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文章内容页

【墨派】我们终将独自长大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都市言情
在黑暗里摸索了一阵,我才翻出手机,准备打一个电话,翻了一遍通讯录,却不知道打给谁。   我突然又想起你来,那个会在凌晨的时候,我一个短信,就会打电话来和我说话一直到我迷迷糊糊的睡着,然后自己再默默挂掉电话的男孩。   嘿,你还好吗?      第一次见都张海潮的时间,我已经忘了,因为年代太久远,也是因为我最近很健忘,刚刚才说要做的事情,出去一下就不知道该干什么,很多以前的事情都不那么记得清楚了。   我只知道,我们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可以这么说,张海潮和我,算是青梅竹马。   那个时候我还是名副其实的假小子。   在初中之前,我和张海潮都算是学校的小霸王,我们成立了恶霸队伍,我和张海潮是龙头老大,每天会在学校门口拉帮结队欺负过路的小学生,在学校我们走到哪都是鸡犬不宁,人畜避散,连老师也很头疼我们。但是我和张海潮的老爸都算是今天大家说的土豪,每一次捐款大会都少不了我们的爸爸,所以老师对我们的态度也只能是付之一叹。   但是,这个表面看着光鲜无比风光无限的恶霸组织也是有着明争暗斗的,具体来讲也就是我是张海潮的手下,张海潮是老大,但是随着我们的恶霸组越做越大,我们的组织开始出现了明争暗斗,其他的小孩子都不算什么事,但是有一个小孩子的家里是我们中间最有钱的,每次捐款他爸爸都会代表我们的土豪爸爸发言。他一心瞄着张海潮的龙头宝座,暗地里拉帮结派,明里对我们巧言相讽,为的就是把张海潮从那个老大的位子上拉下来。我一直为他义愤填膺,但张海潮不以为然,或者对那个小孩是不屑。   终于,这种内战在小学六年级的第一天爆发了。   那个小孩直接向张海潮下战书,要求在厕所前边的空地一决高下,这一次的决斗结果直接决定恶霸组的龙头老大是谁。   我在旁边担心的不行,但是张海潮到是轻装上阵,一路吹着口哨就走到了厕所门前的空地上。那个小孩子叫程颢,我一直叫他耗子,因为我觉得他像一只耗子一样讨厌,不仅会叽叽喳喳的发出不悦耳的声音,还会窃取人民的胜利果实。   我们刚一到那里,程颢就两手叉腰,大叫一声:“张海潮,今天就是一决生死的时候,快把属于我的宝座交出来!”说着旁边的小朋友也摆好了架势要冲上来和我们一决雌雄,原来我们的小组疏于打理,大部分的小朋友都已经归顺了程颢那个奸人,剩下的也因为惧怕程颢的淫威没有来参与决斗,看来我和张海潮的名誉捍卫之战凶多吉少。   我正在焦急之际,张海潮往那一站,放下了他的豪言壮语:“程颢,我不在乎这个,你想要这个位子,你就拿去吧。”   我瞬间就懵了,不知道张海潮发的什么疯,但是他并没有再说什么,就径自走回教室了。我在后边不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情,程颢也在后边,对着张海潮的背影大肆叫嚣着:“张海潮,胆小鬼,你是怕我了吗?”   “你才是胆小鬼!”我气得冲上去,对着程颢的脸就是使劲一顶,几秒钟后,就听见程颢放声大哭,我一边得意一边看他,程颢的鼻子流血了。   然后,我的世界就暗了。   我忘了,我晕血。   醒来之后,身边是张海潮。我被妈妈领回了家,据张海潮说我晕倒之后,程颢还踢了我几下,这个奸人,我就知道他十分奸诈,下次一定要给他好看。   但是,我转而又觉得这件事应该怪张海潮,因为我是替他出气才倒下的,尤其是这种背叛组织,背叛纲领的情况,更加不可饶恕。   但是,张海潮明显不打算解释。   他背着我沉重的目光注视走出我家。临走前,丢下一句话:见不得血,就不要去那种打打杀杀的场面,何况你还是个女孩子,我们也不小了,该为自己的未来考虑考虑了。   我觉得那是我听到的张海潮说的最有哲理的话,我甚至觉得,他十来岁的脑子就像苏格拉底一样。   当然,我是不会放弃征服世界之路的,到学校之后依旧横行霸道,但是很快,我们的童年在小升初的考试之后,画上了句点。   初中的时候,我们的审美意识开始萌发,作为一个纯正的女孩子,我当然也不例外。我总是喜欢省下早餐钱来买些小玩意,长期不吃早餐的结局就是,经常胃疼。张海潮知道后,总是在我到学校之前,在我的抽屉里放两只热腾腾的包子。   我那个时候总会问他,张海潮,你为啥老往我抽屉放肉包子,你不知道我喜欢吃豆腐粉条啊?   他说,你看你,都瘦成什么了?要多吃肉,看你瘦的跟我奶奶一样,我觉得难看。   张海潮的口才随着知识渐长,我说不赢他,只好默默地吃掉他买给我的肉包子。   我用省下来的钱买了很多可爱的小玩意,每天把自己的头发换着花样扎。张海潮说,你终于不是那个整天叫嚣着打打杀杀的假小子了哈。我瞪了他一眼,然后踢了他的小腿一脚,他站在走廊上,然后‘哎哟’一声,倒在走廊的围栏上,就碰到了旁边的一个男孩子,那个男孩子不耐烦的转过头来,正看见我对着张海潮骂了一句‘操’,接着他就张大了嘴巴,因为那个时候大家都很单纯,女孩子大多很羞涩,平时和男孩子说话都很少,更不可能对男孩子说脏话。我又瞪了一眼张海潮,然后头也不回的走进教室,也不理那个男孩子的嘴巴张的可以塞下一枚鸡蛋。   几天后,我的抽屉里除了张海潮的每日例送的包子,还多了一只苹果,刚刚开始,我以为张海潮给我加菜了,于是我就在放学的时候,顺便对张海潮说:“最近的苹果还不错哈,谢谢咯。”   “哪有苹果?我也要吃。”   “别装了,你最近是不是又涨零花钱了?”   “没有啊。”   “那我抽屉里的苹果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啊,我每天去给你送包子的时候,就在那里了,我还想问你最近怎么喜欢吃独食了呢?”   “喏,给你吧,反正最近吃了好几个了,估计是天上掉下来的吧。”我从包里掏出一个苹果递给张海潮,然后就加快脚步往回走。   “哎,你想多了吧,就算是天上掉苹果,也只会砸在牛顿的头上,怎么会砸在你的抽屉里。”张海潮一边在后边大口的啃着苹果,一边说,“你啊,还是看看是谁对你打击报复吧,你啊,作恶太多,被报复了。”   说得对,敌人在暗,我在明处。我决定深入龙潭虎穴,一探究竟。第二天很早,我就去了学校,我的座位在第三排,我在倒数第一排坐了一会,后边的同学们都把书垒的高高的,我坐在那里就像一堵墙一样遮掩着我。我在书本之间弄了个小孔,刚好可以看见外边的情况,外边的人却看不见我。   等了好久,都没看见人。就在我打算放弃的时候,我们班一个女孩走了进来,走到我的座位时,停住了。然后,她从包里掏出一只苹果打算往我的抽屉里放。   难道,每天送我苹果的是这个黑黑瘦瘦的女生?   “陈怡。”我从后边走到前边,她显然被我吓了一跳。苹果都掉在了地上,滚到了我的脚边。我把苹果捡起来,问她:“你为什么每天送我苹果啊?”   “没有啊,我只是帮刘奇的忙,他今天不能来学校,让我帮忙放在你的抽屉。”   “什么啊?谁是刘奇?我不认识他啊,他干嘛送我苹果?”   “刘奇是三班班长啊,我怎么知道他为什么送你苹果,你自己等他明天来了去问他就知道了。”陈怡绕过我,走到了自己的位子。我心底的疑问更深了一层,那一天我都在想谁是刘奇,也不知道谁是他们班长。我平常除了和在三班的张海潮贫嘴一会,和其他的同胞还是交往甚少的。实在是搞不懂这个刘奇怎么认识我的,于是一整天我都在发呆中度过。   终于等到第二天,我在早自习之后拿着昨天和今天的苹果到三班教室门口,叫了一声刘奇,最后一排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孩子站了起来,他看见我,明显一副很尴尬的样子,我示意他出来。他只好慢慢走出来,他走到我面前的时候,一边抓着头,一副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你为什么送我苹果?我都不认识你。”我把苹果还给他。   他也不说话,脸都涨得红彤彤的。   我突然就想起他来,他就是那个那天在走廊上把嘴巴张的可以塞下一枚鸡蛋的男生。   我突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硬着头皮问他,“你为什么送我苹果?”   “你……你很特别……”他依旧把苹果给我,我也不知道该不该拿,正在犹豫之际,就看见张海潮提着一袋子垃圾从教室里走出来。他看见我们的尴尬情景,就随口说了句,“不就是两个苹果嘛?你们让什么让?一人拿一个就好了嘛。实在不要,给我也可以嘛。”   于是我们就在张海潮的注视下不好意思的一人拿着一个苹果走回了各自的教室。   以后的日子,刘奇就经常来我们教室找我,然后我们就会一人拿一个苹果站在我们教室中间的走廊里,伏在栏杆上一边吃苹果一边聊一些平常的话题,或者说说学习上的困惑,啃完之后各自回各自的教室。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什么叫做喜欢,什么叫恋爱。我只知道,刘奇对别人都说,我是他女朋友。   我问刘奇,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他说,因为你跟别的女孩不一样,你不温柔,你也不是最漂亮的,但是你身上有一股独特的气质,吸引了我。   我很无语,没想到我这么平凡的女孩子也会找到春天。   刘奇对我说,你以后不要让张海潮给你送肉包子了,天天吃那个,会变胖,女孩胖了不好看,我在家给你拿全麦面包。   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张海潮的时候,他只是说了声“哦”就转身走了。   我和刘奇就真的在一起了,像所有初中恋爱的小情侣一样,我会在某个路口等他,然后我们一起去学校,在学校就算见面也不会说话,然后下午放学的时候他会在校门口等我,我们一起走过一段相同的路,然后在一个路口分开。   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喜不喜欢刘奇,只是觉得和他在一起就像在水里游泳,心里总是痒痒的。   我的成绩在班里一直都是不上不下的,和刘奇在一起之后,成绩就像画心电图一样,忽高忽低。张海潮在我家来找我,苦口婆心的劝我。我只是对他吐吐舌头,然后就出去了,刘奇在等我,我们要一起去护城河边钓鱼。   张海潮在我这里碰了一鼻子灰之后,又转而去找刘奇,他对刘奇说,马上就要升高中了,我们最好是以学习为重。   刘奇当然没有理他。   事后,刘奇在走廊上把这件事告诉我的时候,我就觉得一阵好笑。   “这个张海潮,跟你什么关系啊?”刘奇问我。   “他家和我家住得近,我们从小就一起玩耍啊,他就像我哥哥一样。”   “哦。我还以为他喜欢你。”   “哪有啊,他那个人就是那样,以为自己是救世主,谁的事都想管一下。”   “那就好啊,我的大小姐,我们真的要好好学习了,以后才可以在一个学校哦。”刘奇一边摸着我的头,对我温柔的笑着。   我看着栏杆外边的天空,蓝的很蓝,白的很白。      我们就这样迷迷糊糊的到了高中。   我的成绩不算理想,被分在一个在普通班。刘奇没有考上高中,然后就被招在城西的一个职业中学。张海潮在我们楼下的重点班,每一次我下楼路过他们教室的时候,都会看见他。他只是对我笑笑,然后继续埋头做题。   高中的生活很简单,无非就是教室,餐厅,宿舍三点一线。我们的高中实行的是寄宿制,我们每周才能回一次家,我和刘奇也只好一周见一次面。   我们学校不允许用手机,我午餐的时候就会走到学校的公用电话间去给刘奇打电话,刘奇每一次都会在那边和我随便扯些什么,我们说到我差不多快上课的时候就挂断,然后我匆匆跑回教室去上课。等到周末我们再约在一起,去护城河边吹吹风,有时候我们也会各自扛上家里的鱼竿,去河边坐着,河风缓缓吹来,水面波光粼粼,我和刘奇肩并肩坐着并不说什么话,觉得世界都因为我们安静下来了。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才开始发现,我是真的喜欢刘奇了。   很快的,到了刘奇的生日,我决定给他一个惊喜。他生日那天是周三,我跟班主任请了病假,然后搭上了去城西职业学院的公交车。我没有告诉刘奇我会去他学校,等到公交车一路停停走走,到了他们学校的时候,他们已经放学了。   我走下公交车的时候,有大批的学生往公交车站牌的方向走。我就在那个时候,看见了人群里的刘奇。他个子很高,白白净净的,脸上还有一点肉肉的感觉。我正打算叫他,就看见从他后边跑上来一个女孩,挽上他的胳膊,刘奇没有看见我,和那个女孩一路有说有笑,十分亲密的走进了一家路边的饭馆。我当时就愣了。   河南西药治癫痫病能治愈吗导致继发性癫痫病因有哪些呢郑州癫痫病哪里治疗最好治疗癫痫病最有效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