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文章内容页

【丁香】我家的那辆自行车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都市言情
破坏: 阅读:1831发表时间:2017-03-21 21:26:37
湖北去那治疗癫痫le="padding:0px 30px;">
摘要:后来我被招在一家乡镇企业上班,每次下班回家就要走七、八里路,由于年轻,算走算玩也就回去了,父亲看我长期用步行走,心痛了,到处托人要票,用了近一年时间,终于要了一张自行车票,我清楚地记得花了一百四十七元才买回了天津产的“红旗牌”加重自行车。

【丁香】我家的那辆自行车(散文) 天变了,人变了,地也变了,唯独没有变的的是太阳和月亮。春天的太阳像一位慈善的老妈妈,温柔而善良,普照着大地,给人类带来了生机。月亮还是过去的月亮,月缺月圆,伴随着星斗,给人们带来喜悦、带来幸福和欢乐。
   我家里的那辆自行车,三代人骑了约五十多个年头,前一向我看见它,又勾起了我无限的思绪,风风雨雨的往事如潮水般涌上了心头。
   过去那个年代,让人回忆起就心酸。女子找女婿是一工二干三教员“就是教师”,死活不跟庄稼汉。给娃占媳妇,好不容易托媒人牵线搭桥,把媳妇说成了,女方除过彩礼,就要三转一响,三转也就是自行车、手表、缝纫机,一响就是收音机。
   过去人们连肚子都吃不饱,那来的什么三转一响。玉米、高粱、糜子、黑豆等都成了主粮,麦子一年四季全家吃不到二百多斤,辛酸的生活,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地里不打粮食。花花草草也枯干焦脆,没有一点儿生机,虫虫鸟鸟也都显得稀少,有些孤苦灵精、有些有气无力地寻找着食物。
   我在十三四岁,父亲给我把媳妇就说下了,那时也叫娃娃亲,我当时正上小学五年级,母亲把我叫住,说今天给你看媳妇,我跑了说不去,母亲说给人家说好的,不去不行,还拿出一本面子红红的精装“毛主席语录”书给我,让我装到兜兜,说我如果看上了人家女娃就把这本书给她,看不上就不要向出掏书,母亲还对我说“人家说三转一响好商量,能订就订了吧”。我当时急着上学,也不管什么三转一响还是两转一响,一见面,几位老人互相打了招呼,我也害羞得不敢看人家女娃,母亲一看我,把我衣服拉了一下,低声说“把书呢”, 我急忙从衣兜里掏出来“语录书”给母亲,母亲用手一指,让我给那个女娃,我无奈给了她,她接书后又给了我一个薄薄的“老三篇”,我接住后赶紧跑去上课了,后来我也不知道,父母亲就糊里糊涂地把这门亲事订下了。
   停了几年,中学毕业的我正赶上文革后期,高中停招,无奈回家参加队上的生产劳动。后来我被招在一家乡镇企业上班,每次下班回家就要走七、八里路,由于年轻,算走算玩也就回去了,父亲看我长期用步行走,心痛了,到处托人要票,用了近一年时间,终于要了一张自行车票,我清楚地记得花了一百四十七元才买回了天津产的“红旗牌”加重自行车。
   那时节,买啥都要票,更何况买个大件自行车,如果谁家买个自行车或缝纫机,就会哄动整个街道,人们会议论几个月,不亚于现在买个“宝马”车。
   只听母亲对父亲说,“咱给娃占的外媳妇,自行车咱们说啥都不能给,省下来给咱娃骑,图的是娃上班方便,其它的都好商量。”
   这样买下自行车就成了我家的了,我也知道父亲低三下四地给二爸、三叔,还有表哥说买自行车,说是给我媳妇买的,要不人家就不跟了,父亲说得有声有色,目的是很快买下自行车,也好让我上下班回家方便。
   记得表哥在县五金公司工作,费了好大劲才要了一张票,把自行车买下后,表哥还配上了锁子,捎到他家,然后又捎话让父亲来推,那晚父亲叫上我,像做贼一样偷偷和我把自行车推回家,然后锁在上房里,不让任何人见,他老人家又专程从街上买回了缠包自行车梁及三角架子的塑料条子,叫上我,两人花了一天功夫才包完,又用火柴把塑料条头烧流粘上,又把后面货架也包了,父亲爱护自行车程度不亚于爱我。
   车子包好后又放了两天,父亲天天从地里回来,第一个先打开房门看看自行车,有时晚上睡觉前也要看看,摸摸车子勾座,看看车子大梁,有时兴奋得连觉都睡不着。
   忙罢的天气,热得使人透不过气来,夏季微风吹来,也是热乎乎的,花草、树叶早上看起来绿荫荫,到上午就卷起了叶子,干巴巴的,几十天干旱,连鸟儿都在到处寻找着水源,不远处几只麻雀,在有气无力地叫着,好像呼唤它的同僚,又好像对它同僚说着什么。
   前天晚上,父亲约好了大哥和三弟,让他俩帮我在收麦后的大场上学骑自行车,在家放了五天的车子终于出世了,我推着自行车,心情无比激动,自行车前面大粱上一个小小的“红旗”标牌格外醒目,黑沉沉的皮子把大梁和杈子包得天依无缝。
   我推上自行车从家里出来,邻居和村上的人都投来羡慕的眼光,一山西羊癫疯急救伙小娃跟在自行车后面,喊着叫着,争相观看着,我们村三十多户人家,和我这自行车算在一起,仅仅只有三辆,缝纫机也只有五台。
   父亲在旁边看着,指挥着,大哥和三弟扶着车子,在晾晒过麦子的大场上转着,我当时个子也高,腿也长,不到一个小时就学会了,我从麦场里骑出来,心情愉快地在笔直的公路上奔跑,那自豪喜悦的心情,那学会骑车的快乐感使我神情更加奔放,一股股暖流涌上心头,使我快乐地享受着这自行车带来的欢喜。
   学会后,我更加想骑车子了,父亲时时叮咛我,骑车要慢,下坡要刹闸,又多次叮咛,自行车千万不要借给别人,上街不要骑车,怕被小偷偷走,我厂子当时五十多人,也只有十多辆自行车。
   我每次从单位把自癫痫病预防方法行车骑回来,父亲总要站在车子跟前检查一遍,看我是否碰伤了车子。
   我单位一个小伙七月七要给媳妇下货,“关中西部风俗给媳妇送衣服”。提前几天就给我说了,要借自行车,我答应了,没想到他不会骑,车子倒后,把自行车梁上缠的黑塑料袋碰破了,我吓坏了,我两人忙买了些缠上,还是被父亲发现了,把我狠狠骂了一顿。
   那年我要结婚了, 我推上自行车和父母去给我丈人家送东西,吃过早饭,我媳妇她自己一人推上我的自行车说要学,父亲赶紧催我去扶自行车,她对我嫣然一笑说,这自行车原本是她家的,是她给她父母亲说别要,让我上班骑,我对她投向了感谢的目光。
   这“红旗牌”加重自行车,伴随我风风雨雨几十年,内外胎也不知换了多少回,除过我上班骑、父亲走亲戚骑、跟集上会骑、我弟弟、妹妹骑,我媳妇骑,以后我儿子、姑娘骑,一家人争着骑它,它为我家立下了“汗马功劳”,三代人轮换着骑。九零年我买了摩托车,很少骑自行车,但它仍旧被家里人青睐着,一天不断地骑来骑去。
   现在年已花甲的我,不知怎么不爱骑摩托车了,只要不超过五公里路,我都会骑上这辆自行车,前一向我又给自行车换了里外胎,人都笑话我,让卖了废铁算了,买个带电瓶的电动车,我哈哈一笑,我还真舍不得我家的这辆自行车。
  

共 240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