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春秋】解不开就先挂起来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都市言情
破坏: 阅读:1627武汉癫痫权威治疗医院nt>发表时间:2015-04-21 20:14:24

那天下午,我逛完北郊公园,在微信上说:“去公园听了一会儿鸟鸣,看了一会儿杨树吐芽,瞟了几眼那对情侣。”惹的网友们打趣了我一番,他们不知道,我从那时起,陷入了沮丧的泥淖里。
   是的,在这春暖花开里,谈情说爱的欲望也在我们这些中年人的心里蠢蠢欲动着,见了那些年轻的情侣,能不砰然心动?不知道你们心动后接着是什么反应,反正悲凉怅然的情绪在我的心里油然而生,因为我恋爱的季节已经过去,就是想恋爱,也没有了必须的精力,必须的激情,和年轻的容貌!我当时假装散步,隔着树林瞟着这对卿卿我我的恋人,一段话像哀乐一样在我的心里响起来:“人一过三十岁,生命中的东西就开始零零星星地离你而去,像入秋的树,再葳蕤,也拦不住黄色上头!”是呀,我认为人的一生中最心惊肉跳的时刻就是在年轻乌黑的头发里,猛然发现了第一根白发!这一刻你不得不痛心地承认,衰老原来也没放过自己!这是一个多么残酷的真实!望着那位恋人怀里娇媚的女孩,我想起了《民国名媛》里那些名动一时的美女,现在我们只能在老照片里看到她们了,也是这些老照片,让我们想起,太阳底下也曾经有过这么一些尤物。而这些老照片又能保存多久呢?岁月终究会把她们冲的一尘也不剩的!
   是的,逝去,一切都要逝去!多残酷呀!这地球上曾经有过多少人?发生过多少事?但除了现在正晒着太阳的我们,和正在太阳下的事,都无影无踪了!而我们这些正在太阳下的人和事,不正在步他们的后尘?这是一个多大的无奈呀!莫泊桑的《漂亮朋友》里,那位老诗人望着巴黎的星空,苍凉地对“我”说:“在这灿烂的星空下,你是一个唯一,因为人类不管是以前还是以后,都不会出现一个形貌、思想、脾性等等跟你一模一样的人,就如同不会出现相同的两片树叶,你一旦消失了,就是一个无法挽回,但是,你一定会消失!这是多么恐怖的事呀!”
   这么一想,恐怖从我的脚跟一下子冷到了头发梢。我不由得看我的手、我的脚、我的胳膊我的腿,放佛它们马上就要子虚乌有!我不禁盯着那对恋人,放佛他们马上就要老态龙钟,就要春梦了无痕了!我贪婪地看着周围正蓬勃着生命活力的树,听着喧闹着生命活力的鸟鸣,放佛哗一下,它们就要从我眼前消失了!这使我不禁想起契科夫的一篇小说里,那位监工望着筑路工地上黑压压的工人,悲凉地对“我”说:“眼前这些活灵灵的人,再过五十年,没有一个不睡在棺材里,再过一百年,他们连一块儿骨头都留不下了!而现在面对面说话的你我,到那时不也是一样?而再过几百年,这条耗时费力的铁路又在哪里?虚无呀!虚无!可怕的虚无!”
   是呀,虚无!虚无!虚无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就因为这世上,不!宇宙中就没有永存的东西!就拿历史来说,中国人以为它是永恒的,能名垂青史就能使自己永存,可真是这样吗?《庄子》里提到的肩吾、啮缺、王倪等等古人,在庄子那个时代,是像唐宗宋祖一样人们常挂在嘴上的历史人物,但我们如果不是读《庄子》能知道这些人曾经在世上活过吗?我想就是肩吾、啮缺、王倪这些古人活着的时代,嘴上也常念叨着一些历史人物,可到了庄子的时代,已经把他们忘了!可见费气拔力地要名垂青史以求得名声永存真是痴人说梦!也许你会说,只要能把自己记载在书里就行了,可是,书会长存吗?《庄子》里提到《齐谐》这么一部书,现在谁还读过这本书呢?艺术会长存吗?王昌龄那么好的诗,才过去一千多年,不就剩下六首了?莎士比亚说他的诗会一直传长春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呢到最后一个人之子,真是痴心妄想!至于外国人的天堂呀地狱呀什么的,谁也没有从这两个河南癫痫病医院排行哪家好地方回来过,所以,它们连历史可靠也没有。再说,要真有上帝,尼采咒它死了,它为什么不显示奇迹,教训他一顿,好让世人知道他是在胡说八道呢?是呀,既然注定我要消逝,那么我的奋斗、我的理想又有什么意思呢?它们没意思了,那么我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真是可怜秦汉经行处,万间宫殿都做了土!
   多少天过去了,我竭力把自己关在屋里,因为我看见什么、碰见什么,都觉得他们马上就要哗地消逝了!我脆弱的心实在是不敢去面对!但悲哀的是,窝在家里也逃不过这样的打击,因为我老觉得我的家、我的妻子、我的儿子也随时要哗地消逝了!至于写作,我也搁笔了,因为我写的东西马上也要消逝了!——虚无!虚无!可怕的虚无!——那位监工的哀叹在我的耳朵里哭丧一样响了又响。
   这天,那位安徽老作家在QQ上叫我,我勉强应了一声。他问我咋好久不露面了?我说我就要陷进沮丧的沼泽里去了。他问我为什么?我就跟他视频,详细地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老作家想了想,用安徽普通话问我:“你能把你们巴彦淖尔市丝毫不损地搬到美国去吗?”
   我:“这不是兜没的了?谁能办到了?”
   他郑重其事地:“后来人总能办到。要知道古时候就有人想着怎么让自己飞上天上去,那时的人也骂他痴心妄想,可现在我们想飞上天不就飞上天去了?”
   我沉吟一下,问他:“你的意思是?”
   他:“好多问题咱去解决真是像蚂蚁撼大山一样不但是痴心妄想,还会毁灭了自己,但条件会慢慢地积累,总有一天这些问题会一个癫痫持续状态如何诊治?一个水到渠成地解决了的,包括这个问题。你得接受这个问题我们现在的人没法解决的事实,就不要钻牛角尖了,学学邓小平,把当时没法解决的问题挂起来,留给后人去解决嘛。”
   我沉吟一下:“是这么个理,但是,心里疙疙瘩瘩的,总不爽。”
   他:“门前一座大山,我们无力搬开它,那就不如认可了它的存在,每天出出进进绕着它走,一开始当然会不爽,但习惯了就好了。老弟,学学孔子,就把眼睛盯在当世——敬鬼神而远之。意思是,鬼神的事我实在是弄不懂,所以我不去操这个心,我就操我能弄得了的事——眼前的世事。不过,我敢肯定,消逝的后面并不是你认为的虚无,现在不是说,宇宙的黑洞那面也不是什么也不是吗?老弟,你还读《庄子》呢,庄子不是老说,死的那一面不见得就比生的这面糟嘛。他说那位部落首领的女儿,听说自己要嫁给晋文公,得离开部落,哭的死去活来,因为她不知道晋文公那里等自己的是什么,等她嫁到了晋国,跟文公同床共寝,吃的好,玩的好,就觉得这里原来也不错,想起自己那时的哭闹,真是惭愧。老弟,我们消逝了以后去的世界,不见得比现在的世界糟糕呀。哈哈!人生不满百,不要长怀千年忧嘛!”
   我的心情豁然开朗,又拿起笔来。

共 247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