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表白的话 > 文章内容页

『流年』病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表白的话
破坏: 阅读:2799发表时间:2013-01-05 16:17:12
摘要:对症治疗的是良药,心病又如何呢?

(一)
   妗子出院之后就一直在表哥家养着,表哥改掉了很多习惯,天天除去上班就是在家陪着。表嫂接送孩子,表哥就在家做各种各样的饭。
   妗子一辈子也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食物,或者是孩子们太粗心了,根本就没关心过。问想吃什么,妗子就说,随便吧,吃什么都行!
   表哥站在厨房里面,把泪水往肚子里面咽,强装笑颜一句一句地跟妗子搭着话,那就吃饺子吧!家里有白菜,我剁点肉。妗子咬着牙站起来,说,我来和面吧!表哥赶紧一挥手,你刚输完液,还是躺会吧!我来露一手,我和面可好了,你都不知道。说着,表哥的泪“哗”就流下来,滴在面盆里面,被水混合,表哥使劲地揉着,仿佛在发泄自己无处表达的恐惧、忧伤!
   妗子又躺回去,自己在那里叨念着,我就是还是没劲儿,等过几天,我多吃点,慢慢活动一下就好了,等过几个月,我还得给你弟弟看孩子去呢!然后闭着眼睛,在洒满阳光的沙发上养着神。阳光下,她土黄的布满皱纹的脸,是那样的沧桑。
   表哥探出头看了一眼,看到妗子在那里躺着,好像睡着了,就也不吱声了。轻手轻脚地切着菜、肉。自己亲手给母亲做饭,好像是第一次吧,娘呀,你一定要多给孩子几次机会,一定要多坚持,再多坚持一下!
   (二)
   输了五天液,大夫说不能再输液了,否则妗子的身子吸收不了,会造成水肿。以后就只能口服药,表哥每次都细心地把药分包放好,不让妗子看到药品说明书,妗子问起来,就说都是大夫给包好的,各种不好受都能治。
   妗子说,也不用吃太多天,见好就行,要不也是白花钱。然后艰难地吞咽着一片又一片的药,表哥看过去,仿佛如鲠在喉。
   表哥拿着片子继续去各大医院找各门类专家咨询,真的没有办法了吗?真的只能挨着吗?真的不能手术吗?有没有药可以减轻她的痛苦,不管多贵都行!大夫们都是无奈地摇摇头,没有办法了,整个腹腔都满了,如果发现得早点还可以,现在总不能把肾脏、肝脏、肺、肠都切除了,人也受不了呀,甚至连手术台都下不来。别让病人继续受痛苦了,对症治疗吧!药物普通的就好,所谓的特效药,对病人的好细胞也是一种伤害,不见得就有效果,不要等她走了,你们的日子也过不了。
   表哥不甘心地走出医院,蹲在医院门口嚎啕大哭,陌生地人群走过他,没有人敢去安慰他,也没有人知道他在为什么伤心!
   (三)
   妗子不知道自己的病,我们姐妹也不敢频繁去探望,因为她之前来的时候,我们都很少去,各自过各家的小日子。现在虽然知道她病的严重性,但依然不敢由着自己的性子去恣意地挥洒自己的担心和伤感。
   偶尔去了,看着一日不如一日的妗子,强打着笑,说着各家的欢喜事。我家儿子这几天怎么发皮了,表哥家到底女儿又怎么不听话了。让她给出主意怎么收拾这些小家伙,顺便再咨询一下,我菜地里面的菜明天应该如何计划和照顾。妗子都会给我们特别贴心建议,然后不停地回想,她地里的菜一直都照顾得那么好,又不由得提到今年夏天急病突然走的舅舅,他生前是那样喜欢种菜。每次回去都去给我们扫光地里的菜,都让我们带回来。
   不经意触碰到不想触碰的,心里突然变得特别的忐忑,不知道该如何往下说,妗子自己打圆场,明年你们回家,我现场教你种菜,我比你舅会得更多呢!
   一句话,差点把我压抑很久的眼泪给惹出来,姐姐赶紧打岔说别的,我灿烂的笑下面是心中翻滚着的疼,明年春暖花开的时候万物复苏的时候,妗子能看到吗?
   (四)
   母亲比舅舅小四岁,比妗子武汉中医怎么治癫痫病小六岁,妗子过门这四十多年,母亲跟妗子情同姐妹。但在妗子查出重疾之前,她不小心摔了一下,腿部不适。不能爬楼,只能通过电话问候妗子。每次挂断电话,母亲总是很久都走不出那种心情,她一定是想到夏天刚刚走的哥哥,想着如果万一妗子也没有了,将来那个空空的家,要怎么再回去?仿佛妗子如果真的没有了,家也真的没有了。
   妗子是因为长期咳嗽没有得到有效的治疗和检查,以至于病情延误的。母亲也咳嗽两三个月了,每次让她去医院看,她总是说,吸了一点凉气,没事,呛了一口,没事,我可不去医院,没事大夫也让输液吃药,是药三分毒,可不能轻易吃。
   母亲一直坚持着不去,我们也没办法,平时也不怎么过去,所以,就一直拖拉了下来。
   在得知妗子的病情之后,母亲突然消沉了。去吃饭的二姐回来之后跟我们打电话商量,我们是不是也带着母亲去看看,别,万一……
   我没让二姐往下说,就赶紧让她带着母亲去医院查。
   挂的专家号,大夫看得也算用心,结论是咽炎、气管炎。回家之后,母亲看着大夫给开的药,说,我不能吃消炎药,我吃了胃疼。
   我们看着母亲也不算难受,也听由了她。但咳嗽却越发严重,我跟二姐说,既然不能吃,要不,你带她去输液吧!社区门诊的大夫也是全科大夫,既然是常见病,让人家看看掂对一点药,应该好得快一点。
   (五)
   输的液体里面没有消炎药,因为母亲坚持不让用,就是一点清热解毒的药,还有治疗咳嗽的药。具体的药名咱还真不知道,看着大夫信心满满的样子,心中想,输液几天就会好了吧!
   输液几天,还真好了些,偏巧公公脑供血不足来住院,母亲非要带着姐姐们去看望,我心疼母亲,但她坚持去,我也没阻拦。
   母亲回来之后,突发了急性膀胱炎,我赶紧带着她去社区继续看,社区大夫给开了左克等消炎药,看着母亲频繁地疼痛难忍去厕所,我举着瓶子心中满是焦灼,这样的症状要持续多久才可以缓解呀!期待那些缓缓滴落地药物可以快些减轻母亲的痛苦。
   输液之后,母亲还是特别难受,一直跑厕所,母亲的精神头突然一下子就没有了。我特别的惦念,但要回家管孩子,只能让父亲来照顾她。
   晚上临睡觉前打电话,母亲说,好多了,不用那样频繁地跑厕所了,让我不要担心。
   输液几天之后,膀胱炎的症状都减轻了,咳嗽又加紧了,就又加上了清热解毒的药。社区就是这样,对症治疗,搭配用药,他们可能不会非常详细地给你说用了什么,但会一直说宽心地话让你放心,保证一定会管用。
   (六)
   输液倒数第二天,我正在医院陪公公输液,母亲打电话说,腿发软,憋气,想去医院再看看。赶紧让大姐带着去市医院,碰巧遇到一个消化内科的专家是认识的,虽然认识,但不太熟悉,是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没办法,挂号就太慢了,只能厚着脸皮去说。
   人癫痫患者一直抽搐家大夫态度挺好的,依然给我们详细看了片子和听诊,大夫说,症状需要慢慢缓解之后再继续做检查,这种情况也不用着急住院,要不回家再吃吃药观察一下吧!你们看,现在住院的人多,住下也不好休息。
   看着满楼道的加床,我们也不忍心让母亲住在楼道里面,于是就带着母亲回家。母亲回家之后,虚弱地躺在床上。催着我回家去照顾孩子,我虽然不放心,但又必须回家。
   中午孩子刚刚走,就接到母亲的电话说,难受得不行。我赶紧给大姐打电话商量,大姐说,大夫不是说不用住院吗,现在如果再去找人家,不是太娇气了呀!我说,咱花钱住院也不能顾人家的感受呀,现在母亲不光是病如何,主要是她在害怕,她怕自己也有什么病,隐藏在哪里,却没有被我们发现。这种恐惧只能通过检查才可以缓解,做一个全身的体检,接受一下系统治疗,也没坏处呀!
   我和姐姐差点吵起来,但都不是不想管,一直在商量着,现在母亲到底适合去哪个医院,找哪个专家。哪个是她信任的,她不再质疑人家的用药。
   最后,我们选择当地的中心医院,找的一个心内科的专家,跟人家也是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相识,但此刻什么顾不了了,如果没有这样一点相识的信任度,可能此刻母亲谁也信不过,她的难受她说不清,也没有人可以治疗。
   (七)
   折腾了两个小时,终于住下了。母亲不再是在护办室虚弱地靠在我的怀里,她躺在床上,脸上特别灰暗。我们姐妹也不敢多言,一直自己找事忙乎着。此刻我们更深地理解了表哥,面对一个病人,一个对自己那么重要的病人,心情是多么的复杂。
   住院十五天,母亲一反常态,她接受任何治疗和检查,每次都细细地分析今天和昨天的对比区别。在一个我陪护的夜里,母亲跟我偷偷地说,那天膀胱炎化验的时候,她看到尿碗里面的血丝就一直在想,自己是不是有膀胱癌呀,怎么会尿血。
   我赶紧打趣她,别害怕了,不是都检查了,心脏,肝脏、肾脏、肺,包括全项的血都没事,还是你的老毛病,加上一点呼吸道感染,就是我们俗称的感冒。既然住下了,就踏实地输液,等你感觉好了,我们再走。
   母亲又偷偷地问,我真没事吗?如果真有事,你直接告诉我就行,别瞒着我。我赶紧装着生气,你真没事呀,如果有事我们能这样坦然呀,早带你去北京上海了。就是感冒,因为感冒有炎症,你又一直拒绝用消炎药,所以造成现在不好恢复,这也怪自己的老经验害人。以后咱不这样了,听大夫的话,很快就会好的。
   (八)
   出院的时候,母亲特别不情愿,但又无可奈何。她还是说,我还有一点咳嗽,出院之后不会又严重吧!但大夫说,你也不能输液一直到一点都不咳嗽为止呀!现在血化验什么的都正常了,你放心回家吧!多休息,不要有思想压力啦!
   我可没思想压力,我可想得开呢?母亲反驳说,我一直是一个特别心大量宽的人,我就是真难受,不难受才不会到这里来呢!
   回到家,母亲又问我,我的肝脏检查了吧,我的肾脏检查了吧!结果你都看到了吗?大夫怎么也不给咱们那些化验结果呀!咱不都花钱了吗?我赶紧给母亲解释,这些结果都入病历了,等咱出院一段时间之后才可以去复印,现在不能给的。
   半个月没有回到家,母亲又躺倒自己的床上,她看到一直照顾的正在上高一的外甥,忍不住泪流。她说,我是真难受了,我就怕我没机会照顾你们。外甥也心疼姥姥,但不会说,他就是说,我没事,你自己多休息吧!
   (九)
   出院第二天是星期日,是我们照例去吃饭的日子,想着母亲也好了,正好都带着孩子让她看看。
   母亲也感觉好多了,还下来帮我们切饺子剂子,还逞强去煮饺子。吃完饭,看着虽然有些累,但精神上好很多的母亲我们都放心地回家。忙乎了半个月,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我呼呼大睡了一下午,但睡得特别累!
   第二天凌晨一点多,手机突然响了,母亲打电话说,又吐又拉实在不行了。我赶紧挂断电话,叫着老公去接她去医院挂急诊。
   症状很明显,急性肠胃炎,又是输液,从凌晨两点一直输液到下午两点,整整十二小时。我守了半夜,不停地跑来跑去,差点累趴下。
   输液之后母亲肠胃炎的症状得到缓解,正好姨妈得知母亲生病过来照顾,我们也正好可以都休息一下。只是偶尔地过去看看,多打电话问问。
   母亲声音总是那么虚弱,我也充满担忧,现在她身体是极度的虚弱,但她就是普通的咽炎和肠胃炎的恢复期,我们怎么着急也真的没用,只能靠时间来长期的休养。
   隔几天,她有什么不舒服了,我就拿着片子去医院找大夫朋友咨询,拿回来药,母亲又执拗着不吃,说自己好多了,有药就放心了,没事了。我好说歹说她也不听,只能告诉她,尽量多吃点,多吃几顿,少吃多餐。
   两天前,母亲又说,这几天咳嗽又重了,会不会又恢复到住院之前的那种状态呀!我赶紧跑过去,带着母亲去医院。
   大夫非常耐心地听母亲说了得病的经过,然后仔细地问诊。最后的结论依然是咽炎,给开了药,我们小跑着去拿。
   回家后,母亲又说,要不,我再看一天实在不好再吃?
   我突然想起大姐的话,母亲说什么的时候,不能千依百顺,要逆着她说,她说的可不见得就是对的,一定要用心去规劝。
   我赶紧耐心地跟母亲解释,这个药物应该怎么吃,同时咱再进行饮食疗法,多吃一点百哈尔滨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有哪几家合、莲子等清热解毒的食物,双管齐下,就一定会好得快。
   (十)
   母亲终于听我的,排着吃药了,通过打电话问询,说咳嗽真的好多了,但胃口特别不舒服。我的心陷入了彷徨,难道我的建议是错的吗?我的母亲,我到底应该如何去照顾呢?我的犹豫一点都不敢让母亲知道,甚至我想,现在是不是让她继续去住院她才可以安心呢?
   这算不算愚孝,到底如何才是帮她呢?对症治疗的是良药,母亲这心病我应该如何去找药帮她医治呢?
   远方又传来不好的消息,对待母亲像亲娘一样的表姨大面积脑梗昏迷了,已经二十多天了,远方的三姑也因为肾病住院了,现在已经紧邻尿毒症的边缘,生活都不能自理。
   如果是之前的母亲,她不管自己多难受都会去看看,但现在她只能说,再等等吧,等我好受一点再说吧!
   妗子的病情依然在加重,左侧腹部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硬物,她自己都能摸出来,她没有一点表示想去医院再看看,而是逐渐沉默。我想,也许她在自己多想。
   守着的表哥好几次都在母亲这里大哭,他在歇斯底里地表达自己的憋屈,但却忘记,我的母亲也是身心俱疲。
   (十一)
   之前一直听说,如果老人有什么病,万一是不好的,一定不要告诉他,现在想还是真对,也许病不会很快要人命,但吓也可以吓死。即便自己怀疑,也总比知道自己被判死刑要强的多。
   同时,我又得出一个理论,也许不能直接告诉病人是真理,但同时要注意,他特别亲近的人也一并隐瞒了吧,如果知道自己的家人有重病,但又不能照顾在身旁,又是同样年岁已长,不也是特别为难的事情吗?
   就好像妗子和母亲。妗子的生命如沙漏一般快速的流逝,母亲仿佛泄掉了所有的真气,一直在家里自己吓自己。我们都不知道该如何去劝说,只能多对付时间,多去看看,并警醒自己,虽然不盼着以后还有类似的事情,但如果真的有,一定会连同自己的家人都瞒着。
   把这些苦都自己咽在自己的肚子里,也许,这也是正确一种孝心的表达吧!
   真心期待母亲快些好起来,期待妗子、表姨、姑姑都可以创造奇迹,来年春天,春暖花开,大家都在,都好好的!
  
  

共 5232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