几人欤?   “超然台上望,不觉豁胸襟。淮岱东西景,鸢鱼上下心。乾坤无远近,日月任升沉。安得坡公起,壶殇尽日吟。”   哦,超然台!   你是怎样的一个大气居士!又是何等豪放的一个东坡苏子瞻!   一回回景慕着亲近你,一次次敬畏着仰视你,一遍遍欣羡着读解你,就着千千词章墨迹,欲走进你千年风霜千年傲,万世雨雪万世芳的超然洒脱里。而今,再一次轻轻地抚触、摩挲苍灰的古城色,演绎着千年的风雨,透析着百世的沧桑,温热的墙体,仿佛依然伴着未干的文香墨韵,源源不断地涌动着一股豪气——那股千百年来折服古人亦羡煞今人的冲霄豪气,超然大气!   自苏轼之后,超然台,在流淌千年的久远历史长河中,以他的旧貌新颜,以他的多次被毁与重新修建所历经的风风雨雨坎坷磨难,见证着朝代的更替与兵荒马乱,见证着民生苦厄与世事的沧桑变迁。而今,被誉为辞赋圣地的超然台,依然以他的豪放与旷达,以他的崭新而又透着宋词古韵的风姿,在世世传承的东武遗风中,在一代代崇文尚墨的人的呵护下,一步步挺过来,依然那么大气地展示着密州千百年来积淀的丰厚文韵,馨染着每一位热诚亲近他的人,并将这种超然物外的旷达胸襟,延承在每一位仰慕他的人的血脉里,与大气的东坡一道,再旷达千古,豪放万年!       【注】超然四望:诸城八大胜景之一。古密州有八大胜景——超然四望、琅琊炊烟、马耳腰云、韩王坝月、五莲晚翠、九仙朝霞、龙潭雷声、卢洞清风。城中的超然台,为苏轼知密州时所建。登上超然台,南望马耳山、常山,北望潍水,东望卢山,西望穆陵,四周景物尽收眼底,为此,后人将“超然四望”列为诸城八大胜景之首,为诸城当地著名的文化旅游景点,并因苏轼之名蜚声遐迩。      湖北能治小孩癫痫吗西安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黑龙江哪个看癫痫病医院好癫痫病到底能不能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